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络腮胡   为何都愿意去争当“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发起者 2011-05-22 20:19:38  [点击:12279]
很荣幸地与民运资深,并受过“监熬”的朋友(为了安全,请允许我不提名)见面了,伤感之隙,议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之前他并不知道也没有民运人士告诉他,要在国内搞茉莉花革命,直到2月18日发现有国宝跟踪并请去“喝茶”才多少知晓一点点,说有人要搞“散步,茉莉花革命”。他很惊讶,认为要搞的出发点是正确的,但要全盘考虑,更要把国内民运人士的处境、安全作为第一考虑,至少徐文立、王军涛、魏京生、王有才等先生们,信得过我们这帮曾为民运事业作出贡献的人,就应该事先告知一声,也好让我们在思想上、行动上有所准备,更能积极配合茉莉花革命,你看现在给人家(指中共)提供了借口和机会,使我们很多人士被逮的逮、关的关,无故受到牵连,对国内民运力量的损失太大了,可以说他们的行为是对中国民运不负责任的表现。其实,我也不真正了解这场“中国茉莉花革命”,更谈不上说是谁人发起的了。
今日较有空闲,于是梳理了一些网上关于“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说法,择日也好对这位朋友有个交待,因为他上网及其不方便,信息来源非常缺乏。不足之处,还望大家补充,甄鉴是非。

王军涛谈茉莉花:只是想捉弄政府 谁认真谁失败
(原文:http://chinajasminerevolu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7251.html)
【“中国茉莉花行动”是一场以年轻人为主体的运动。 王军涛表示,许多“中国茉莉花行动”的参与者和发起人都是80后、90后,他们参与活动不代表有很强的政治诉求,这些人只是想表达自己的不安与想要变革的情绪,因此目前从这批年轻人身上,还看不出他们未来在政治上有多大的可能性……王军涛进一步解释,“中国茉莉花行动”是一个都市青年造反模式,这种模式历来均为了表达一种社会情绪,这份情绪表达出来后,等于给了社会成熟力量一股压力,同时打开一个机会空间,让成熟的力量接手接下来的事。
年轻人抱持“玩一玩”的心态参与“中国茉莉花行动”,使得中国政府难以接招。】
(原文: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6840)
【一直发展推动“中国茉莉花革命”、流亡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王军涛,星期二上午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尽管当局实行高压政策,严防死守,使得茉莉花活动没能形成规模,但是,从前3轮集会和散步来看,仍有许多民众参与,尤其是许多80和90后的年轻人。】

魏京生:中国的茉莉花革命 时机不成熟
(原文: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data/2011/0303/article_18777.html)
【这两个月,阿拉伯国家的茉莉花革命闹得沸沸扬扬,而且已经大大超越了阿拉伯的范围,向四面八方扩展开来。中国的小青年们也有样学样,在二月二十日那一天搞了个中国的茉莉花革命。由于正好赶上中共神经紧张,强调高科技维稳的时机;也由于小青年们经验不足,低估了共产党的能力;所以没有造成多大的动静,反而使得很多坚定的骨干力量被警察抓走。看上去似乎是得不偿失。
其实不然。年轻人必然经验不足,这很正常。但是年轻人有冲劲,敢为理想牺牲。这就驳斥了那些看不起年轻人,说什么一代不如一代的九斤老太。这说明了江山代代有才人出,中国的希望就在这些敢想敢干的年轻人身上。经验是可以学习和积累的,跌倒了还可以爬起来。长江后浪推前浪,只要后继有人,就总会有成功的一天。】

从以上文中可以看出王军涛先生、魏京生先生认同,甚至也许知道是哪些年青人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美联社独家采访「中国茉莉花革命」4核心份子”文中称:“「森林智慧」与「花哥」以Google作为主要的组织工具,并且获得现居纽约的民运人士王军涛指导。”,说明王军涛先生知道发起者并参与了“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发起。
可是,问题又来了,且看张健先生、刘刚先生的说法和美联社对四名声称是“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幕后发起人的采访,以及关于王丹等人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的言论。

刘刚 中国茉莉花行动的发生、发展过程综述
(原文:http://chinajasminerevolu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7251.html)
【我们在2010年12月25日便开始策划中国茉莉花行动。起初是准备有国内知名网友来发起。我准备了号召书,同国内的著名网友包括(略去真名)等人联络,希望他们带动国内网友联名发起。但这些网友响应不积极。于是,我们便在1月1日开始陆续在独立评论、共舞台、阿波罗网、推特上真名发布号召书,并由张国亭等人用群发软件大量向国内发送Email,每天能发送几百万个邮件。有记录可查的关于发起中国茉莉花行动号召书分别在如下日期多次发出:2011年1月1日,1月12日,1月17日,2月2日,2月12日,2月17日,2月19日。其后几乎是每天都发。
中共国安发现我们向国内发送大批邮件,日益恐慌。他们便采用大禹治水的方式,开始破坏我们的茉莉花行动。他们先是以我的名义大量发送电子邮件,将我们的计划书改头换面,将天安门改为王府井麦当劳,将集会时间压缩为每周日下午两点。中共国安发现我们在推特上大量散发,他们也立即将他们改造过的茉莉花行动号召书在树洞“minitree”匿名发出,并通过博讯网站大量散发。不可否认,中国国安在发起中国茉莉花行动过程中的确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但他们同时也化解推迟了中国茉莉花行动在天安门广场的总爆发。
2011年12月25日,钱云会被车祸致死。之前,突尼斯因小贩阿瓦吉吉的自焚而引发了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我随后便在独立评论、共舞台等网站发表文章,发起成立钱云会治丧委员会,号召人们到天安门广场为钱云会举行公祭。并将钱云会的死同茉莉花革命联系在一起,以公祭钱云会为契机,发起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我随后还将这些号召书在推特上公开发布。】


所谓茉莉花发起者严重违反规则
原文: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1/03/201103110337.shtmlhttp://www.facebook.com/notes.php?id=1045085125#!/note.php?note_id=10150247378225465
【最近,我法国张健在网络看见一个美国个别媒体,在一些人刻意的策动下,打着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幌子,到处招摇。我觉得这完全违反了茉莉花革命的初衷和原则。一方面说没有接受西方敌对势力干涉,一方面又一次次刻意指向某人如何如何。 我这里不点名批评谁,这样的行为及其弱智。既然在国外,敢说就站出来拿出证据,公布第一发帖出自秘密树洞的数据。扭扭捏捏,故弄玄虚,我和我的朋友,对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网站现在存在深度怀疑和不信任,对采访的韩国和美国所谓发起者现在行为极度不信任.我和博讯新闻网的负责人韦石的观点是一样的,此次茉莉花行动,和海外没有任何直接关系,是国内的网友们的一次单独的行动,且得到海外朋友的有力支持,不是单一的小群,而是2.0时代的大群,不是一小撮的煽动,而是网络时代的互动和蝴蝶效应。一些媒体记者和媒体人,没有做任何深入调查和实际跟踪,将一些有策划和预谋公布出来的所谓茉莉花策划者,违背最初茉莉花革命原则人的言论,成为自己报道的秘密新闻材料,这本身就是对新闻工作的不认真和漠视。这是在参与说谎一种愚蠢的行为。这样报道无疑问给国内朋友造成极为不利的局面。所以今后我张健和张健的朋友们不会在那里发帖和转载现在茉莉花发起者任何东西。也建议茉莉花信息平台不再贴所谓茉莉花发起者的文章和胡说。特此声明。
真正的参与者是这样的人,一个国内朋友 去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女子看守所),为网名渺小的梁海怡存点钱。接待处异常破烂。他对窗口里面收款员说,不知道她在哪个房间。旁边一扫地的大姐接话茬说(真的):我知道梁海怡,203房间。
博讯负责人韦石之前和我交流和在推特就亲自写到--当局设计离间茉莉花革命发起人。此自由亚洲报道立意不对。韦石和谢万军都不是茉莉花革命的发起人。希望海外任何民运、宗教组织都不要跳出来自称是茉莉花发起人,如果连起码诚实都做不到,谈何搞政治? 我看总有一些人忍不住,成为第二个属于不讲道德底线的难民党谢万军。
鉴于此,我经过我的朋友们的认可,就公布一些刘晓波获奖之后和茉莉花革命之前我们主要网络平台的交流和辩论的录音。但是我要说清楚,我们都是支持者和参与者.发起者个草泥马的狗球。】

美联社独家采访「中国茉莉花革命」4核心份子
(原文: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1/04/201104070827.shtml)

【苹果日报 陈家齐/综合外电报导 穿着褪色的牛仔裤,拿着笔电,在南韩首尔咖啡馆现身的22岁男孩「森林智慧」(Forest Intelligence),看起来与其他南韩大学生没有两样。但是这个大男孩与其他遍布在全球十多个国家的中国年轻人,正是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网路核心份子。
美联社昨天发布的独家报导指出,「森林智慧」隶属的是自称为「中国茉莉花集会组织者」的团体,他们不是这场「中国茉莉花革命」唯一的网路组织,另外至少还有四个组织在动员各种和平示威,进行网路串连。美联社采访到「中国茉莉花集会组织者」的四名成员,他们受到突尼西亚与埃及民主运动的启发,希望把同样的网路革命浪潮引进中国。
「森林智慧」说,他的团体约有20人,其中8人在中国境内,另外12人与他一样遍布在国外十多个国家。「中国茉莉花集会组织者」平均年龄很轻,另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花哥」(Hua Ge)住在纽约,现年27岁,是他们组织中年纪最长者。
他们彼此以网路别名互称,「森林智慧」说其他的核心成员散居在日、韩、法、澳、加等地。24岁的「小默」住法国,负责汇集网路回应的讯息。「潘美拉王」住波士顿,18岁的她负责把国际新闻翻译成中文。】

渥太华华人论坛 (原文:http://news.boxun.com/forum/201103/b...1/166.shtml)
【由著名民主运动人士王丹和XXX联合发起的2月20日“中国茉莉花革命”,于今日宣告收场,据王丹形容,活动情况“差强人意”,但中国来自13个城市的各地网民反映,真正参加游行的人寥寥无几,有的城市甚至毫无迹象,国内外主流媒体,都对此事没有任何报道。香港苹果日报所渲染的紧张局势,其实完全不存在。据知情人士透露,王丹和XXX以及其他的结盟部门以中东爆发民主浪潮的机会,酝酿出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号召,岂料因咨询不畅,市民畏惧中共武力,西方民主价值观遭到质疑等等原因,反映寥寥,虽然经由XXX苹果日报等媒体造势,但依然让美国民主基金会深感受骗,要求王丹和XXX返还活动经费总计38万美元。该人士相信,如果中国在美民主势力拿不出过硬的证据证明此次革命对中国造成了确实的声誉或秩序影响,中国民主运动势力将在民主基金会里声誉扫地。
该人士同时透露,由于中国民主运动势力被中共间谍渗入,其每次活动详细内情都被美国民主基金会知悉,如民运领袖贪污经费,过分雇佣网络工作人员等情况都被中共间谍透露给基金会,导致中国民主运动在美国的境遇大不如前。而且很可能这次活动的细节不仅中共早已掌握并提前做好准备,民主基金会也准备对部分中国民运人士下达最后通牒。】
————————————————————————————————
梳理到此告一段落,至于很多关于彼此间的反对、驳斥、谩骂、攻击等文章、帖子,有失雅观,就不晒了。其实无论是王军涛、刘刚、谢万军、王丹等任何一位先生,若不依靠民运大团队,不考虑国内实际,盲目上马,都会铸成这场不痛不痒的“中国茉莉花革命”。
现在看来这场“中国茉莉花革命”较像是80、90年轻人发起的,他们有冲劲,敢为理想牺牲,但这些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文革”、“4.5”、“64”,经验不足是肯定的。我想那位“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花哥」(Hua Ge)住在纽约,现年27岁,是他们组织中年纪最长者。”在“64”时,也只不过是个刚脱下开裆裤,才换上易穿易脱又能遮羞的松紧裤的儿童吧了。对于真正的民运、民主又能理解和领会到什么程度呢?更多的是追求自由再多一点自由吧!称是在国外的中国年轻人,且不谈他们的信仰,就凭能到国外这一点,其家庭条件及背景就值得推敲,因为不可能是与“8964”时期 被迫流亡到境外的人士相提并论,在国内能将子女送出国门的家庭,有几个不是享受共产党优厚待遇的家庭。有一个道理大家都明白,狗是看家护院的,即使发生伤害主人的事件,也很难将主人至于死地,因为它不愿意成为流难犬。
事情发展到现在,没有人来正确评估这场“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得与失,谋划前进的方向,而是忙于怎样去得到赏钱,于是夸大茉莉花效益,就连“南京护梧桐树”、“上海罢工”、城管打人、警察打人、维权上访等都纳入是“茉莉花”的效应,干脆将军转、复、退人员和银行买断工龄人员维权也纳入进来,不过要提醒的是“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未发生前,在中国大陆每年也会发生若干起群体事件。至于这场“中国茉莉花革命”,要说有哪些绩效,本人觉得最大的绩效道是分散了民运团队,削弱了国内民运力量,增加了个别人的钱包重量。
关于谁真正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最初发起人这个问题,想必发赏钱的人
一定知道,就没必要去争论、探讨了,就用张健先生那句话来结束吧!“但是我要说清楚,我们都是支持者和参与者.发起者个草泥马的狗球。”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