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武汉蒋品超   郑存柱恶意诽谤蒋品超案结案,郑存柱及妻子向法庭求饶拆诉 2011-05-28 09:36:58  [点击:4144]
鉴于郑存柱对本人毫无根据在网造谣本人砸他的乱车并以此对本人恶意诉讼,以及其一直以来长期对本人的造谣诽谤恶毒中伤,造成对本人精神、经济、名誉、家庭以及社会关系等多方面无法弥补的伤害,本人忍无可忍,反诉郑存柱寻求赔偿(这些均有证据曾留在终审开庭的最后时刻呈给法庭,绝非此对男女诽谤造谣毫无证据诬告,正因如此才迫使郑自己不得不请求拆诉)。2012年10月21日此案在帕萨迪纳联邦高等法院开庭终审。

当庭,郑存柱对蒋品超毫无根据的恶意诉讼遭联邦法官多次斥责,其律师因接此案遭法官无数次摇头蔑视,和当庭呵斥。为此,郑存柱的律师不得不代表其向法庭要求和解,但遭法官严辞拒绝。本人坚拒与此等本事不大心肠极黑,总虚张声势吓人之辈和解。

最后郑存柱不得不乞求法庭停止对本人诉讼,其妻范玉玲同为原告,不知深浅,误以为法庭还是社会上和网络上,是仍可以让他坑蒙拐骗之地,在法庭哭闹,装可怜,企图骗取法官同情,继续对本人恶毒诉讼,让法庭凭空对本人治罪。

法官三次问她是否还要继续诉讼,她哭着坚持要继续。郑存柱毕竟对法律懂一点皮毛,知道事情的严重,她若继续必输无疑,输的结果将是赔偿。郑存柱不顾一切,在法庭大声叫喊,并用力推搡其妻,极力制止其妻继续诉讼。法官不耐烦了,结束三次询问,不再理她,转头来询问本人。这时其妻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乞求法官停止对本人诉讼,法官自知此对男女对本人诉讼的动机,在整个审理过程中都对此对男女不怀好感,甚至厌恶。他已给此女人三次机会,让她考虑是否要继续诉讼,她居然以为法庭是菜市场,不当回事。法官不愿理她。这时她怕了,开始不要脸面的大哭乞求法官饶恕,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不再继续诉讼。

我只能说我心太软,无法像这对男女心黑。法官问是否要继续诉讼,我说,若她想继续,我就继续,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法官看我的诉讼意愿不大,加上其妻大哭乞求,便做出决定,拆销此案。

也是当时几个人在那里劝我,头脑凌乱。现在想来如此胜券在握,虽然本人不必像此对男女如此心黑手毒,致他于死地,至少该诉至最后向此对男女索赔律师费。

(此贴本为2011年此案尚没最终结案时本人所贴,鉴于有心人士将此贴提到GOOGLE搜寻“蒋品超”词条的前列,企图对本人造成不利,现将此贴更改为与最终结果相符。)

另外,郑存柱曾以错误注册的“中国民主党”商标对本人恶意诉讼。此“中国民主党”商标权案,多年前已由联邦法庭裁决,法庭已拆销此人无知的恶意诉讼,美国加州“中国民主党”社会组织类商标权由本人主持成立的“六四文化传播协会”所有。郑存柱一再冒用本会社会组织类“中国民主党”商标欺世盗誉和诈骗,从前出于善心没予追究,自即日始,若其再犯,无论是否会伤及无辜,本人将不再忍耐。
最后编辑时间: 2013-08-10 16:18:0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