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武振荣   “六•四”曲 : 邓公还魂记 2011-05-28 16:22:20  [点击:601]
“六•四”曲 : 邓公还魂记
——仿元曲带过自度曲

武振荣
楔子:今年是“六•四”二十二周年纪念日。作者假设邓小平阴魂于此日回到了北京,对看到自己眼里的人和事发表了如下议论:

第一折:邓小平魂回北京

【混江龙】
血花成阵,
坦克隆隆压碎人。
屈指光阴,
二十二春。
旧鬼蒙冤头堆雪,
孤魂灵叫翻冥尘。
系恨情手毒心又辣,
带红朝天远鬼门近。
怎消这千古罪?
减了我老邓精神。

【油葫芦】
桥牌桌上生闷,
也罢了茅台杯。
便将这死腿儿捶,
索也好自温存。
这些时坐又不安,
睡又不稳,
我欲将冥身翻起走,
北京解闷,
也不知此行清混?

第二折:李鹏日记
【元和令】
颠不刺地见了你的面,
是这般混煞郎的眼目罕曾见。
侧着身废寝忘食伏桌案,
口咬笔蝌蚪字儿也连篇,
日记本儿摊。

【自度曲】
一个字一个词地写,
一个月一个日的记,
一个是一个非地搬弄。
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端的一缸清水兀自洗了个净。
字行里、
你好似素着口白净着手的善僧,
我做了要命的恶龙。

说什么出兵之事情我决定,
说什么北京城杀人奉我命。
你好一个大总理,
中国二号人物,
也似那西花厅间摆的一花瓶,
直停停的无用。
拼不住池塘里的蛤蟆和龙斗,
承指望、罐罐养的蛐蛐儿与马争。

■■
早似那脸儿装着温存,
可堪那心儿里窝可憎。
水猴子眼珠蒙眼镜,
也放出阴光一楞。
六•四间,你无才无德焉逞能,
一句话落下半句病,
逼的我操刀把斧出后庭,
弄了个腥风血雨满京城,
也毁了我半世英明。
若不是你个吃软饭的小混虫,
我做个和事佬岂不消停?
浑煞是,蚊子吐血示忏悔,
屎巴牛捣碎粪蛋想自撇清。

■■■

我向中央提议,
撤销李鹏日记。
完全彻底销毁,
不留任何痕迹!

第三折:训斥江泽民

【元和令】
不是那中南海庭院,
大浦东金屋银栋现代馆。
顿见那打碗花儿不打碗,
红玫瑰也把刺展。
直惹的细腰黄蜂回身段,
香敷粉蝶面。

【自度曲】
我此来,
不求你供养,
不吃你茶,
不喝你汤,
也不听你半瓶醋的唱,
只问你当年交班怎的,
也弄得、神州鸡飞狗跳墙!
我定的胡锦涛首坐上,
你莫非当了个客坐定后的抽板凳郎。
咋看你心里不放,
早晚给老佛爷上高香,
口里也“南无阿弥陀佛”地嚷。
■■■

人言道:上头安,下头祥,
一个国咋能两个太阳?
明处手已放,
暗地里拉丝拽纤勾当,
只弄得小胡没脸样,
背地里偷偷地骂娘。

■■■
十六大你一手把门挡,
十七大你也拉了网,
这十八大——你又斜插了一杠,
也坏了我老共家法没准样,
怪不成辈辈皇帝头上坐娘娘?

■■■
日薄西山气不多,
也总有勾魂的鬼儿站门角。
你身后事,我不说,
只一点、捂好六•四铁盖子,
莫做法庭上的皮诺切特、
牢房里的苏哈托
——当鬼都推着磨。

第四折:训斥胡锦涛
(胡锦涛见到了邓小平的阴魂后,毕恭毕敬地说:“小平您好!”)

好个屁!
【自度曲】
十年前没有出上那一口气,
泉台路上也见了马克思。
留下六•四烂账,
冥府里也难息。

只觉得心烦,
又么是乱意,
耳朵里又听说神马(什么)花革命,
也好来凑热闹,
看个稀奇,
气,气,气!

■■■

什么山西奴隶做工的黑窑,
什么江西棺材板凳的学校;
什么云南的狱警躲猫猫,
什么陕西的正龙拍虎照;
什么湖北侠女杀淫官,
什么上海滩杨佳挥刀杀命十一条,
——也把我们党的支柱,
活当了软面条。

■■■


且不说、瘦肉精坏了肠肠,
毒奶粉害了苗苗,
硫磺菜瞎了秧秧,
单说幼儿园里动了斧和刀,
七省七园血花泡。
维稳形式不见好,
刚刚抚州有出五连爆,
闹市升起蘑菇云,
人手空中飞跑……。
更别提,
瓮安起了义,
石首掀怒潮,
也一场汶川地动天摇,
我老共朝的命悬在树梢梢。

■■■
我说你,胡锦涛,
统治的法儿没学好。
则为我老共家江山坐牢,
少不得大开杀戒剪草除根大小。
切莫学、本•阿里被推倒,
穆巴拉克坐着飞机跑,
齐奥塞斯库吃枪子,
萨达姆脖子被绳套,
都做了个有福没有享到头的冤孽佬。
得学那、卡斯特罗传其弟,
金正日交班给金正恩,
也一样的骨肉可靠。

第五折:自言
【寄生草】
里外败坏,
阴阳都灾。
忒这已朽身强把阳风儿捱,
则为这十万里江山熬得心肠耐。
忏一卷马列经不消孽债。
也抓着前世来生一方印,
没设的黄钱纸马不经载!

【南吕】四块玉
暮雨迎,朝云送,
紫台冥府路不通。
东来也是风,西来也是风,
怎捱一身冷。
(曲终魂去)
2011年5月28日 《民主论坛》上载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