[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路   不一样的青春 2011-05-22 19:53:54  [点击:814]

刘路


不经意听到一首歌:《飞扬的青春》。旋律很熟悉,歌词却很陌生:

有一首歌轻轻唱过 在我们的年青岁月中 有一个梦静静流过 在我们的心中 或许时间带走一切 拥有过的季节 但我们会永远记得 那段曾在阳光下的日子 飞扬的青春 有泪水也有笑声 你我都相信 我们曾走过年青 飞扬的青春 点缀亮丽的缤纷 让成长的足迹走过自己

听着歌,心里酸酸的,想起两个中学的同学。
一个是女同学,叫徐冰,人很漂亮,眼睛大而且亮,也很张扬。那个年代农村中学的女生没有人敢穿裙子,她却整天穿着花裙子招摇过市。她是我们班主任的孩子。弄得我们都不敢跟她说话。后来她跟一个学习很好的男生谈恋爱,被我们班主任的丈夫,教物理的徐老师吊着打,我去她家找班主任请假亲眼看到,皮带打得裙子一条一条裂开,她一声不吭,也不哭。给我印象非常深。
后来她考上了警校,分在市公安局,结了婚,还没有生孩子,就跟另一个男警察好上了,结果双双被开出公安队伍,去了土地局。有一年我去土地局办事,她看见我,一眼认出来,大声叫我的名字。我很惊讶她居然还记得我,因为我们其实两年中学都没说过话。
再后来我们同学聚会,我提议叫上她。有一次,好像在青岛八大关的一家酒店,二十几个在青岛的同学一起聚会,酒喝得差不多了,去唱歌,印象中她好像就唱这首《飞扬的青春》,唱得泪流满面。我今天一听,感觉韵律很熟,但是不记得歌词了。
从那以后,我颠沛流离,直到流浪到了西半球,再也没有见过她,也再没有听过这首歌。

还有一个同学是男生,叫孙德放,年龄比我们大一点,为人豪侠,我们当年都很佩服他。孙德放人很聪明,但是偏科,加上给他爹打官司分了心。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回了农村。开始那几年不甘心,雄心万丈,周游全国,把家底折腾完了。他指着中国地图上南边那片蓝色,发誓要到南中国海去游泳。但是,最终也没有实现这个梦。最后我们共同的一个女同学,在学校当老师,人长得丑点,以前很崇拜他的,嫁给了他,还给他生了个儿子。我每次回家,平度的同学聚会的时候,叫他一起来,他不来,因为同学中不是老板就是局长、书记,都算是成功人士,最差的是我也是个律师。他不愿意来。好不容易叫来了,喝酒的时候,我们都小心翼翼,只谈同学友情,不提各自的现状,怕刺激他。
有一次他喝多了,对我说,跟你们做同学太累了,以后不要找我了。你们累我也累。
我悲哀地知道,我们找他一起喝酒、聚会,其实想找回我们的青春岁月,但是,青春已逝,无可挽回。
不是所有人的青春都飞扬着激情,洒满着阳光,不是所有人的青春都由啤酒和歌声,爱情和梦想构成,张(鹤慈)老的青春就洋溢着劳改营的死亡气息,刘刚兄的青春更是充满血和火、情与仇、铁镣与黑牢,天下之志与家国之忧。跟我们这些卑微之辈相比,他们更值得躺在时间的河上回味。
青春永远地走了,让我们守住良心,记着理想。

2011年5月22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