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春秋冬月2   艾未未工作室成员:恶,也是需要被证明的 2011-06-04 18:45:37  [点击:645]
 恶,也是需要被证明的
两年前,我偶尔在《天涯》上看到艾未未调查521地震遇难学生名单的访谈,他说:当这些儿童被遗忘的时候,他们才真正的死去了。直播突然被中止。後来我给他写了封邮件,希望能为孩子们做点什么。此後的两年时间里,我基本每周都去他的工作室,草场地258号。当时已有几十个志愿者到遥远的灾区寻找名单,我把他们发回的名字录入电脑,逐个打电话给家长核实。几个月後,我们奇迹般地找到了5197个孩子的确切名字和详细信息。
可是他还想知道这些孩子为什么会死去。2009年底,我们一起写信给中央,四川省和灾区的每个县市政府部门,要求公开521地震的完整信息。艾神(艾未未)说,我们是替那些不能提问的人提问,我们要问出真正的问题。我们反覆修改,系统地整理了上万个问题,写了一百多封信给教育,建设,民政,财政,公安,基金会部门,但他们无一例外地拒绝回答:该公开的已经公开了,没公开信息的你们无权知道。 我问艾,你明知道他们不会答覆你,为什么还要问呢?他回答:恶也是需要证明的。
为了证明,艾未未去了三次成都,我也都去了。第一次是09年谭作人案开庭,他作为证人被邀前往,半夜成都警察破门而入打了他脑袋一拳,一个月後他脑出血差点死掉。第二次他是去成都西安路派出所报案,警方做了笔录,然後就杳无音信了。第三次他带着律师一道前往,到金牛公安分局索要报案回执。结果国保便衣把他衣领子都撕破了,他无功而返。成都警察说他装神,网友从此以後干脆就叫他“艾神”。有人说可以用私人关系找到打人警察,私下解决。艾神一口回绝,他坚持像普通人一样报案,起诉,上访,把所有程序走完,记录,公开,让事实清晰的呈现出来。他说:没有记录下来,没有公开的事情就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谁的帐都不买 521遇难学生家长来北京上访,不少要专程来见他。一年当中,有6、7拨来自不同学校的家长来草场地。他接待,采访,见家长们拮据,他细心地给家长留些钱,嘱咐我走前给。家长们不肯收下走了,艾神埋怨我笨。 艾神天真好玩经常会有网友背个包来找他:艾神,我想在你这呆着做点事,行不?艾神说,好啊,你就呆这儿吧。他经常会突然蹦出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比如七一罢网,521两周年的“念”活动,扮李庄合唱,夜访余杰,献锦旗给新浪,采访“五毛”等,而且马上付诸行动。有网友们说我们也想去啊,然後就一堆认识的,大部分是不认识的网友一起闹腾。 但艾神谁的帐都不买。他讨厌一团和气,讨厌一切门派,甚至开玩笑说把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得罪光才好玩。2009年四川省政府专程派了个小组来北京找他谈,希望他能停止学生名单调查,他拒绝了。2010年上海政府来北京找他,希望上海工作室拆迁大事化小,价钱好商量,他坚持一切公开。2011年他拍摄乐清、钱云会纪录片,温州市政府外宣办负责人专程来北京与他商量,为社会稳定能否停止拍摄,由他们补偿所有费用,他谢绝了。 两周前,3月30日上午,一群警察涌进了工作室,以检查消防的名义检查了办公室,宿舍,仓库和住所,并强行登记所有人员证件。第二天晚上8点,又有14名警察进入登记工作室人员证件。艾神当场念“身分证法”条款,指该检查无法律依据,但他们仍强行进行了检查。4月1日早上,10多名朝阳分局警察第三次进入工作室登记了所有人的证件。
4月2日,是连续三天查证後的第二天,艾神离京前一天,我们在院子里晒太阳。艾神淡淡地说,我现在很危险,他们不仅查了这儿,也查了路青(艾未未妻子)的工作室。国保曾几次提出让我当政协委员,我没有接受。但你们应该不会有事的。我说,你怎么可能被带
走呢。他说,这个国家有觉悟的人还是太少了。 那天正好有十几个学生网友来工作室看他,他们在人人网上约了一起来的。意外地,艾神邀请网友和工作室的人一起午餐。饭後,艾神与我们工作室的人一一紧紧拥抱分别,当时只觉得艾神略带伤感与不舍,与平时不同。 4月3日早上8点左右,艾神在机场被带走。中午12点,工作室同事电话告诉我:几十个警察来工作室搜查,8名在场人员全部被带走到了南皋派出所。搜查一直持续到下午6点多,工作室和宿舍所有电脑主机,硬盘,笔记本电脑等都被带走。凌晨3点警方释放了最後一个员工後,工作室断电了,门口停的警车24小时盯哨。 我们和他的妻子路青等待着,可是24个小时没有消息,48小时仍然没有任何消息。 艾神预见了今天 半个月过去了,不仅艾神下落不明,艾未未工作室的志愿者,员工竟也被相继绑架,失踪。4月3日,志愿者文涛,《环球时报》前记者,在距离工作室不到300米的地方被几个陌生人强行拉上一辆车带走了。4月8日,公司的出纳胡明芬失去联系。4月9日晚上,公司的建筑设计师刘正刚,被几位便装男子当着他妻子的面绑架走了。4月10日凌晨,艾未未的司机张劲松在草场地与朋友分开後失踪。 当一个国家的法律无法保护一个普通公民时,我只感到悲哀。 艾神预见了今天。去年11月,上海当局要强拆他的工作室,他被软禁在北京家中,那天他吃着朋友送来的饭盒,笑着说:将来不管定我什么罪,我都是政治罪。 艾神被带走後,《环球时报》发社论批判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身边也聚集了一批像他这样的人。”如果我是其中一个,我深以此为荣。 “老妈蹄花”的正角浦志强律师说:没他,睡着了都会吓醒。他那胖大身躯是座山门,挡住了很多风沙。他真不在,我们就都悬了。得去找他,好让他扛事。 寻找艾未未。 【作者为艾未未工作室成员】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