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曾节明 我感谢的人——韦石先生、张伟国先生、宋永毅先生和朱学渊先生   2011-06-08 15:54:37  


作者: paul   致曾节明先生 2011-06-09 20:44:40  [点击:787]
不知为何曾先生的每篇文章都以辛亥革命百年代替公元2011年,即使是台湾的中华民国传人都没如此夸张。

曾先生是爱憎恩怨分明的性情中人,到美国后感谢曾对他雪中送炭的韦石、张伟国、宋永毅和朱学渊。

我对中国民运所知有限,分不清中国民主党有多少个,对中国社会民主党亦不甚了解,但相信曾节明得到美国庇护的政治全画面,除了他所感谢的上述人士的帮助,及亲法轮功的背景之外,其曾任中国社会民主党副秘书长及该党泰国总协调人的身份,是重要的一块政治拼图。

虽然网友看得出曾节明与同党的庞晶“相敬如冰”,曾先生或许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中的人事关系不甚如意,但在得到美国政治庇护之前,曾先生仍然紧抱中国社会民主党这一救生圈或跳板。政治庇护目的达到之后,曾节明先生似乎已与中国社会民主党割席,人一走,茶早已凉。

无论如何,曾在中国社会民主党任重要职务,应是曾先生获得美国庇护的标识和考量因素之一。古训有“滴水之恩,涌泉以报”。曾先生有权选择与中国社会民主党分手,但亦应有胸襟和道义感谢中国社会民主党曾给予的机会和帮助,让自己和家人改变命运,获得新生。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政治人物和政党的分分合合实属常态,不可能强求“从一而终”。曾节明与中国社会民主党纵使难以再做情人,也可以选择有风度,懂感恩,再见也是朋友,留下一个华丽的转身,漂亮的身影。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10 02:35:3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