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武振荣   简释香港的六四新语:“平反不如造反” 2011-06-04 04:51:20  [点击:818]
简释香港的六四新语:“平反不如造反”
武振荣

今天,香港人在纪念六四22周年时,出了新语、新意:“平反不如造反”:引《博讯》消息如下:

平反???造反!——香港纪念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繼5月29日參加支聯會六四大遊行之後,香港民運人士再次自發紀念六四22周年行動。6月3日下午,中國民主黨全委會香港地區委員會、中國社民黨香港黨部、公民力量等團體,遊行到“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事處,抗議中國政府鎮壓六四民主運動。
年復一年,已經二十二個夏日了,面對一個自稱“人民政府”的駐港聯絡辦事處,我們來這裡年復一年的呼喊“平反六四”這和平幾近乞求的呼喊,並沒有讓對人民鐵石心腸的專制政權有一絲悔意。
由此 、“平反不如造反”,就自然變成要求了二十二年平反的人們另一思考。茉莉花全國盛開、以暴抗暴接踵而來。今天我們站在“人民政府”駐港辦事處門前、 面對這樣一個政權我們還要對它説什麼?什麼也不用説了,歷史會懲罰它的,也正在懲罰!
我們可以告慰六四英靈的是;不用多久,茉莉花定會開遍整個中華大地,你們和我們一樣,一定會嗅到那沁人心肺的自由之香。
在示威行動中,民運人士在中聯辦門外張掛標語時,警方百般阻撓。但在民運人士堅持下,終於把大標語掛出來:“堅持抗爭,民主一定會到來!"“六四先烈不朽!",向中共示威。

解读上述消息,我以为,香港的民主起步时间虽然比较晚,但是,它一抬步,基点却很高,为什么呢?原因只有一个,在民主没有起步的那些日月里,香港人的自由积累得满满的,所以,在民主的步子一旦迈开后,来自于长期积累的自由力量就势必要把民主推向一个高点。因此,在近100年的时间里,香港作为殖民地时期虽然没有出现过很大的民主运动,可是呢?在长期积累的自由之基础上所迈出的民主步履却是大陆人望尘莫及的。无论怎么说,你都得承认,回归后的香港,在民主问题上已经是大大地“领先”于大陆了。所以,在六四后的历次六四纪念活动中,香港的民众都是像六四时期的中国人民那样的热血沸腾……,于是,在同一个中国的版图内,人们看到了两幅截然不同的政治画面:一个是在香港“活着”着的六四;另一个是在大陆被“禁死”了的六四。正因为这样,所以鄙人认为,要看中国未来的民主的图像,那么,就看一看香港当下的图像!

今天,香港人在纪念六四时出了新语、新意,不用说是茉莉花革命在香港发酵的结果。老黄历上书写的“平反”字样,已经被茉莉花革命之风吹走了,迎来了“造反”的新一页。朋友们,你如果对于新语、新意您没有留意,那么,我的这一篇文章就是要提醒您留意它。

大凡亲身经历过六四的人,可能都不会忘记六四时期中国大学生们的政治境界,他们根本就不是“造反”人,非但不是,他们还是在政治教育过程中走了出来的一代人,对“造反式”的政治运动持“全盘否定”的态度和立场。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他们搞的大学生静坐、绝食运动恰恰是要在“革命的”、“造反的”政治运动之外搞一个由大学生们群体独立(排他)搞起来的样板运动,它秩序井然,同“乱”是没有丝毫的联系的,纯洁得就像一朵花那样。因此,当邓小平所代表的反动派们在把他们的行为同“动乱”联系起来看待时,他们伤透了心。一个饿死自己的人,怎么会“造反”呢?一个要求纯粹秩序、把学生之外的“社会人员”统统拒之门外的纯粹学生运动怎么会是“动乱”呢?因此,我以为这个时候,他们内心受到的刺激是局外人无法理解,就好像一个操守很正的人被当成小偷一样。

如果说“教育”告诉大学生们中国有个“10年文革”的话,那么,在反对“文革”的教育中走进大学的这一代学生们是在离“文革”13年后,搞运动的,因此,不使进行中的大学生运动落入“文革”的窠臼——是他们一个重大的关心,所以,在1989年,他们不把“学生运动”及时地“转化”为“人民运动”是有原因的;其实,这是他们要把的一道“关”啊!所以,拒绝走“造反”的路是他们的一项坚定不移的政治意向啊!通观六四全过程,可以肯定地说,解放军进城后,北京市民义愤填膺地自发“起义”、“抗暴”的这种“革命式”的“造反”的一段,无论怎么搞也接不到他们自觉自愿地拒绝“革命”和“造反”的那前一段上去啊!只是“时间”把两者连在一块了。也就是说,是“六四”——这个日期把“不造反”的学生行为和“造反”的市民行为连了起来。

六四后的若干年里,民运人士研究六四,可是,研究都集中在前一段了,没有人去研究后一段(后一段因为有“辛亥革命”的这个传统,所以它好像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可是在前一段的研究里,“革命”、“造反”的内容怎么也淘不出来啊!我们中国人常常说“沙里澄金”,可是“金”没有“澄”出来啊!为什么?因为“理论”这个簸箕和筛子都不管用,理论家们写了那么多文章,都没有成功,谁料想经香港茉莉花革命之风一吹,在今天的香港纪念活动的巨幅标语里一下子就把把金子给“亮”出来了啊。

也许有的朋友知道,我是对1966年人们造反行为持肯定态度的人,所以,当我看到,香港人的新语、新意时,就万分兴奋,匆忙草就了此篇文章。我以为,茉莉花革命在今天就是要呼吁全民造反,如果在你的记忆中此种“造反”不再是走“朱毛之路”,去钻山沟,打游击,而是人民广泛地贴大字报、发微博、上街、聚集、游行、示威、成立自治组织、讲发自肺腑的话、亮自己的观点……,那么,从辛亥革命到今天,中国人这一百年的历史道路就有一种通盘的价值了,它不仅仅是“历史”,而是“现实”。

2011年6月4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