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郑存柱   旧文重发:魅力型领袖和中国民主党/郑存柱 2011-05-27 23:30:14  [点击:1796]
魅力型领袖和中国民主党/郑存柱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1日 来稿)
2010年5月8日

本周看完了《政治发展的两难困境》(DILLEMMAS OF POLITICAL DEVELOPMENT)一书,作者是MONTE PALMER (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博讯 boxun.com)


在该书中,作者分析了社会转型中的魅力型领袖。虽然谈论的是从传统社会转型到现代社会,从发展中国家发展到发达国家。海外民运和西方成熟的民主社会相比,也就类似于正在剧烈改变的“发展中国家”,因此本书中的一些理论,特别是关于魅力型领袖理论,也可以拿来分析海外民运以及民运领袖。

魅力型(Charisma)领袖一词,是在上个世纪由德国著名社会学家 马克斯韦伯从《圣经》中引入到社会学和政治学领域的。他在“The Theory of Social and Economic Organization”一书中,把领袖的权威来源分为三类,一是“合法型”的来源,是由一定的规则产生的,比如现在的美国总统,是有选举产生的;二是“传统型”,比如一些部落领袖,就是根据世袭的传统产生的,第三就是“魅力型”的,这样的领袖不同于前面的两种,完全是由个人特有的超凡能力和个人魅力而获得追随者的支持,成为了领袖。

在《困境》一书中,继续分析了魅力型领袖的特点。区别个人魅力型和非个人魅力型领袖主要有两点:
一、 魅力型领袖是凭借着“情感式符号”来征服大众而不是“组织式符号”来获取合法性的。因此魅力型领袖要刻意打造自己的“超人”和“救世主”的形象;
二、 魅力型领袖往往会凌驾于一个成型的政治组织之上,追随者忠于的是领袖个人而不是所属的政治组织。

从网上还看到类似的分析。在《组织中的魅力型领袖》(Conger, J. A., and R. N. Kanungo (Eds), Charismatic Leadership in Organizations. Thousand Oaks, CA: Sage Publications, 1998)一书中,作者说:

“The values of the Charismatic Leader are highly significant. If they are well-intentioned towards others, they can elevate and transform an entire company. If they are selfish and Machiavellian, they can create cults and effectively rape the minds (and potentially the bodies) of the followers.”

就是说魅力型领袖如果个人品性有问题,“自私”,是“马基雅维利”式的人物,那么就会制造纷争,形成“小团体”,最后就是组织的分裂。而且,这样的魅力型领袖会“强奸”追随者的思想甚或肉体(原文如此)。

在另外一篇网上的文字中,韦伯的魅力型领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非理性”,引用的原文如下:

“At the beginning of this century, Weber used the term "charisma" for the first time in political sociology. According to him, "charisma" was the extraordinary quality of a person whereby he was thought to have supernatural or superhuman forces. This virtue could be found not only in magicians, sorcerers, and priests but also in caudillos and political leaders. Weber also spoke of a type of "charismatic domination," which, like "rational" and "traditional" domination, based its legitimacy on particular arguments. "Charismatic" leadership differed from the other two types in that its legitimacy originated in the people's recognition of the extraordinary virtues of their ruler.

Weber defines charisma as an irrational type of domination that is not attached to any rules.”

韦伯认为这样的“魅力型”领袖往往是以非理性取得优势的支配而不愿意服膺于任何的游戏规则。

好了,现在就用韦伯的理论来看中国民主党目前的纷争吧。

我在昨天的“他们的理由”中,回答王希哲先生,民主党全委会成立的的理由恰恰是没有理由,也就是韦伯分析的“irrational”。因为王军涛、王有才、魏京生,作为民运大佬,本身就是理由——他们是魅力型的领袖,不需要规则和世袭传统,单凭个人的资历、坐牢时间和媒体营造的英雄形象,就可以获得“合法的权威性”(legitimate authority)

同样的道理,也就可以理解海外民运山头林立无法整合的原因了。因为所有的民运组织,其领袖都是“魅力型”的,不可能世袭(金日成、蒋经国、太子党),也不需要受到组织规则的约束,一旦约束了自己,就可以马上另立山头,因为个人魅力自然带来一批追随者,哪怕只有一个追随者,也不妨碍他另外成立一个政党,打出一面旗帜。

所以,民联“倒王”后,王炳章就不顾民联的约束而成立“中国民主党”。发生了分歧,方圆可以脱离中国社会民主党而成立自己的“中国工党”,民阵、民联合并成民联阵,不同意合并的就继续打着各自的旗号,合并成三个组织。民阵“八国联军”可以另选自己的主席,让民阵双胞胎。谢万军可以离开海外联总注册“民主党总部”并且衍生出“世界同盟”和“美国总部”,也包括我本人的“美西党部”。现在,王有才就更有资格和王军涛在联合总部之外成立“全国委员会”。

因为,韦伯告诉我们:海外民运的参与者,几乎个个都是不惧牢狱,反对共产党的英雄,都是凭借个人的魅力而不愿意受到组织和游戏规则的约束。

但是,在《困境》一书中,作者在专章分析魅力型领袖之后,就是另外一个章节:政党。

是的,个人英雄的魅力光环,也因为英雄太多而渐渐失去;时代的前进,追随者也一定会从感性的盲从转变到理性的支持。专制的中国共产党也从毛泽东、邓小平的魅力型专制,到江泽民、胡惊涛的大佬指定(世袭制的变异)后,也不得不提出“党内民主”,来酝酿领袖合法性来源的制度变更。那么,海外民运的领袖们,是不是也要思考转变呢?

中国民主党,能不能摒弃凌驾于组织和游戏规则的任何魅力领袖,而制定出一个在充分商谈所达成的共识基础上游戏规则,并允许派系、容忍分歧,团结绝大多数的民主党人而真正成为一个“强大的”反对党呢?

这需要王有才、徐文立、王希哲、王军涛们用行动来回答。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