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小乔 ZT张伟国:火种在,希望就不会熄灭——序《上海女囚》   2011-06-04 03:45:28  


作者: 小乔   彭小明:一部全新的纪实铁窗新文学作品——序《上海女囚》 2011-06-04 03:47:01  [点击:687]
从网上看到孙宝强的作品,就想起了唐代骆宾王的楚囚五律《在狱咏蝉》: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余心。

骆宾王是唐代的谔谔之士,敢于讨伐则天武后。孙宝强则是当今时代的谔谔之士,敢于谴责天安门的屠杀者。更加不同的是,名字颇像一位男子,却是一位好学深思的女子。

孙宝强曾经是相信共产党的青年。直到六四惨案的前夕,她仍是党组织重点培养的对象。命运之神还来不及给她戴上党员的乌纱,天安门罪恶的枪声已经响了。号称母亲的共产党,号称人民子弟兵的军队,竟然屠杀了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孙宝强悲愤交加走上街头,发表演讲控诉杀戮,设置路障抗议镇压。她大声疾呼,坚决要表明退出这个食言自肥、血腥无耻的党。国安录下了她的讲演,拍下了她的行为。一位石化单位的优秀职工,一位经常在企业报刊上发表文章的作者,忽然间变成了被判三年的“六四暴徒”。

被解往著名的提篮桥监狱服刑后,角色身分的转换,理想主义的破灭,令孙宝强晕眩。“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孙宝强所面临的一党专政,比一千多年前的封建女皇更严密而无孔不入,无微不至。从物质到精神,即工龄、住房、求职、养老到尊严、婚姻、亲情乃至儿子的思维和性格成长,无不受到伤害。

然而,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孙宝强自有她的信念,也有她的夫君和家人、朋友的支持,她走出了黑洞般的思想困境。我自信高洁,我自表余心。当是非颠倒,黑白混淆的时代,中南海的杀人犯们逍遥法外,上海滩的抗暴者们却被押入黑牢的时候,她的文字表达欲望,她的灵性才情突然愤激奔涌。她没有陷于小妇人式的哀怨悲愁,却睁开了眼睛去观察监狱中的点点滴滴。这个独特的视角是历代古今中外作家皆不易获得的。而孙宝强以她的青春、幸福为代价,于无意中得之。从个人和家庭的角度说,这是宝强一家人的悲惨不幸,万万分的不幸;从文学史和现实主义文学的角度说,又是中国历史文化不幸中的万幸:中国文坛上留下了一位共产党黑暗时期的铁窗文学女作家,赢得了一部全新的纪实铁窗新文学作品。或许有人说,恐怕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已经有了一大批大墙文学的作家作品,如张贤亮的《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丛维熙的《大墙下的白玉兰》等等。但是区别是明显的。“大墙文学”定义开宗明义就说了,大墙作品表现的“是一群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在狱内同四人帮恶势力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也就是说,他们的前提还是承认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即血腥专政的合理性的。不过是因为极左路线造成了偏差,党的意识形态需要决定了大墙文学的政治界限,从根本上说,这一批作品也就到此为止,后继无人,也难有进一步的前景。而《上海女囚》所代表的铁窗文学却是完全自由的文学。它已经超越了所有意识形态的界限,彻底踏翻了党政需要的樊篱,百无禁忌。嘲弄和调侃党的套话和教条成了宝强作品的重要语言特色之一。也正因为这样,作品决不看当局的脸色,决不顾左右而言他,所以中国大陆的出版社没一个敢出版这样的作品,个别上海作协的友人曾经努力尝试也都终归失败。这样倔强的文学在当代中国无独有偶,就是廖亦武的《中国底层访谈录》,其余大概只有北大才女林昭的遗诗、遗书,庶几近之;但是迄今为止,林昭的遗稿或遭销毁,或遭散佚,而小说故事更付阙如。此外,以陈凤孝《梦断未名湖》和王书瑶《燕园风雨铸人生》为代表的黑色文库,还有巫宁坤震撼中英文世界《一滴泪》,也描写了中国监狱的黑暗和恐怖,但是仍以陈述和分析为主旨,不属于文学故事。海外尚有齐家贞的小说《自由神的眼泪》和《红狗》。所不同者,齐家贞已经逃出了一党专制的铁幕,生活在自由的澳大利亚,不必担忧作品是否能够出版,更不用担忧分分秒秒的监控和骚扰。

我们回看二十一年漫漫的黑夜,发觉孙宝强的行程是一道闪烁光芒的历史轨迹。六四枪声大作,她的政治良知驱使她误入了中国的政治禁区;牢房暗无天日,从政治禁区里,她的文学良心又推动她义无反顾地踏入了中国的文学禁区。当她大踏步地跨越了精神樊篱之后,境界豁然开朗。金钱、名利、党籍、地位、教条、刑期、乃至生死,都不再遮挡她的视野,她的目光直视爱心和人性。在刑事人犯中她看到了“维纳斯”坐等12小时所表现的诚心,在看守中她领略到了朱队长“多一分钟是一分钟”所给与的关爱。上海的监狱系统应该是中国最现代化的监狱之一,可是在孙宝强的笔下,真实地记录了虹口看守所和提篮桥监狱中的酷刑和虐待。其它省市县乡的羁押单位中的反人性虐囚惨剧就不难想像了。张爱玲不仅有她的言情小说,而且留下了《赤地之恋》和《秧歌》两部描写土改真实历史的长篇,早已成为令所有国内知识分子汗颜的描述土改悲剧的文学绝唱。孙宝强的作品也将为中国、为上海留下六四惨案的文学记录。政治迫害远没有停止,她从提篮桥小监狱出来,回到了上海滩大监狱。跟监、骚扰、打压、恫吓,无日无之。三年的徒刑早已刑满,无形的无期徒刑维持至今。描写提篮桥小监狱的铁窗文学《上海女囚》出版了,描写上海大监狱的当代专制社会文学《上海版高老头》、《猥琐的上海人》描写和剖析当代中国人性格扭曲和思想犬儒的系列作品正未有穷期!

另外,《上海女囚》的语言独具特色,是不同于北方文学的上海文学。上海是吴方言的中心重镇,传统上曾经产生过《海上花列传》这类方言文学精品。孙宝强的作品让人们再一次领略了现代上海方言的语言特色。这也是孙宝强作品在文学意义和文化意义上贡献之一。

备注:

彭小明: 德国《欧华导报》编辑,德国学联主席

《上海女囚》,孙宝强著,香港五七学社出版公司2011年6月出版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