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我感谢的人——韦石先生、张伟国先生、宋永毅先生和朱学渊先生 2011-06-08 15:54:37  [点击:1801]
韦石先生、张伟国先生、宋永毅先生和朱学渊先生
(博讯首发)

2008年十月,朱学渊先生得知我出走曼谷的消息后,立即打来电话慰问,并询问我的生存状况。得知我的生存困境后,朱学渊先生试图向“中国人权”组织为我申请经济援助,未果,朱老先生就向他的朋友,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先生推荐我,并鼓励我向《动向》和同为张先生主编的《议报》投稿。
我以前与张伟国先生素未平生,也从未有过联系,但是投稿寄出后,张伟国先生立即热情回信,表示采纳,并说他经常读我的文章,我的政论文章写得很好(我不敢当)。由于我的文风不够洗练,不太适合《动向》的要求,故投稿都在《议报》发表,一直到2009年五月份《议报》停刊为止,张伟国先生共刊登拙作约十篇,所得的稿费于我,如大旱中的甘露。

2009年年初,我请求张先生为我开具证明文件,以作向联合国申庇之用;张先生很爽快地答应了,但同时说明:这需要宋永毅先生批准,他会为我找宋永毅先生。不到一个星期,证明文件就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到了我手中,那是“二十一基金会”的证明文件,分中英文两份、样式庄重正规,黄色的纸张上附有宋先生的亲笔签名。
因为宋永毅先生代表的是著名的“二十一世纪基金会”,因此,宋永毅先生的这份证明文件,对我获批难民,起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我永远感谢朱学渊先生、张伟国先生、宋永毅先生,他们在我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向我伸出了温暖的援助之手。
同样是以前缺乏联系的人,洪哲胜先生对我的态度,与张伟国和宋永毅先生反差十分强烈。我在国内时向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论坛》投稿(当时该刊物有稿酬),但洪哲胜先生要求署真名,否则不予采用,我因顾及个人安全而放弃了。到曼谷后,我先后以“曾节明”的笔名,向《民主论坛》投稿四五篇,并不在意该刊已经没有稿酬,这些文章都获发表。2009年年初,我请求洪哲胜先生为我开具证明文件,竟遭一口回绝,洪哲胜称:“我怎么证明你是曾节明呢?”后我再次请求,并向洪哲胜先生奉上更多的个人资料,但再次遭到拒绝,洪哲胜说:“我开具的证明一向是很权威的,可是我还是不能证明你是曾节明呀!”我很纳闷,洪哲胜先生一个如此“严谨”的人,为何在没有稿酬的情况下发表我的文章之前,不先“严谨”地验证我是否“曾节明”本人,再行发表?难道君子之道应该是:收受的时候粗疏而广进,给予的时候则严谨而有所不为?至此,我对洪哲胜深感失望,此种遗憾,我终生不会释怀。

危难之际,另有一位从前生疏的人士帮了大忙,他就是博讯网站的主持者韦石先生。韦石先生方面宽额、白里透红,作风热心、务实、稳重而较真,一股的美国新英格兰作风;但韦石兄行事低调,外在平淡如秋湖之水,与博讯炙热的点击率反差迥然。韦石先生于关键时刻给了我重要的帮助,由于韦石兄有言在先,在此我不能透露韦兄到底给我那些帮助。
对于恩人韦石先生,我至今深感惭愧的是:由于中国大陆人不注重隐私的陋习作祟,我不慎把韦石的私人电话号码给了某人,而某人竟于美国时间半夜拨打电话,把韦兄从床上搅起来,严重干扰了韦兄的休息;事后,韦石先生严厉批评我,我一度不以为然,甚至出言顶撞,这实在是无情无义的表现。在此我愿再次向韦石先生致歉!
博讯是一直我发表异见的最大平台,博讯博客对我获得庇护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我永远感谢韦石先生和他创办、主持的博讯。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四月九日上午于纽约家中
(2011/06/07 发表)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08 15:55:1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