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中国工党 研讨会致西藏流亡政府新总理洛桑深格的祝贺电   2011-06-06 18:37:58  


作者: 中国工党   安乐业在研讨会上的发言:展望达赖喇嘛退出政坛对中国的影响 2011-06-06 20:08:36  [点击:659]
在“西藏的民主改革与中国大陆的民主改革”研讨会上的发言:展望达赖喇嘛退出政坛对中国的影响
安乐业


笔者认为谈论达赖喇嘛退出政坛对中国的影响时,必须要从国际反响中审视中国对此事件的反应。才能大家有把握勾勒出比较相近或大致的轮廓。

达兰萨拉,北京和国际三角互动

首先,达赖喇嘛退出政坛的声明发表之后,就成了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几乎没有反面的评价,而且,国际议会支援西藏网络(INPAT)派遣西藏大选观察团(TEOM)亲临世界各地的藏人选举场所观察,并观察团发表的一份评估报告中给予了赞扬和肯定。同时,依据媒体,新德里常驻的多国外交官员通过西藏议员祝贺流亡藏人新选出的流亡政府首席噶伦,并他称呼为“总理”。

其次,北京政府官方网站发表署名文章。一方面,质疑达赖喇嘛退出政坛的诚意;另一方面,预见性地批评流亡藏人新选出的首席噶伦称其为“恐怖分子”。但是,新选出的首席噶伦洛桑颡盖博士在当选后首次接受美国之音中文组专访中强调,“对话的大门是敞开的,而且,我在2005年访问过北京,当时未能探访西藏,现在很想去西藏。”

通过以上三个方面的互动看,北京把西藏问题上同时亮出了“时间牌”和“恐怖牌”。这说明达赖喇嘛退出政坛对北京构成了对藏战略的挑战,否则,北京轻易不会亮出两张牌在同一时间内。从而人们领略到酝酿已久的“西藏问题达赖化直至圆寂,并准备后达赖喇嘛时代划为恐怖化”的连环设计无法延续。因为,达赖喇嘛已经退出了西藏政坛,又恰逢“反恐局势”也跟随本.拉丹的死亡拉开了“后反恐时代”帷幕。

西藏问题达赖化难以如愿

围绕这个核心问题,曾达兰萨拉和北京经历了舌战到谈判,谈判到计谋战阶段。现在达赖喇嘛成功地撇开了“西藏问题达赖喇嘛个人化”的围困。短期而言,至少促使以下两个结果:

1 北京除了“不承认”之外,一时半载找不到最适合的对策。

北京在西藏问题上的一贯立场是“不承认西藏有问题”和“西藏流亡政府无权代表藏人利益,真正的代表是西藏自治区政府和北京政府。”因此,以往岁月中北京把西藏问题说成达赖喇嘛个人的前途问题。现在达赖喇嘛放弃了一切个人的政治前途和摘下了五世达赖喇嘛直至十四世达赖喇嘛领导藏人的政治桂冠。

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近期接受《中国西藏》杂志记者的专访时,他重点强调“第一,对方的身份只能是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西藏流亡政府没有合法性,没资格和中央代表对话;第二,接谈的内容只能是达赖喇嘛,顶多再加上他身边一小部分人的个人前途问题。”又“西藏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说,达赖喇嘛可以有条件地返回西藏。”

现在大家有理由说,北京是否准备将西藏问题简化为流亡藏人回家的问题?仍需留待观察。

2 达赖喇嘛在世阶段,藏人至少不会公开放弃“中间道路政策”,也并非没有变数。

新当选的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伦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专访中强调了两点:

(1) 他支持“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2)又强调争取恢复1951年前的藏中和睦相处的关系。

从这个专访看,达兰萨拉是否将提出北京政府因签署公约而不敢直接反对的“民族自决权”?仍需留待观察。

流亡藏人民主制与中国民主化

从达赖喇嘛退出政坛和正在进行修改的《流亡藏人宪章》的角度看,“民主和自由”为主题。只要中国人愿意站在双赢的角度去加以利用和正视,西藏问题本身具备现实中国其它问题难以达到的优势和软势力,而且,推动中国民主化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渴望中国走向民主的人来讲,这是百年难遇的一次机会,真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应当珍惜此时此刻,但是,从北京来说,又是一次重大的挑战。不过,也不是没有化险为夷的良方。
这取决于两点:

1 北京今后能否拉近党的利益和人民利益平衡的状态?

北京一直宣传“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是,现阶段处于“口头”而非“行动”之中,因此,拉近党的利益和人民利益平衡的状态属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付诸了行动,也是中国人唯一能够拉平贫富差距的选项,所以,理应达赖喇嘛退出政坛对北京受到一些启发。

2 北京是否愿意通过解除“言禁,报禁,行禁”步入“总书记立宪制”?

假如北京愿意自我改革,现今民主体制在“总统制”,“内阁制”,“君主立宪制”和“准君主立宪制”内运行,因此,北京有必要开启第五道民主运行轨道,即政改推向“总书记立宪制”。如此能够维护民众的权益,又能保护党的利益。既有中国特色又符合民主潮流。 其实,达赖喇嘛在这方面做了楷模式的典范。
值得一提是近期李光耀和吴作栋联合声明“离开新加坡政坛,给年轻一代领导新加坡的机会”也至少受到了达赖喇嘛退出政坛的间接影响。

北京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西藏流亡政府是否有合法性和对北京政府对话的资格?一方面,北京仍然否定西藏流亡政府的动机值得研究和推敲;另一方面,这取决于达兰萨拉能否把国际议会支援西藏网络(INPAT)派遣西藏大选观察团(TEOM)为起步,推动欧美政府率先承认西藏流亡政府?几年前,美国和欧盟先后通过了准备承认西藏流亡政府的决议。其实,西藏问题国际化有利于中国全面实现民主化具有催化器作用。

2011年6月4日于悉尼。

本文作者的联系方式:

电子邮件:dongsai@gmail.com
个人中文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dongsai/

(本文为旅澳藏族汉藏双语诗人与作家在“西藏的民主改革与中国大陆的民主改革”研讨会上的发言)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