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吕洪来 看看紫良先生的真面目   2011-05-28 02:30:32  


作者: 吕洪来   读一读紫良先生的这篇文章,看一看马甲后面隐藏的是谁? 2011-05-28 02:44:02  [点击:671]
方言与政治
作者: 紫良, 来自: 网络, 发表于: 2010-08-08, 21:32

清晨,一阵鸟叫吵醒幽梦。有子归泣血,有麻雀争食,有锦雉长鸣,有鹦鹉学舌,有喜鹊报喜,有乌鸦恬凶……

窗外的一片鼓噪,联想起最近网上的一片鼓噪。一片关于粤语的鼓噪。其中有民间人士对“废粤语”的怒斥,有中共官方“学粤语”的辩解,更有高明网民主张“本土文化”的义愤填膺,等等,等等。

这些争鸣中,“阴谋论”喧嚣尘上,政治意味颇浓。方言与政治紧密相联。

提到方言与政治,使人想起十年前的一个故事。

是年,阿扁刚登上大位。笔者为观察台湾民主新一页,兴致勃勃飞到台湾。在桃园机场上了一部计程车。开车的运将非常热衷政治,尚未问客人目的地何处,就问客人是蓝是绿。当然,这考问的内容都是稍后方知,因为此运将一口闽南语,如清晨吵醒笔者的鸟语一般,问得客人目瞪口呆,莫明奇妙。笔者揣摩这番“鸟语”,以为这位运将大人问的是目的地,连忙将事先准备好的酒店订单呈上,只见这位运将大人瞟了一眼,又是好几分钟的“鸟语”。

见客人没有反应,运将大人停下车来,将插在驾驶台的绿十字小旗取到手中,在客人鼻下四处摇晃。在笔者费力瞎猜时,只见这位运将大人食指中指并拢伸出,直指客人口腔,一面自豪地大声咆哮:“台语!台语”

别的听不懂,“台语”二字还是听得懂的。笔者明白运将大人在下命令,命令客人操“台语”。笔者用“国语”回答:“实在对不起,本人不会讲‘台语’,”

不等客人讲完,这位运将大人下车拉开车门,双指一指,意叫客人下车。正在狼狈不堪中,正好过来一位女士,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停下脚来,告知笔者,现在民进党执政,台湾人出头天,看来这位运将是一位深绿色人士,极力主张本土文化。你不会讲“台语”,只会讲“国语”,应当归入“外省人”,即“外来的侵略者”,叫你滚蛋。

笔者一听乐了,连忙说:“主张本土文化好,主张本土文化好,本人非常赞同,非常赞同,请您翻译给这位司机大哥听,我保证马上不讲‘国语’。只讲地方语言。”这位女士淡淡一笑说,不必翻译了,这位大哥全听得懂。他不是不懂“国语”,而是以讲“国语”为耻,你上车吧,只是记着,第一不能再说“国语”,第二不能称这位大哥为“司机”,而应当称为“运将”。说罢,飘然而去。这也是本文使用“运将”一词的由来。

上了车,笔者使用自己的方言,向这位“运将”连连谢罪。谁知这位运将听了半天,也没听懂笔者的方言。对他而言,笔者的方言,也如“鸟语”一番。结果,他讲他的闽南方言,我讲我的江浙方言,鸡同鸭讲,讲了半天,谁都不懂。最后,到达目的地后,这位“运将”大人才不得不用“国语”告知笔者:到也,新台币一千二百元。

笔者吃惊地问:

“运将”大哥,您怎么也讲起‘国语’?”

这位运将大人两眼一翻,苦笑答道:

“钞票要紧。”

这个故事就此打住。看来,与政治相比,钞票的位置还是在前面一点。

语言,是一种工具。方言,也可能成为一种政治工具。但算不算是一种很好,很犀利的政治工具?

在海外生活多年,自以为了解“意识形态淡化是历史趋势之真谛”的各位“大佬”们,在网上活蹦乱跳,智商天下第一的各位“打手”们,你们以为如何?(“打手”,指“打键盘之手”,乃江湖高手,无贬义,切勿误会。哈哈)

发表回复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