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刚   六四之日,晒晒六四黑手王军涛 2011-06-04 14:01:15  [点击:4308]
我这里不过是揭示一些与我有关的一些真相。有些人看了我的文章后说我卑鄙。我真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说我卑鄙,仅仅是我将那些卑鄙之人的龌龊事揭露出来就是卑鄙吗?

我刚到美国时,王军涛曾经安排我到一些学校演讲。每当我演讲时,王军涛都会在我演讲前和演讲后反复介绍说:“我要将刘刚安放到学校,专门做学生工作。”每每说到这里,王军涛还十分夸张地做一个拿起棋子下棋将军的动作,十分夸张,弄得我跟他辩也不是,不辩也不是。

有很多人听过王军涛这番话,有些人都能跟我倒背如流。吴宏达学王军涛的口气和动作尤其逼真。吴宏达还多次跟我说:“你看看王军涛,还把你当成个人吗?那是在下棋,还是将你当成一条狗?”

我不去跟这些人多作解释。

还有一次我去见哈佛大学政治系主任麦克法夸教授。教授跟我说他曾破例接收了四名中国著名人士为学生,他们是胡平,吾尔开希,张伟,和王军涛。现在已经有两个中途退学,一个学有所成,王军涛能否成功他还没有信心。他希望招我作门徒,这才有望将他的成功率提高到50%。我后来才知道,一个学校的退学率对一个学校的声誉损害极大,对常春藤学校的评级至关重要。麦克法夸教授破例招收的四名中国学生就有一半以上退学,可知他当时压力有多大。所以他十分慎重,对我进行严格的面试。当麦克法夸教授让我谈谈我对魏京生的看法时,我想这大概是教授考考我的政治见解罢。尚未等我回答,坐在一边观阵的王军涛立即抢答说:“你们美国人必须尽快在我跟魏京生之间做出选择。这只能是一个不二选择。”

顿时让在场的几个人都目瞪口呆。我当时并没有完全听懂王军涛的英文。是那位美国翻译南希后来跟我反复提起这段话。南希还经常用这句话去奚落王军涛。


到国会见议员,见国务院官员,见NED官员,见台湾军情局,王军涛讲的就更是夸张啦,反正他知道从来都不会有人去核实这些话。王军涛竟然当着我的面将我在国内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诸如发起民主沙龙,成立高自联等等,都说成是他安排去做的,说我做的事情都是他们的团队所安排的工作。还将国内正在被抓被监控的人都说成是他的人马,我知道那些人跟他更是八杆子都打不着。这真让我目瞪口呆。

十多年了,我一直不去跟人解释,也不曾揭穿王军涛的这些谎言。但是,当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他对王炳章落井下石,私下里还几次诽谤打击高智晟,还有居然能够厚着脸皮当我的面跟我说他是茉莉花行动的发起者,真让我感到这世界不能有比这更无耻的了。

记得在胡锦涛访问美国那一段时间里,我几次给王军涛打电话,希望我们能共同推动中国的茉莉花行动。王军涛几次都跟我说又是我在儿戏民主,他有许多党员需要他帮助去填表搞政治庇护,没有时间去搞什么茉莉花行动。

可等到了2月20日以后,王军涛经在电话中跟我一再说他是茉莉花行动的发起者。我跟他说,如果想推进茉莉花行动,不妨给自己任命个总指挥总设计师之类的头衔,那不需要什么过硬的证据,可是给自己贴上茉莉花行动发起人的头衔就应该有证据了。 王军涛跟我暗示,那个在2月17日从树洞里发出的茉莉花行动号召书就由他们的人发布的。我让他去看看我在1月1日,1月12日,2月12日,2月17日发表的茉莉花行动号召书,让他知道树洞发出的那个不过是将我的号召书改头换面又发了一次,而且警察已经这样做过好几次了,包括用我的Email大量散发。王军涛竟然对我说他从来不看我的文章。我说我可以给他寄去。他跟我说他根本没时间看,他每天晚上都要通宵达旦给那些政治庇护的党员填写个种表格,没时间看茉莉花文章。我真感觉到这种人是无药可救了,这才给他下猛药,让他早日梦醒。

我还在北大时,王军涛就有一群小哥们包括张伦等人在各个大学里给王军涛大造舆论,每当我问起王军涛的丰功伟绩,张伦这些人第一句话说的就是王军涛有毛泽东的魅力。这是让我最最反感的话。然后就会说王军涛是最年轻的四五英雄,是最年轻的团中央委员。至于四五英雄有何英雄事迹,他们就说那首著名的“洒泪祭雄杰”的四五名句就是王军涛的力作。我后来几次当面向王军涛求证,他是否就是那首诗词的作者,王军涛从来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反倒反问我,你知道有多少人冒充那首诗词的作者去领奖吗?好象他不曾去领奖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还说,世界上所有的历史都不是人们去创造的,而是象司马迁这样的人写出来的。这无非是戈培尔的“将谎言说上一千遍就成为真理”的翻版。看看王军涛现在不遗余力地利用华哥,利用各个中英文媒体为他的中国茉莉花行动发起者的宣传攻势,就知道他还是信奉戈培尔的这句名言。

在后来,当我们被关进秦城监狱时,有一个美国人叫罗宾的写了一本书,署名就叫“天安门运动的幕后黑手”。从此王军涛就以幕后黑手自居了。我到美国后翻了一下那本书,我一看便知到这都是张伦白桦这些王军涛的铁哥铁姐们讲述的有关王军涛的一些传奇故事。但是如果仔细看那本书,除了讲述我的民主沙龙,高自联的事件还是同天安门民主运动沾点边,看不到王军涛做了什么跟天安门太多沾边的事情,也就是反反复复说我是他们研究所的职员,我的一切活动都是他们团队的一部分。仅此而已。

我对此一直都不去予以纠正。这也就让王军涛以为他可以随时对我进行剽窃和掠夺。我当然再也不能惯他这种毛病。到此而止。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7-02 20:26: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