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明泉   ZT: 台联电荣誉董事长曹兴诚:我以成为新加坡人为荣 2011-05-23 06:25:39  [点击:547]
台联电荣誉董事长曹兴诚:我以成为新加坡人为荣

(2011-05-23)

早报导读


● 赵琬仪 报道 台北特派员
  
新加坡刚结束了建国以来最激烈的选战,大选的结果引起台湾舆论的热议。以站在民主浪潮前面自居的台湾觉得,执政党得票率创下新低显示了长期一党独大的新加坡执政党,也难抵民主浪潮,过去的成功模式将受到考验。

  然而,曹兴诚却觉得,台湾应该参照新加坡经验,深刻检讨台湾式民主怎么造成了“理盲情滥”、社会分化、地方割据的现况。反观新加坡讲究理性务实、专业治国的模式,更深得他的认同。

  他说:“新加坡的成功经验体现了理性重于民粹,专业胜于算计。希望此次大选的结果不会使执政党的执政产生太大的变化。”

  他有感而发地说:“新加坡在艰困的情况下生存下来并创造了成绩,是世界的奇迹。(新加坡人)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台湾民主无法推动司法改革

  曹兴诚入籍新加坡新闻正逢新加坡大选期间在本报刊出。有读者看了报道后来函表示,曹兴诚放弃了自由民主的台湾,选择入籍被反对党视为“不够民主”的新加坡,到底新加坡有什么吸引了这位台湾企业大佬?

  作为台湾高科技产业界重量级人物,曹兴诚和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被誉为台湾半导体双雄。他过去五年“和舰案”缠讼,与台湾法官频频交涉,使他对台湾司法需要改革之处深有体会。由于他敢怒敢言,更被视为倡议台湾司法改革的先锋。

  两岸关系也是他关注的课题。上一届台湾总统大选,他提出“两岸和平共处法”,设立博客,也上电视政论节目,希望推动台湾内抛弃蓝绿对立,开创两岸和平的未来。

  月前,当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公开表示曹兴诚应参选2012年总统,台湾媒体却报道他已放弃台湾籍,成为新加坡人,不会选总统。消息传开后,台湾舆论不无惋惜,认为是台湾的一大损失。

曹兴诚说,很多朋友劝他“回来回来”(重回台湾籍),但他摇头表示自己已经脱离了动物园,不想再和猴子打架。
  言谈幽默的他形容过去五年多和舰案缠讼的体验就像“跳进动物园和猴子打架”。

  和舰案使他对台湾司法灰心,也使他更深刻地感受到台湾虽然有民主与自由,但朝野分裂无助于推动司法改革。当民主超出理性范围,沦为民粹主义,执政者便无法做对的事情,净是讨好选民。

  针对一般舆论推崇民主,却忽视了民主也有民粹主义的一面,曹兴诚认为“民主不是至高无上的标准”,民主没有给台湾带来太多的好处,虽然民主带来言论自由,但为了片面的自由所付出的代价是蛮高的。

  他分别以台湾和日本为例,指出民主导致分裂,甚至导致地方割据。代表地方利益的议员为了讨好自己的选民,为自己争取选票,只在乎自己地方的利益,未必具备宏观的视野,考虑国家的集体利益。当所有地方领袖都只在为地方利益争论不休,国家集体将面对崩解的威胁。他认为,台湾集体目前在朝野对立、政治口水不断的耗损下,正是在崩解之中。

台湾在崩解之中

  他指出,台湾实行民主制度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解决司法落后、法官腐败的问题。两党政治导致在野党不论是非,就是和执政党搞对抗,导致重要的法案可以躺在立法院十年不动;国会上明明是少数却能不接受多数的决定,借民主之名行反民主之实。这样的民主倒成了民主进步的障碍;民粹主义主导的民主社会最终选出来的是讨好工友、不管公司存活、威胁集体生计的工头。

  民粹主义也无助于国家把握全球化的潮流。全球化趋势使国家治理和应付外在竞争变得比过去更加复杂,因此更加需要专业寻找进步的方案。他说:“不是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三个凑起来还是臭皮匠。台湾民主是一堆臭皮匠取代诸葛亮,这对于国家治理是很危险的事。”

  他在超过一个小时的访谈中,再三强调自己不是反民主,而是台湾的民主经验提供了反面教材。深感台湾政治充斥着“理盲情滥”,他认为新加坡拥有尊重理性、议论讲理的环境。

  他说,2000年联电在新竹建设了新厂准备启用,却遭地方政府以不符合环保评估为由,阻扰工厂营运。为了与地方政府和环保组织讲理,他做了环保评估报告,指出半导体每单位产值用土用地用水比传统产业,如石化、钢铁都要环保至少几十倍至几百倍。然而,有关单位却完全不给予理会,坚持“半导体和生物科技属高污染行业产业,应赶出台湾”。

对经发局报告印象深刻

  当时,适逢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邀请联电到新加坡投资设厂。他反问经发局的官员,难道新加坡不担心半导体产业耗电耗水,不符合环保原则。结果,经发局提供了研究报告,数据和他自己所做的报告相同,使他对将产业分析清楚的新加坡政府官员留下深刻印象,也促成了台电来新设立12英寸晶圆厂。

  他在2002年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在新加坡设厂可吸引到国际人才为台联电所用。结果,不到10年以后,新加坡也吸收了这位国际人才。

  虽然历数了台湾民主的缺点,他不忘指出民主制度作为程序正义的重要性。

  他认为,民主实现程序正义,使政权法治得到正当性,确保选出来的领袖能够照顾集体的利益。完成了民主程序,治理国家就应该交给专业和法治。

  他说:“如果什么都交给民主程序决定,各地方都有意见,新加坡700多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什么建设都做不成了。”

  他地反问:“每个人觉得新加坡不好,台湾民主很好。你到桃园机场看看,再到新加坡的T3(第三搭客大厦)看看,哪个好,你自己挑?”

  他承认:“新加坡——太感性、太率性、太任性的不要去。欣赏理性的去新加坡倒是挺好的。”台湾的乱象使他更加能够欣赏新加坡的理性与秩序。

  他今年1月和太太一起入籍新加坡,放弃了台湾籍。新加坡政府没有要求他必须长时间在新加坡居留作为成为国民的条件。


他认为国民是不是留在国家内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贡献要回到国家。“出去不一定要回来,贡献回来就好了。像我成为了新加坡人,但仍在台湾居住,可以发挥我的影响力,协助新加坡人。”
  他表示,新加坡政府多找一些在外国有影响力的专才成为国民,也不要求对方居留,但一样可以为国效力,这是很高明的人才政策。

  *teowy

@sph.com.sg

新闻背景

和舰案

  新竹地检署在2006年以背信及违反商业会计法起诉联电荣誉董事长曹兴诚、荣誉副董事长宣明智,指控他们于2001年透过第三地投资中国大陆和舰科技公司,协助和舰建厂,并派多名员工到和舰工作,还领取台联电薪水,订单也被和舰抢走,有损台联电股东利益,。

  曹、宣两人在一、二审均获判无罪,但检方却将全案上诉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合议庭受理,又将全案发回高院重新审理。曹兴诚为此大力反击,抨击司法是“绞肉机”,积极推动相关修法。去年10月施行的速审法,限制检察官对两度判决无罪案件的上诉权,被外界称为“曹兴诚条款”。

  缠讼近五年,曹兴诚与宣明智在去年获台湾高检署裁判全案无罪。

  直到和舰案完结后,曹兴诚才能放弃台湾籍,加入新加坡籍。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