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李天笑   “六四”何以成为中共的死结 2011-06-04 06:37:00  [点击:1020]
“六四”22周年将近,关于给“六四”平反的话题又被重新提起。据报导,中共安全部门曾私下接触“六四”受害者家属, 希望能同他们协商赔偿金额的问题。但这种在“平反”之外的“私了”形式遭到了拒绝。

这首先是因为中共安全部门提出的方案中没有提到公开调查和司法 程序。其次,“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认为,要谈必须由政府授权相关部门来谈,不能由一二十年来监控她们的部门的人来和她们这些被监控者、受害者来谈。这 是不平等的,这是对她们的侮辱,她们不能接受。再其次,丁子霖认为,安全部门想悄悄地用赔偿来解决这个问题,来分化她们这个群体,这是痴心妄想,共产党太小看人了。

中共这种“私了”行为说明,中共非常清楚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但不愿意承认和承担,也就是不愿意公开“平反”,企图用个案赔偿了结掉。“私了”起的作用是阻止公开申张正义,使手上沾有血债的凶手逃避追究和审判。这为受害者家属所拒绝是理所当然的。

退一步说,如果中共愿意公开为“六四”“平反”,这种“平反”就有了意义吗?由中共主导“平反”,实质还是在保障中共的领导地位。对中共而言,这是在显摆一 种恩赐地位,在证明尽管中共犯过很多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中共都有改过自新的能力,实际上在把罪行转化为错误。比如,中共为右派“平反”和为文革受迫害人士“平反”,这种“平反”形式就是在说,“反右”和“文革”本身没有错,只是在运动中冤枉了人。这就不但掩盖了这些政治迫害的制度性原因,而且证实中共有自我纠错的能力。

其实,所谓为“六四”“平反”其中隐含的一个更根本的问题是,中共作为迫害和屠杀人民的凶手根本没有资格再来主持对被害人家属的任何慰问或补偿。中共面临的是接受清算和审判。任何由镇压者对受害者施行“平反”无疑是对受害者的极大亵渎。

现在的问题是,即使是这样的“平反”,中共也不敢提,不敢碰。这是为什么?这有几个原因。

首先,为“六四”“平反”就等于证明中共是人民公敌,任何中共宣传的“亲民”政策不攻自灭。“六四”是铁证如山的中共屠杀民众的罪行。这种对人民的犯罪仅仅用“平反”是遮掩不过去的。

在“六四”镇压之前,中共总是虚伪地号称站在人民一边,站在占人口95%的民众一边,以人民的名义打击它竖起来的所谓人民的“敌人”。但是“六四”的坦克和 机枪明明白白是对着人民的,为“六四”“平反”就等于说中共是人民公敌,是屠杀人民的刽子手。中共找不到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理由来开脱罪责。换句话说,这 个“反”中共“平”不起,“平反”一起头,就必然把中共置于人民的对立面,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下台、清算、定罪和审判。

其次,中共统治是以 暴力为特征的。要中共为“六四”“平反”就等于要其否定暴力,这是难以想像的。而且“六四”中共开了杀戒,开创了大规模武装屠杀的先例,从此中共的枪口就 再也没有放下。有人说,“六四”是一个分水岭。确实,22年以来,血债套血债,新怨加旧恨,中共已无法清偿。

从汉源、汕尾、瓮安到对西 藏、新疆、内蒙及对法轮功和各种维权人士的屠杀,中共持续地制造出大大小小的“六四”。中共公开的杀性自“六四”一起,就再也遏制不住了。最近中共对内蒙 古发生的一波接一波的大规模示威传已调派当年参与“六四”屠城的主力第38军进蒙待命镇压,胡锦涛5月30日召集政治局会议下达了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中 共军方再次严控军人上网,这一切都表明,中共仍然随时准备采用“六四”屠杀的方法镇压民众。中共根本无法从使用暴力的嗜好中自拔。在镇压民众已成中共维持 统治的基本手段时,要其承认镇压民众错了,恐怕是天方夜谭。

最后,其实今天讨论由中共来“平反”“六四”并无太大意义,这是因为中共已自 身难保。近年来面临风起云涌的群体抗争事件和已有近亿民众参与的“退党、退团、退队”运动,已置中共于全面崩溃和解体的颓势之中。它已恐惧和脆弱到经不起稍大一点的冲击。

在广大基层民众中,党员身份已成为一种难以启口的羞耻。今天的情况与民国灭掉清朝时十分相似,割掉那条中共标志的耻辱长辫已成为进入新中国的必要前提和是否真正向往民主自由的试金石。其实,中共只是貌似强大,在已经“三退”的民众中包括了广大军警人员和高层干部,他们已经是人民的力量,只是现在暂时还穿着解放军、武警和公安的服装而已。人心向背决定枪口的向背,这就是当初叶利欣能跳上坦克一呼解体苏联共产帝国的关键原因,也是辛亥革命起义成功的决定因素。“平反”“六四”这种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地震事件,对人民而言,是一个信号;对中共而言,很可能会引起灾难性的后果。

中共处于进退维 谷的矛盾境地。一方面,民众要求澄清“六四”真相、严惩“六四”凶手的呼声越来越高,另一方面,中共血债越积越大,一动即牵动全局,已经无法承担后果。其 实,解决“六四”问题并不难。一是“谁犯罪、谁承担”;二是公开清算和审判有罪者;三是中共政府下台请罪。但这就触到了中共的根本痛处,于是“六四”就成 了中共不愿碰、也解不开的的死结。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