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我的忏悔------写于六四22周年之际 2011-06-04 07:50:47  [点击:3204]
我的忏悔------写于六四22周年之际

六四至今已经过去22年了,经过22年的历练,很多很多当年曾积极参与争取民主的运动的大学生,现在也都已经达到了各自人生最顶峰,成为各个国家重要机构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但这些曾经为中国民主奔走呼喊的人的社会地位的提升,并没有使22年前的那场民主运动在这个社会打下深刻的烙印,反而随着时间的消逝,这一部分的社会记忆已基本上失亡殆尽。即使有人保留了这一部分的记忆,也只是个人的隐私,不再成为社会记忆的一部分了。

这么多年来,为纪念22年前的那场运动,我说过的话已经不算少了,为此也骂过一些人,骂中共就更不在话下了,到现在,那些说过的话我已经没有兴趣再说,骂过的人,包括中共我也没有兴趣再骂了。但我还是想说点什么,少部分是为了纪念因那一次事件失去生命的同学、同胞,让他们孤独的灵魂继续得到多些许的慰籍,同时也是表达对因那次事件受到伤害的人们的一丝安慰。但更多的是为了安慰我自己,安慰自己的灵魂,使它能平静下来,使我好继续过自己还算平静的日子。

那么,还有什么值得说而又没有说过的呢?我现在能够想到的,只有忏悔了。忏悔自己当年的懦弱,逃避,当北京镇压的枪声响起的时候,坚强的人还在勇敢地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的时候,懦弱和逃避无疑是对牺牲者的可耻的背叛。而我正是这样的背叛者。

当时如果象我这样同情北京的运动,又不在北京的人能够在枪声响起之后拿出勇气,走向街头,中共的镇压就决不会如此地顺利,当年的运动也就很有可能取得成功。因为中共不可能在全国的大城市实施镇压行动,一则它没有足够的可靠的镇压武力,二则并不是各地的地方政府都赞成镇压,很多地方政府是在北京枪响后很久才向北京表态的。当年运动的失败,北京之外的地区的向往自由的人们是不能不承担责任、接受历史的责备的。

过去,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当年的怯懦,更没有意识到正是由于许许多多的象我这样的人的怯懦的逃避,才给了中共蛮横的底气。今年,看到中东人民,特别是利比亚人民的行动之后,才知道这个世界真的有视死如归的勇者,不是孤立的个体,而且整个的城市、整个国家的人民。中国人一直号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连之一都不爱加的,但跟中东的人民比起来,优劣对比实在是太强烈了。面对世界上各优秀的人民,我实实在在地感到羞愧。

随着时间的不断消逝,我们这些六四的亲历者用不了多久就要退出历史的舞台了,我真诚地期待在那些亲历64的同辈人中能有人有力量把64的烙印刻在中国的历史上,而不需要让后人来做这工作。这样,我愧疚的心才会得到最后的平静。但我估计,我的期待落空的可能性是几近无穷大的。就象我22年前期待能有军队起来反对中共一样。

最后,我想再说点题外话:我不认为中共会在人民反抗的怒火中被推翻,经过那么多年的统治,人民早就被治成了一盘散沙,任何个人冲天的怒火,对中共来说,都不过是一点星星之火而矣,散落在960万平方公里的星星之火,不可能有机会燎的。能够动摇中共统治的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军事政变,也就是中国历朝历代都有过的军权抢夺政权,这一幕最终还是会在中国上演。只是我认为不会是在近一、二十年内发生。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