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春秋冬月2   美国之音记者海涛:“六.四”已死,威权当立? 2011-06-04 20:07:33  [点击:646]
“六.四”已死,威权当立?

美国之音


〔美国之音记者海涛2011-06-03华盛顿报导〕“6.4”事件22周年之
际,形势出现微妙的变化。北京“有人”找到死难者家属,希望用钱
解决问题;茉莉花散步的脚步声方才减弱,内蒙草原上又响起了抗议
的呼声。“6.4”是否已被人们忘却?威权是否已经成为国民的选
择?

北京“有人”找难属,希望用钱解决问题

让世界瞩目的北京“6.4”事件马上要22周年了。死难者家属20年如
一日地呼吁上书,今年终于有了“结果”,“有人”两次找到某难
属,希望用钱来“摆平”事件,抚平伤口。据难属艰难统计,起码有
几百人在那次杀戮中丧生。

难属丁子霖、张先玲、徐珏说,难属的诉求,20多年来都是石沉大
海,这次“有人”希望用钱来解决历史难题。这对难属来说是“新鲜
事物”。难属徐珏说,难属有三个原则:一是真相,二是赔偿,三是
问责。

如何处理“6.4”后遗症,北京深感棘手

难属徐珏透露,有人2月以来,几次找“个别”难属,希望讨论赔偿
问题,但吩咐不能同整个难属团体谈赔偿问题,更没提到真相和问责
问题。有报导说,“来人”对难属说:“真相、问责不好办,至于赔
偿,多少钱能解决问题?”

不管北京当局对难属的问题以及态度如何反应,研究透彻20年前的
“断然行动”给今天乃至今后造成何种影响和后果,对各方来说仍然
是一个巨大和棘手的难题。

BBC报道说,89年“6.4”到现在,中国大陆发生巨大变化,尤其
在经济方面和国际交往方面,所以中国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现在再
重提“6.4”,意义已经不大。

丁学良:“6.4”仍有深刻重要影响

不过,报道援引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者丁学良的话说,有两个因素,
使得89民运和“6.4”精神在今天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现实中,“仍
然有着深刻和重要的影响。”

这两个方面是:现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使得后来出生的年轻人,可
以从新媒体上了解六四真情。其二,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贫富差距
加速拉大,许多没有或很少获利的老百姓,积累了不少怨气。

“6.4”仍然是被禁词汇

在中国搜索引擎百度,输入“六四22周年”这样的关键词,结果一条
相关链接和网页都没有显示出来,可见“6.4”在中国互联网防火墙
中,还是一个被禁词汇。

《多维》:“6.4”22年,民运已死?

据称转手后把编辑部搬到北京的原美国新闻网《多维》,星期三(6
月1日)发表署名陆一的长篇文章,题目是:《六四二十二年祭,海
外民运已死?》

文章简单综述了最近发生在中国和香港和“6.4”相关的事情:北京
天安门事件难属得到“赔偿”许诺;近来当局对北京异议人士的打
压;香港纪念“6.4”的游行。

《多维》:“6.4”22年,国人已渐忘

文章说,“6.4”事件已经过去22年了,虽然还有人指责“6.4”事
件(记者注:作者想说的可能是八九民运)是一场祸国殃民的运动,
也有人还在质疑和痛批共产党当年所为,但许多亲历此幕的人已经渐
渐淡忘,年轻一代更对此知之甚少。

文章说,中国政府对“6.4”事件的态度在22年之后也发生了微妙变
化,从旗帜鲜明地反对到淡化处理,甚至传出了平凡(记者注,想是
“平反”之笔误)“6.4”的只言片语。

海外民运已消亡?

文章说,中国官方对始终深涉政治的刘晓波态度强硬,对远离政治的
“李录们”则有所缓和。“海外民运已经没有了合力,日渐成为一盘
散沙,难掩落魄与失败。”文章说,香港是22年来唯一一个持续对
“6.4”有所表示的地方,但也已经成为香港的一个政治符号。“如
今又到‘6.4’,反思与追忆已成主调,人们不得不问,中国的海外
民主运动是否已经消亡。”

文章接下来话锋一转,用大段篇幅,强烈批判和抨击了“海外民
运”。接下来文章的小标题是:《海外民运声名狼籍;标榜的民主为
何物?》文章整个行文语气、逻辑和例证,得出结论印证了该文的标
题:89“6.4”已故,海外民运已死。

不过,设在美国华盛顿的智囊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斯瓦茨
(Dale Swartz)发表文章,分析了不久前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和89民
运的分野。他认为,中共严厉镇压异议思潮、人士以及活动,最近一
段时期尤其严重,主要迹象包括抓捕艾未未。

斯瓦茨:89民运和中东北非革命异同

斯瓦茨说,短期内,中国不可能发生中东北非那样的事情,但是,这
种阿拉伯式革命的针对性,两者却的确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斯瓦茨说,尽管中国每年发生许多社会动乱(中国自己的话是:群体
事件),但茉莉花散步这样相对小的事情已经足以让中共感到震惊与
不安,因为,这种事情,源自非常有能量的、以中产阶级为核心的一
批人,这批人由于缺乏政治自由和其他机会而感到非常不满。

斯瓦茨:中共维稳机制几十年一贯制

斯瓦茨分析了天安门民主运动和影响。他说,面对群体事件北京当局
显得紧张万分,这里面有诸多深层原因:中共如何处理内部稳定?它
们的维稳机制、方法,几十年一贯制。一有风吹草动,就想起了22年
前的89民运和“6.4”。最近几年海外得到的证据表明,89年民运最
高潮时,共产党政权几乎垮台。

斯瓦茨说,“6.4”之后,中共保守派就认定,对所有的异议运动、
活动,所有的异议思潮,都必须采用坚决果断的手段加以镇压或压制
下去。

魏京生:89民运和茉莉花运动各有千秋

在华盛顿,流亡美国多年的中国老资格异议人士魏京生认为,茉莉花
运动和89民运一样,自有其可取之处。他说,每一场革命都有其时机
和环境。魏京生说,当年89民运,“运动搞得是轰轰烈烈。包括苏联
和东欧,最后成功了。”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对美国之音说,参加
茉莉花散步的人虽然不多,但冲击很大,当局恐怖万分,如临大敌,
加紧镇压。

胡平:89民运为后来运动积累宝贵经验

旅居纽约的另外一名资深民主理论研究者胡平也对美国之音说,虽然
茉莉花革命,在当局强大威摄下没有发展成22年前那样的民主运动,
但是,它为未来的抗议活动热身,积累了宝贵经验。

30多年前在北大当学生就竞选人大代表的胡平说,今年茉莉花革命和
89民运一样,也是民众自发民主运动。如果茉莉花革命能够形成22年
前的规模,必定会给最高层带来极大的震撼,赢得推动政治改革领导
人的支持。“当年赵紫阳就是例证。”

〔原载《美国之音中文网》2011-06-03;http://www.voanews.com/
c
hinese/〕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