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新大陆人   zt芦笛:张东荪的历史罪恶(一) 2011-06-06 13:46:27  [点击:1181]
芦笛:张东荪的历史罪恶(一)

送交者: 若迷 2011年06月05日03:29:27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张东荪的历史罪恶(一)



芦笛


本来懒得去揭张东荪那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老贼的底,无奈我前些天见若迷批张鹤慈造谣诽谤胡适的垃圾文字,不合多了句嘴,于是便又引出这文章来。勿过,我现在反正处于“两个革命高潮之间”,闲着没事,便写篇文章也无妨。

却说那天我跟帖评论道,老张之所以要造谣胡适诽谤,硬说胡适“提前消费了十年的洋博士”,乃是出于嫉恨。这评论有诛心之嫌,乃是我最忌讳的,因此过后心中也有点忐忑。但我仔细想想,觉得非如此实在无法解释张鹤慈对胡适的莫名其妙的执着的憎恨,which完全到了蛮不讲理、不由分说的地步。

记得老张先是拿吴国桢的事与雷震案说事,造谣诽谤,无所不用其极,硬要说胡适是蒋介石那大独裁者的“诤臣”,只合万众批判。我实在看不下去,因写了《胡适的英明选择》(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726510),告诉大家胡适与吴国桢的争吵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老张是我的朋友的朋友,虽然我从不认为友谊可以延伸,朋友之友未必是我友,朋友之敌更未必是我敌(其实本人只有“公敌”,并无私敌,庶几做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讲的话),但笔下毕竟还是留了点情,虽在文中写了这段话:

“如果说胡适是蒋介石的‘诤友’或甚至‘诤臣’的话,则那些附逆者的人生最高境界便是放弃全部尊严,对主子的无情打骂甘之如饴,争做舔痔吮痈的佞臣,为此写下了中国文人史上最丑恶的一页:黄炎培因为儿子黄万里被打成右派而和他断绝关系,郭沫若出卖儿子郭世英于前,见死不救于后……”

但还是尽量控制住自己,没有点出张东荪那祸国老贼的名。其实正如本文行将介绍的,那老贼对中华民族犯下的大罪,远远超过郭沫若与黄炎培或任何别的佞臣。我当时想,点到为止即可。若张鹤慈有点自知之明,有尊重事实、向truth投降的道德勇气,并非行将就木还要靠“伟大的爷爷”出名的猥琐男,则以后当自惭而退,再不会聒噪了。

殊不料此人腔子里长就了混混的下水,颈子上长了孙大圣的72个头,砍掉一个又来一个,抓到什么就扔什么,最后连“胡适是假博士”的谣都造出来了。这种烂污德行,似乎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因为大家崇敬胡适那种先知先觉、特立独行的独知,鄙视在神州陆沉时附逆的鹰犬,而老张那伟大的爷爷不幸就是鹰犬之中最恶者。胡适的仁义智勇,反衬出了鹰犬们的不仁不义不智不勇,因此老张决不能容忍,一定要出来诽谤之。这虽然是阴暗心理分析,为我素来深恶痛绝,但舍此还真无法解释张鹤慈的奇怪言行。

尽管如此,我毕竟还是觉得那评论违反了我的道德标准,心里颇为不安,甚至一度动念去把那跟帖删了。不意张先生为此特地写了篇四六不通的垃圾文字,证明他张家三代人都是坚定的反革命,反而证实了我那阴暗猜疑一点都不错:在张先生,“诋胡”确实是为了“卫张”,证明胡适是蒋介石那大独裁者的走狗的目的,是为了衬托张东荪才是大众该学习的反共“独知”。在他,这其实是一场家族圣战。

这就令人忍无可忍了:捍卫吹捧“伟大的爷爷”是人之常情,中国人尤其如此,可以理解,值得尊重;在行将就木之年还得靠“名孙”出名,也是猥琐男乃至猥琐翁的专利。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未便求全责备,更不能强求一律。但文明世界的规矩,是正当的广告只能吹捧自己,不能靠贬低他人来建立自己的名声。既然老张要这么干,那说不得,我就只好扒下张东荪的画皮来,给大众看看那下面藏的到底是什么好东西了。

首先必须确定的最起码的事实是:

1) 共党政权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血腥、最反动的极权政体(totalitarian regime),其特点是抢夺了全民财产,霸占了国家的一切精神与物质资源,剥夺了人民的全部自由,其黑暗程度令纳粹瞠乎其后,坐火箭都追不着。后毛社会从苏式极权制度进化到了纳粹式极权制度,就已经是天翻地覆的伟大进步了。由此可见毛共社会有多黑暗。

2) 毛共社会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奴隶社会,其特点是原有的阶级与阶层都被消灭了,人民被改造为单一的奴隶阶级。在这种社会中,绝大多数人民只有职业之分,并无阶级之别。不管是干哪一行,其与生产资料的联系方式、在社会生产中所处的地位毫无区别,全都是会说话(而且只能说党规定的话)的工具,还必须是“驯服工具”(这是叛徒内奸工贼刘少狗的号召)。全社会只有两种人:奴隶与监工(鬼话所谓slave-driver)。在历史上唯一与之有三分相似的,只有髪匪建立的“太平天国”。

3) 毛共是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有计划、按比例、高速度地大规模虐待残杀人民的最凶残、最血腥、最横暴的政权,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以虐杀人民为主业乃至唯一职责(所谓“以阶级斗争为纲” )的政府。毛共大规模屠杀百姓的“多种经营”方式花样百出,层出不穷,极富创意,不但在“解放”之初就以“清匪反霸”、“镇反”、“土改”等运动屠杀了数百万前国军军人、国府官员、地主等等,以后又每年至少一次残民运动,“三反”、“五反”、“肃反”、“反右”、“拔白旗”、“反右补课”、“反右倾”、“四清”、“文化大革命”,大运动里还套小运动,例如文革里又有“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等等。至少有一亿人直接或间接遭受迫害。毛共更以暴力“土改”、“一化三改造”、“公社化”等运动抢夺了全国人民的全部私产,霸占了全国资源,以反智主义蠢动摧毁了国民经济,招致饿死数千万人的大饥荒。最近连官修党史都不得不承认,1960年一年内,就有一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哪怕是后毛共,至今仍然以“维稳”为政府最重要的职责,其“维稳”预算连年超过国防预算,不仅不惜滥用民脂民膏来维持其权贵统治,而且竟然把主张和平改良社会制度的刘晓波都抓起来并判重刑。中共至今还在滥捕无辜,甚至堕落到用黑客手段大举攻击海外论坛。

4) 毛共是以辣手摧毁一切中西文明精华的反智主义政权,不但在中国历史上见所未见,而且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就连他们的主子苏联人都没这么干过。毛共政权发动了所谓“文化大革命”,动用国家暴力,以一切手段毁灭文化遗产。在所谓“破四旧”运动中,不但大小庙宇横遭扫荡,就连曲阜的孔墓、杭州的岳坟、四川灌口李冰父子的塑像都被统统平毁,孔子的尸骨甚至被刨出来游街。在“红色恐怖”下,人民被迫进行了“烧书人民战争”,无数珍本秘笈名贵字画统统化为轻烟。整整十年内,一切学校都被关闭,代之以不同级别的扫盲班,制造出整整几代文盲半文盲,造出了巨大的文化科技断层。这种烂事,就连在抗战八年的空前民族灾难中都没发生过。即使是今天,中共仍然肆无忌惮地用西式摩天楼彻底扫荡“文化中国”的一切人文景观,使得“文化中国”惨遭毁灭,“中国”完全成了个地理名词。他们更厉行思想专制,坚持伪造历史,压制学术争论,实行愚民教育,甚至铁腕整肃良心犯,思想犯。

5) 由上可知,中共尤其是毛共推行的政治制度,乃是人类堕落的极致。和它比起来,一切魔鬼都成了天使。两害相权取其轻,在这种史无前例的暴政面前,任何旧式专制制度都是天堂。因此,在神州陆沉之前,参与抵抗那邪恶统治的人都是正义的,进步的,文明的,附和那邪恶政党的都是罪恶的,反动的,野蛮的。

6) 即使是在所谓“训政”时期,国府实行的仍是开明专制,其开明程度为今日中共骑马也追不着。大学从来享有高度的思想自由与学术自由,人民更是享有高度的经济自由。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沽名钓誉搞宪政,任何政党,只要不参加武装暴乱或是武力割据,都可以参与竞选,致使共党以“民主”为武器,发动了大规模的颠覆活动,以“闻李事件”、“一二一事件”、“较场口事件”、“下关事件”、“沈崇事件”等为突破口,掀起“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在国统区成功开辟了“第二条战线”,令国府陷入“全民包围之中”。老蒋在逃到台湾去之后痛定思痛,这才实行“白色恐怖”。若他在大陆时就这么干,那大陆人民也就可以幸免共祸了。任何一个稍微正常的过来人都可以告诉你,国民党治下是自由多少的问题,共党治下是毫无自由的问题。国民党在台湾的所谓“白色恐怖”,在有常智的大陆人看来简直如天鹅一般洁白,如新娘的婚纱一般使人动心——起码人家不无缘无故“一日三遍打”,从不让你消停,让你日夜生活在入骨的恐惧之中,哪怕逃到海外二十多年,有时还会从噩梦中惊醒,就连上网写文章也不敢暴露真身吧?

这当然是事后说现成话。老蒋不可能不顾美国人的压力和所谓“第三势力”的反对,在大陆坚持“训政”直到戡乱结束。《毛主席用兵真如神?》有一节是“蒋匪帮的贡献”,试图检讨蒋介石对大陆沦陷该负的责任。在其中我指出,当时国府面临的问题是中共武力割据,而与中共绝对无可能共存共荣——人家的字典里非但没那一条,而且“调和”、“妥协”从来是批判重点。因此,当时需要的不是民主,而是独裁,使得国家处于战时紧急动员状态,这才能倾全国之力去戡乱。但我也指出,老蒋真正的悲剧不是“民主无量”,而是“独裁无胆也无力”——国民党派系林立,他连自家的嫡系将领都指挥不动,怎么可能效法中共去搞极权统治?只有溃退到台湾去之后,这问题才算最终解决了,台湾人因此获救。所以,如果他们不是那么白痴的话,趁早还是把那丢人现眼的“白色恐怖纪念墙”推平。

以上这六条起码的基本事实,估计张鹤慈先生顶多只能否认最后一条里的半条吧,也就是逃到台湾后老蒋不该搞独裁。他纵是满腔下水比较浑的混混,也不至于昧着良心愣要说老蒋在大陆的“独裁”与中共无本质区别吧?而若是他真有道德勇气承认前面那五条半,就不能不承认张东荪是个对全民犯下了大罪、死有余辜的老贼,只合被后人代代唾弃,如立在岳坟前的那几位一般。

(困了,要睡觉去,醒来再续)

作者:芦笛 在 芦笛自治区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