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凌锋   星国开明专制 中国仍野蛮 2011-05-27 20:56:18  [点击:484]
星国开明专制 中国仍野蛮 林保华

●新加坡选举结果和内阁改组,应是全球民主浪潮的另一种表现,
但是中国在政改方面却连“开明专制”也不可得,甚至有些人干脆
要回到毛泽东的文革时代了!


5月7日,5年一度的新加坡选举投票,引发与以往不同的关注,这有以下
几个方面:

第一,从1965年建国至今一党独大的人民行动党,得票率只有6成多一点
,反对党得票率接近4成,使执政党“独大”的局面受到威胁。

第二,但是国会87席总席位中,反对党只拿到6席,得票率与席位比例的
巨大落差,显示选举制度的不合理。

第三,5月8日凌晨3点20分,总理李显龙召开记者会,他表示:“许多国
人希望政府改采不同作风与对策,更希望国会能够出现更多的在野党声音
,以制衡人民行动党为首的政府。这是一次具有分水岭意义的大选。它代
表我国政治生态的一大转变。”看来他的态度诚恳,没有花言巧语,他真
正听到了人民的心声。

第四,5月14日晚,身为“国父”兼内阁资政的李光耀,与国务资政吴作
栋突然宣布不再在新内阁担任资政,好让年轻一代领导国家。虽然有人认
为李光耀还会在幕后施加影响力,但是李光耀应该已经不会公开干政,他
的家长式统治时代已经结束。

第五,5月18日李显龙宣布内阁改组名单,14名部长有十一个换人,新人
也年轻化,显示改革决心。

改良遭批判 开明专制也难

虽然没有人把新加坡这次选举结果与“茉莉花革命”相连接,但是相信这
仍是全球民主浪潮的另一种表现,或可称为“茉莉花改革”。

许多国家关注新加坡这个变化,但是我相信,最关注的还是中国。因为中
国与新加坡心有千千结。这不只是李光耀以前多次扮演中国与台湾之间的
某种“桥梁”角色,更因为中国一度成为中国的政治改革“范本”,即使
到今天,也无法完全切割干净。当然,对这个敏感问题,中国官方能回避
则回避,所以尽量不出声,但是民间还是有些声音,虽然没有太多,因为
这是比较深奥的问题,而且不如“革命”那样可以激动人心。

1949年中共建国以来,真正让民众可以向往自由民主,并且得以在媒体讨
论的,是1980年代改革开放的初期,因为那时邓小平也一度提出政治改革
的主张,但是在1980年代中期爆发学生运动以后,加上邓小平已经完成“
夺权”,他就趋向保守,到了1989年六四,甚至用武力镇压政治改革的主
张。

也就是在六四镇压以前,对中国政治改革的言论中,有一种“新权威主义
”的观点,也就是主张中国走“开明专制”的道路,新加坡就是其中的一
个典范。这种主张自然被认为是“改良主义”而受到激进派的批判,但是
到1989年后,中国连“开明专制”也不可得,如今有些人干脆要回到毛泽
东的文革时代!

香港的民主 走新加坡,模式

为何当时中国的一些学者会主张“新权威主义”呢?看来不外有几个原因
:一,中国的政经问题积重难返,因此主张用“新权威主义”来加快改革
步伐;二,当时中国的保守势力非常强大,例如有“八老治国”之说,用
“新权威主义”的改良口号或可减少“老革命”害怕西式民主而产生的阻
力。当时赵紫阳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这些学者私底下认为赵紫阳就是应
运而生的这个“新权威”。正好那时因为邓小平态度日益保守,海内外出
现要邓小平退休的呼声,刺中了邓小平的敏感神经,所以就认定1989年的
学生运动与赵紫阳背后策动有关,有倒邓企图,所以在六四镇压以后,赵
紫阳也被软禁至死。“新权威主义”到六四也就夭折了。平情而论,长期
人治的中国,固然民主路不好走,新权威主义也不容易。新加坡所谓的“
开明专制”,有英国人长期统治奠定的司法基础,这个基础在中国是不存
在的。

虽然中国再没有人谈新权威主义,但是九七年中国收回香港后,面对香港
人对民主的追求,使北京当局担心香港成为颠覆共产党政权的基地,除了
极力阻止香港的民主发展外,也考虑给香港的出路就是“新加坡模式”。
所以九七后的首任特首董建华言必称新加坡。然而香港议会的民主成分已
经超过新加坡(反对党席位占三分之一左右),而香港与新加坡一样是英
国殖民地,有法治的基础,香港的经济表现,还比新加坡出色,尤其金融
中心的地位超过新加坡,因此新加坡模式对香港毫无吸引力,只是北京的
一厢情愿而已。

星国越开明 凸显中国野蛮

这次新加坡选举结果之所以触动北京,乃是因为正值中国的改革问题再次
提到日程上来。在中国社会冲突日益激化下,一方面,总理温家宝大谈民
主、人权,摆出一副“改革派”的样子;而另一方面,以封疆大吏薄熙来
为代表,在重庆让毛泽东的阴魂死灰复燃,而且得到越来越多其他中央领
导人的支持;中国到底要走什么道路?而茉莉花革命在中国虽然只是泛起
小小涟漪,但是当局的过度反应,例如艾未未被失踪,反而激起国内外强
烈的反弹,不容许中国领导人再拖延下去,而必须做出更快的选择。

这次新加波选举,中国也派有观察团。除了专门观察外,还有一个从1992
年在南洋理工大学创办的针对中国干部的短期培训课程的学员,新加波学
者不讳言这个“市长班”培训的核心目的就是鼓励干部在海外相对宽松的
环境中,参照新加坡的现实,换一个视角看待在国内面临的问题。今年3
月来的一批108人,新加坡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给他们讲授的就是
“中国政治改革的模式和未来”。这些学员对观察这次选举非常有兴趣,
下课后就赶到竞选场合观察选举,并且给他们留下难忘的印象。至于未来
能否在中国开花结果,就难说了。有一位学员说:“这是非常非常初级的
民主。”其他中国学者,对新加坡的选举也有中肯的评语。的确,在海外
相对宽松的环境中,他们能讲些“人话”。民间的评论就比较激烈,称呼
新加坡的民主是假民主。

虽然新加坡本质上还是一个一党独大的国家,但是与中国人大委员长吴邦
国今年3月提出的“五个不搞”比较,新加坡比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是
进步多了,它的“一党独大”也比中国的所谓“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
合作制”来得民主,因为它的反对党,哪怕在议会里只有一席,也是真正
的反对党,那里像中国的“民主党派”,根本就是中共的尾巴党、跟屁党
。中国如果能够从共产党的“野蛮专制”迈向新加坡的“开明专制”,已
经是了不起的进步了。然而现在新加坡已经又再进一步,要从“开明专制
”迈向真正的民主国家,至少是要进一步的改革,摆脱东方家族政治的阴
影,这样,它让新加坡与中国的距离又拉大了。新加坡越“开明”,就象
征中国的越“野蛮”,不但在全球,中国在华人世界也越来越孤立了。

民主化契机 中港台应把握

从新加坡也不能不谈到台湾。相对新加坡,台湾的选举更加民主了,对中
国民众与官员,肯定有更大的吸引力。可是中国当局,乃至民间,很少对
台湾的民主选举做出公正的评价。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给台湾选举加上
“统独”的意识形态,“逢独必反”,评价当然不可能公正,甚至抹黑整
个台湾的民主制度。当然,台湾的民主还很不完善,但是中国所否定的,
正是台湾所应该肯定的。而诡异的是,马英九对新加坡也是十分肯定,与
共产党的心态一样,台湾最好与香港一样,回到新加波的“开明专制”模
式,那是回到蒋经国后期的时代,回到国民党一党独大的时代。而共产党
也的确在尽全力,要让国民党一党独大,永远执政,直到共产党接管台湾
的日子到来。

无论如何,既然新加坡这场选举触动了新加坡的一党独大、家族政治、老
人政治,对中国、香港、台湾都不能不没有影响,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
些地方的人民,应该采取必要的手段,把民主化推到一个新的层次。

玉山周报 第101期 2011年5月26日~5月31日
www.formosamedia.com.tw

(穿越30多年时空的重要评论,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请看
林保华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旧评论还在继续增加与上网中)
(要了解中国最新重要资讯,请观看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网
站http://www.twyac.org内的“共产中国”网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