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paul   出走中國(陳文茜) 2011-05-27 19:24:36  [点击:906]
出走中國(陳文茜)

2011年 05月28日 江西撫州一個農民,對正在審理的司法案件不滿。他像大陸千億民眾,堅信一切不公來自背後官商勾結。這個國家雖然62年前曾發生「打倒貪腐,建立無產階級」的革命;但如今無產的農民已被快速崛起的新經濟掃到一旁,江西農民決定玉石俱焚。


5月24日,新華社報導這名農民在撫州臨川區政府大樓、市檢察院與區藥監局同時置放三個爆裂物,同時啟動爆炸。不幸事件共造成2人死亡、6人受傷。
新華社報導裡農民沒有名字。他為何走上賓拉登的路子,同時於三棟公家建築物置入爆炸物,並同時啟動爆裂?報導沒有下文。
這則新聞所以抓住我的眼,因為自2010年以來,我數次訪問大陸;與學生們接觸、與媒體工作者交換意見、或僅僅在杭州西湖邊走一圈;我嗅覺大陸底層的火藥味。
他們恨,因為他們親眼目睹滿街高級轎車與自己三餐只夠溫飽不成比例;他們怨,因為每人皆認知官已到了最基層都貪的地步。新浪微博與QQ網的出現,把凡能上網的年輕孩子分成兩半,一半也想當富豪,尤其崇拜章子怡;另一半則把人生忿怒以140字篇幅,甚至僅僅三、兩個字,「讚!」「下台!」「殺它的!」寫在網上。網像一條古老的大運河,表面上安安靜靜,沒有海上的波浪;實則波濤洶湧地把各角落的不滿,聚成即將滿溢洪堤的滾滾長流。


社會衝突漸惡化
新加坡退休的資政李光耀於今年二月斬釘截鐵論斷,「中國出現茉莉花革命的機率是零。」但中國政府可沒這個信心,這年頭民間只稍敢浪打官的,管他批判的內容是對還是錯,只要敢言,都是「百大公共知識份子」;套一句鄧小平的話,「能抓老鼠的」,改成「敢抓大貓的」都是好貓。
根據一項調查,外界看起來蒸蒸日上的大陸,僅17%認同中國崛起,70%覺得自己勉強餬口,13%哭號根本活不下去。於是「茉莉花」歌不能唱,關鍵字不能出現。電視只要評論北非,無論其觀點是批判美國量化寬鬆導致糧食通膨、或批評穆巴拉克獨裁、甚至格達費奇裝異服一概查禁。不只茉莉花革命出現的機率是零;連茉莉花三個字出現的機率,也是零。
江西農民的連環爆炸案,或許只是一個特例。但大陸同時存在兩個現象,確實令我不安。一是富豪無止盡的財富炫耀;一是網民批判言論的民粹化。兩者交逼大陸社會衝突,往無解甚至惡化的方向走。
就在兩湖面臨60年大旱農漁民絕收之際,巴黎一名西方記者寫述一篇我看了很不舒服的中國。義大利汽車商林寶堅尼(Lamborghini)及珠寶商Harry Winston稱讚,「中國對奢侈品的熱情無極限。」「他們帶著一手提箱的錢來買車,……這種孩童般的熱情,在西方世界還沒看過。」
林寶堅尼的巴黎發言人對中國的形容詞,是稱讚?還是嘲諷貶抑呢?
的確,我在西方紐約住了8年半,沒見過這麼多渴望名牌的富豪。中國富豪們對奢侈品熱情「無極限」,恐怕是對自己身分地位自信,「很有極限」吧。更重要的是同屬一個國家、相同時代,中國的富豪並沒有印度的種姓制度或法國的貴族文化保護他們。於是一個恐怖的循環在網路運河上開啟了,富豪越炫耀,老百姓越仇富。富豪們愈「無極限」,年輕人愈「反極限」。
改革開放後才出生的中國孩子,對政治穩定並不珍惜。他們的世界懵懵混混的,140字的微博說不清一個複雜時代的出路。於是愈民粹、愈斬釘截鐵、愈武斷、愈不深入思辯、愈仇視、愈受歡迎。
近日大陸掀起新一波移民潮,聞到怪味的,先走一步了。歷經文革的一代,嗅覺危險的時代風暴可能正在形成。他們不敢跟進李光耀「零」的賭注,畢竟李老先生人在新加坡,隔海唱話,錯了,也不用付代價。文革的噩夢、六四的倒退……4、50歲已撈到第一桶金的中產階級近日多數已給自己加留中國以外的新護照。
崛起的中國;相反的,一批人正出走。


作者為電視節目主持人

總統決戰 陳文茜、蔡英文上火線
撰文︰梁寶華、謝春滿

一個是扁營核心女將,一個是藍營首席智囊;這兩個聰明才智都屬一時之選的兩個黨外女將,卻在這歷史關鍵時刻,站出來對壘交鋒。她們的對決影響深遠。公投,投是不投?且看這兩人的唇槍舌戰之後再決定。當然,這樣的兩個女人,自然引人好奇;無論是她們的出身背景,還是感情世界,都讓人想要窺探!
何以陳文茜會對阿扁如此反感?蔡英文又如何成為阿扁言聽計從的核心大將?又是當下各界想要有個答案的問題。這兩個在鎂光燈下信心十足的女人,在台下,還有什麼不為人所知的祕密……

「這一切都是天意!」無黨籍女立委陳文茜在二月十五日中午,從助理電話得知她公投辯論的對手正是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後,第一句近似驚嘆訝異的談話。

老天真的開了藍綠陣營一個大玩笑。這兩位無黨籍、卻代表藍綠陣營出馬進行公投辯論的名女人,一位是讓阿扁在兩岸政策上言聽計從的核心大將,一位是連宋高度禮遇重視的首席智囊,在三月十四日,離大選只有六天的當下正面交鋒,為扁連的對決,投下一個完全無法操控的變數,成為影響大選的最後關鍵一役。

據廣電人市場研究調查指出,在二月十四日舉行的第一次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其收視率七.二八,約計最高有四百五十萬人收視;而這場陳文茜對蔡英文的辯論,根據聯合報在二月二十五日所做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六成二以上的民眾,表示有興趣收看這場辯論。

如果數據相差不遠,顯示兩個女人的這場辯論現場直播,聲勢直逼總統候選人的電視辯論,其對選情的影響,自有難以估計的效應。

這場辯論將是藍綠陣營的最後公開對壘;沒有人想到這兩位都聰明,但個性、思路全然迥異,卻又有著相同學術、法律背景的女人,會在這樣的境遇下交鋒遭遇。

原本這兩條永不交叉的平行線,是如何走上這歷史的交會點?


《首遇》--蔡英文自稱是陳文茜迷 陳文茜則指蔡英文聰明
這兩位女人,只有私下吃過一次飯。那是政黨輪替未久,蔡英文才接任陸委會主委兩、三個月的二○○○年酷暑。

那一天,在一位友人的居間引介下,她邀請了陳文茜一起吃飯。席間,兩人互動甚為融洽,蔡英文並自稱是陳文茜的「fans」(影迷),而陳文茜也很開心地稱讚蔡英文是新政府中非常聰明、有能力的閣員。

這是兩條平行線的首遇,兩位性格完全不同,但各有一片天地的女人,在這次餐敘後,即從未再有如此面對面的私下交集過,一直到這次公投辯論之前。

蔡英文還多次向友人提及,陳文茜是她認識的人中最聰明的一個。去年四、五月間,陳文茜對台灣高鐵董事長殷琪發起猛烈炮火抨擊之際,蔡英文在與朋友吃飯時,還提到她很喜歡陳文茜和殷琪兩人,席間一位綠營友人還對她表示欣賞陳文茜深深不以為然。

反觀陳文茜卻對蔡英文有種難以理解的矛盾情結。一向口舌犀利、思路清晰的陳文茜在立法院問政時常讓人下不了台;但陳文茜卻總是刻意避開任何有蔡英文在場的委員會。陳文茜覺得,蔡英文每次都以專業技術問題迴避立委質詢,讓立委們問不下去,想想就不願浪費這個時間。

不過,和陳文茜熟識的一個朋友說,陳文茜對於所有像她一樣聰明的女性,是「既忌妒又忌憚」,她當然不想跟蔡英文被輿論拿來同台評比。

在這次公投辯論抽籤之前,陳文茜私下還說過,她最不願意碰到的對手就是蔡英文,因為很容易被外界渲染成「兩個女人的戰爭」,現在果不其然,她也無奈。

或許天意本該如此,終而成就當前台灣最知名、藍綠陣營最核心的兩個女人上第一線決戰對壘,也讓這場外熱內冷的總統大選,點了一把足以燎原的大火,為選前的最後幾天,掀起一波高潮。


《竄起》--中壢事件讓陳文茜毅然走上政治 學者從政是蔡英文走上政壇主因
沒有人是一夕竄起的。不論蔡英文、陳文茜,兩人在各自的軌道上,一直默默運轉多年,才逐漸走到台前,一舉成名天下知。

蔡英文與陳文茜兩人都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前後期學生。但處女座的蔡英文則是篤定地走上學術路線,出國深造,先後到美國康乃爾大學、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攻讀碩、博士。

蔡英文從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取得博士學位後,即回國擔任教職,這期間,有一段較不為人知的內幕是馮滬祥對她的幫助。據說,蔡英文之所以能順利進入政大國貿系擔任副教授,正是馮滬祥的居間協助。而蔡英文也頗為感念馮滬祥對她的這份情。

此後蔡英文即因國貿方面的專業長才, 被延攬進入經濟部擔任顧問,參與有關 GATT(關稅暨貿易總協定,WTO前身)、WTO(世界貿易組織)談判的幕僚作業。

多年主導GATT、WTO談判的前國貿局長、經濟部次長許柯生的印象裡,蔡英文是一個比較沉默的「小女生」;他說,當時蔡英文多協助有關法律方面的資料,也參與內部討論,但並沒有直接上桌談判,即使有,也只是一些次要議題。許柯生說,蔡英文一直到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開始運作之後,才比較進入情
況,主導談判一些議題。

至於蔡英文參與兩岸議題,則是在一九九八年被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指定,要求她同赴北京、上海,出席辜汪會晤。其實,在此之前,前海基會祕書長焦仁和即曾試圖說服時任公平會委員的蔡英文出任海基會副祕書長。

當時,蔡英文要焦仁和幫忙說服父親蔡潔生,焦仁和並因此和蔡潔生見過一面,蔡英文還告訴焦仁和,看她爸爸的樣子,應該是沒問題了,沒想到最後還是沒去成。

此後,蔡英文即進入平步青雲階段,進入國安會成為不支薪的諮詢委員,並加入由總統府副祕書長張榮豐、林碧炤、及國策顧問曾永賢等人主導的「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地位專案小組」,在李登輝完成政權移交後,也將蔡英文推薦給陳水扁聘任為陸委會主委。

但小蔡英文兩屆的陳文茜則走上一條完全不同的路。在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十九日發生中壢事件後的第二天,出身宜蘭望族、還在台大念法律系的陳文茜趕赴現場,心生「和歷史交錯的悽愴感傷,充滿政治生命力的澎湃」,因而投身政治;之後,當時因美麗島案身繫囹圄的姚嘉文、張俊宏、林義雄等人的妻子周清玉、許榮淑、方素敏以「代夫出征」之姿參選,陳文茜則一一加入助選團,為這些受難家屬操盤;後來她幫尤清競選台北縣長,推出的「彩虹戰士」文宣,更轟動一時。

八六年,陳文茜赴美進修,在尤清當選台北縣長後,去國多年的陳文茜還一度從美國回來策畫了「中原普渡宗教藝術節」。在這活動中,一本顛覆任何事物的性格,把華人祭祖先、敬鬼神的節慶搞得如同西洋萬聖節般的嘉年華會。那時久纏陳文茜多年的腎臟病發作,差點踏上鬼門關,當時陳文茜就曾對友人說:「我本來差點要死掉了,大概是搞了普渡節,好兄弟都來幫我,讓我的病居然好了。」

九五年,學業暫告一段落的陳文茜返台後成立「女總統候選人辦公室」,推出施寄青為候選人,也在華衛電視台主持了一個訪談節目。有天邱義仁來找她,跟她說,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要找她擔任文宣部主任,陳文茜還反問邱義仁:「做了這個工作,會不會成為黨棍?」邱義仁告訴她:「妳這種人要成為黨棍也難!」

出任民進黨文宣部主任,是陳文茜人生重要轉捩點。當時陳文茜經常代表民進黨參加叩應節目,思路清晰、口才便給、妖豔華麗,一出場立即風靡全台,她在這個時期大放異采,終而嶄露頭角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女人,初嘗成名滋味的她常自我調侃地說:「我連穿睡衣溜狗,還碰到鄰居叫我簽名呢!」




《核心》--阿扁對蔡英文言聽計從 連戰禮遇陳文茜甚於他人
陳文茜在這次選戰中,在藍營扮演的角色涉入頗深,幾乎主導藍營文宣大權。在選戰正式開打之前,藍軍緊貼著民進黨統獨政策步伐的想法,就完全出自於陳文茜的建議。

她的說理清楚,點子特別多,與藍營傳統思路不同,反而深受青睞。國親陣營人士透露:連戰相當欣賞陳文茜,私下常跨道,「陳文茜說理清楚,條理分明。」

二月十三日,也就是第一次總統候選人辯論前一天晚上,連戰召集幾名核心幕僚到他位於敦化南路的一品大廈家中,立法院長王金平、國民黨祕書長林豐正等人都在場,陳文茜則是在場惟一的非黨籍人士,但據與會人士透露,會中幾乎都由陳文茜主導議題。

據指出,他們就第二天的辯論進行沙盤推演,曾參與為阿扁打選戰的陳文茜,提出了一項建議,她建議連戰在辯論時作球給陳水扁,讓陳水扁扣他帽子,陳文茜的如意算盤是讓民眾看清楚阿扁給人亂扣帽子的嘴臉。連戰聽進去了,第二天辯論時就如法炮製。

陳文茜還主導了「選戰因應小組」。這個小組在農曆年前開始運作,主要是即時性地針對議題做出反應,像日前陳哲男被指涉入收受賄賂、陳水扁被指收受政治獻金、總統夫人吳淑珍炒股等議題,藍營事後窮追猛打,都是這個小組在背後運作的結果,而陳文茜則是主要的獻策者。

此外像國親的文宣會議、林豐正召集的文宣會議、連戰親自主持的選戰會議,都可見陳文茜的芳蹤,一位人士透露,陳文茜是「深得信任,直達天聽」,連反制二二八手牽手活動的「心連心」活動,都出自於她的手筆。陳文茜在選戰中扮演的角色遠勝國親立委,她刻意把國民黨一些形象牌立委阻擋在門外,也引起內部「吃味」的爭鬥。

至於蔡英文則是公開為阿扁輔選站台。她的群眾魅力也不容忽視。前年,台北市長選舉時,游錫坤率內閣閣員幫民進黨籍候選人李應元站台時,當游揆帶著其他閣員離開造勢場合的同時,只見一群民眾擁上前來要蔡英文簽名。

蔡英文還跟朋友說過,有一次她自己開車在路邊暫停時,前方一輛也是路邊暫停的車內,突然走出一名穿著像是黑道大哥的彪形大漢;蔡英文見他拉著一張臉走過來,有點緊張;沒想到這位大哥過來後,只問了一句:「妳是蔡英文?」蔡英文點了點頭後,只見這位大哥喊了一聲:「加油!」就走了。

至於蔡英文在執政黨大陸政策的分量更是到了說一不二的地步。包括張俊雄、游錫坤兩位前後任行政院院長,都很清楚地告訴過媒體:「大陸政策不要問我,你們去問蔡主委就可以了!」

而陳水扁對蔡英文的信任,除了來自李登輝的推介外,也因為和蔡英文有過一次「驚心動魄」的互動,才見識並信任這位看來柔弱「小紅帽」的專業堅持。

二○○○年六月二十八日,陳心扁在總統府會見美國傳統基金會的訪客時,意外地說了他同意「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沒想到蔡英文在獲知這個訊息後,就立刻要求向總統「簡報」政府的兩岸政策。

據時任民進黨祕書長的吳乃仁轉述說:「這根本就是在上課,把阿扁講得頭殼累累……」不過,阿扁倒是非常信任蔡英文的專業,並在此後幾乎是亦步亦趨地照著蔡英文的版本,推行所謂「只做不說的兩國論」。

蔡英文也很感謝阿扁對她的禮遇,她說,有時候到官邸和總統開會,結束後總統總是帶著笑容送她出門,蔡英文會開玩笑說:「到底你是總統,還是我是總統?」由此可見,阿扁對她的尊重顯然比其他黨內同志好得太多。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