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paul   石之瑜:認識深居簡出的小英台獨性格 2011-05-26 05:55:38  [点击:605]
石之瑜:認識深居簡出的小英台獨性格

作者被稱為台灣的「中國情結孤鳥」

馬英九防統的動機在爭選票,所以要表演與統派切割,蔡英文的動機就是反統,她甚至不談積極的台獨政策。
  中評社台北5月25日電(特約作者 石之瑜)外界對蔡英文的政治性格感到撲朔迷離,但她否定“中華民國”只是個流亡政府,又不接受現行“憲法”的正當性,因此她對於台獨的執著則為各方逐漸認識。若蔡英文有朝一日主政,在她治理下的大陸政策,會如何反應她的台獨思維呢? 
 
  從早期參與“港澳關係條例”制定時鍵入各種安全閥的設計,到襄助李登輝發表兩岸之間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論”,再到說服陳水扁收回他甫就職後關於九二共識的談話,之後並建立所謂兩岸關係間的“國家安全”網,可以看到蔡英文堅定而超越的面對大陸,寸步不讓。
 
  然而,蔡英文迄今似不曾在幕前或幕後設想過台獨時間表、“台灣獨立”的“建國”步驟、對大陸進行國際鬥爭的美印日台聯盟,甚至沒有聽到她對台獨前景美好的各種空想理論予以積極回應,也沒有聽到她對中國威脅論的鼓吹捧場,更沒有幸災樂禍地協助散發中國崩潰論的習性。
 
 
  就連包括馬英九及其身邊涉及兩岸決策的最高階層在內,都不乏配合台獨激情演出的履歷,包括講什麼大陸偷渡客帶來細菌、抵制奧運支援西藏抗暴、一個中國絕不再論、溫家寶愚昧等等刻意的交心表態。相較於此,蔡英文挑釁兩岸關係的紀錄可說瞠乎其後。問她未來,總云再多聽討論。
 
  蔡英文可以譽為是指標天后,凡事都靠建立指標防範。她的管理模式就是防範於未然,除反核反石化外,而又以建立指標監測兩岸有無邁向統一的趨勢為其核心。但她防統與馬英九防統不同,馬英九的動機在爭選票,所以要表演與統派切割,蔡英文的動機就是反統,她甚至不談積極的台獨政策。
 
  小英的被動性格 
 
  蔡英文是什麼樣的台獨與她是什麼樣的性格有關。人們習慣稱她小英,其所謂小,乃在於社會關係範圍之小。長期以來,她給予外界深居簡出的印象。簡單的社會關係反映的可能是對人我關係的睥睨,也可能反映的是對人我關係的被動。前者屬於自我中心的自戀性格,蔡英文較似後者。
  
 
  被動的人我關係並不代表排斥交際,只是不主動爭取。而不主動爭取不代表沒有渴望,而是要在確認安全之後再進入,所以常常看似保�,缺乏冒險性。以這樣的被動性格,當然在人我關係中儘量採取理性邏輯的語言最安全,如此便不必直接觸及人與人的關係。
 
  由於對人我關係被動的性格,蔡英文寧可不與陌生的群眾直接搏感情。所以,蔡英文的台獨理念並非民進黨向來藉以動員群眾的口號而已,也不會離開群眾場合就變得非常妥協;但是,儘管她台獨信念強,也因為不至於任意喊打喊殺而立即刺激到兩岸關係,而是慢性的去“中華民國”化。
 
  另一方面,這種被動的態度,與理性邏輯導向的語言,無助於政治協調溝通,以至於訴諸某一種制度性的機制,成為蔡英文從政以來管理政策與人事都仰賴的方法,且多傾向用防範角度去規範黨內派系、政府公務員、市場投資人或公民群體的活動,其間鼓勵或利誘的思維乏善可陳,效果亦因人而異。
 
  不激情的實質台獨 
 
  鼓勵群眾需要表現熱情,被動性格的蔡英文沒有這樣一種要表現自己的熱情。這一方面可能是對於熱情的自我,缺乏信心,不能預期熱情會帶來什麼反應;二方面則是很有自信能透過理性邏輯的開展來爭取外界同意,這應與她自幼能根據規則學習成長的優異成績及社會認可有關。
 

 
  陳水扁在艱苦環境中靠拼命競爭的性格向外界證明自己,馬英九則在母姊庇佑中力圖保護一個能繼續受外界所喜愛的自己,蔡英文既沒有要證明自己的內在驅力,又沒有確保外界喜愛的渴望,她在已經富足的生活與既定的軌道上成功建立自信,她對於群眾沒有內在的需要,深居簡出足矣。
 
  小英在情感上對人我關係的被動性格,是家庭與社會的產物,一旦成形,之後也不容易再有改變,但是她的台獨理念,尤其是對中國的刻板印象,自然都是社會建構的。這些印象照說會根據實際經驗、接觸或閱讀而調整,然而深居簡出的小英性格特性是,對於台獨理念有額外的隔絕保護作用。
 
  小英式台獨於焉出爐。她不容易在壓力或利誘下妥協,不過,她自己不會主動擬出或推銷台獨路線圖,更不會去勸服其他人要不要激進挑釁,而會想方設法設定指標管理其他人邁向或壓制台獨的行為,以讓“中華民國”虛化,非“憲化”。因此,小英台獨不是北京關心的名義台獨,而是實質台獨,故前途可能較好。

石之瑜:小英性格吸引台獨新世代

中評社台北5月13日電(特約作者 石之瑜)蔡英文是很滿足的人,沒有非要做黨主席,或非要做民進黨候選人的需要。因緣際會,她現在代表民進黨參加 2012 年大選。不能因為她是台獨主張者,就把她當成將會是與李登輝或陳水扁一樣的領導人。蔡英文不像多數台獨政客隨時會變節,她因為無所求而最可靠,所以她對大抵同情台獨的年輕選民的吸引力很大,這是她的政治性格與台灣的政治文化共同促成的。
 
  李登輝與陳水扁都是心理充斥著不滿的個性,因此他們對權力有慾望,對人與對事都有占有與壟斷的需要。當然,李扁兩人並不相同。李登輝曾分析自己有很強的自我,這表現在他對於若是得不到的事物,就會設法去得到。所以他的個性是不斷挑戰新的可能,愈是看起來不屬於他的,他愈是要爭取得到,沒有得到以前,處心積慮,然而一旦爭取到,便可以棄之不顧。
 
  陳水扁沒有李登輝這種對自己的自信,甚至有強烈遭到剝奪的恐懼,因此必須向外界證明自己。他乃總是在別人設定好的標準上努力表現自己,以爭取更高的評價,而且不論得到多少外人眼中的成功,仍會感到不足。因此,他不像李登輝慣於任性自為,或甚至自我否定,但與李登輝有一個共同的特性,即占有的過程比所占有的事物更有吸引力,參賽打贏比事後得獎更重要。

多數台灣年輕一代,是李扁性格的集合。他們在相對優渥的社會經濟環境中成長,可以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因此對於有得不到的事物,就像李登輝那樣感到不能忍受。另一方面,二十多年來,他們在台灣追求獨立而不可得的政治悲情中成長,所以只要聯想到自己屬於台灣,就會進入像陳水扁一樣的遭到剝奪的恐懼,產生無力感,渴求權力與宰制,受不了所謂台灣被打壓的感覺。

  不過,他們沒有像李登輝那樣得自大時代的武士精神與思想深度,更沒有陳水扁經歷過的貧困與奮鬥青年人生,所以也就培養不出拼搏的意志,只能靠在網路上當鄉民謾罵叫囂來宣洩不滿。這說明,在台獨反華教育中成長的新一代人,是怯懦的一代,性格脆弱,容易屈服於權力,抗拒不了誘惑,同屬於變節性格。馬英九以兩岸交流對他們利誘,讓他們痛恨自己,也就痛恨馬英九無能。

  蔡英文沒有與北京比賽的慾望,沒有在權力場域中不斷打贏的心理需要,沒有爭取外界認可的自信不足。所以,期望看到蔡英文積極投入領導獨立建國固然不容易,但是要她屈服,更不容易。她自己向來過得很好,常常受到讚美,既沒有必要挑戰獨立建國的可能失敗,更沒有必要改變自己迎合外人。所以,就算北京對台灣讓利有助天下蒼生,並不能讓蔡英文感到興奮。

  全世界都擔心兩岸關係改善。其中國際人士基本是戰略或文化上的反華,因此對台灣身在中共統轄之外,充斥著羅曼蒂克的想像。但台灣人會擔心馬英九,額外還帶有血統論與得自日本的後殖民遺緒,所以馬英九開放性的兩岸政策,造成新世代台獨在他們自己個人與台灣兩種情境中,天人交戰。相對於此,蔡英文能給他們某種泰山崩於前而不動聲色的印象,因為兩岸誰也別想能統一到蔡英文。

  (中評社特約作者石之瑜,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