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封从德 美国帮我逃亡?   2011-06-08 10:18:36  


作者: paul   与封从德、王容芬商榷 2011-06-09 20:53:49  [点击:2888]
美国有无介入封从德外逃之事,难以证实或证伪,不过实在看不出以李洁明的身分,有何必要在私下交谈中对方励之吹牛。王容芬说 “要是有美国人介入,他干嘛去巴黎读道教博士?北大计算机专业的博士生,微软巴不得要呢。”我不知道当时北大计算机专业的博士生平均水准如何,但知道印度软件业之所以比中国先进和发达,在于英文水平远较中国高。北大电脑专业博士生,未必都是微软心仪的千里马。

封从德之所以修道教博士,其来有自,有关封从德大作六四日记的新书推介如下:

“机缘巧合之下给他们(指封从德、柴玲)碰到一些修练的道教人士,知道他们的身份后收留了他们十个月之久。后来钱快用光,便决定闯关。临行前道士叫他们遇危难时念六字大明咒,结果他闯关时几次遇到边防士兵检查都近乎奇迹地脱险。之后封从德流亡国外后放弃了继续读科学,转而研究宗教,分别经历基督教、伊斯兰教、锡克教,他的博士论文是与道教有关。”

王容芬对封从德自我介绍的心路历程所知有限,看法难免有所失之偏颇。

封从德说:

“如果美国情报部门【从头到尾都知道】我们的行踪,为何我们到了香港还被考察了好久?为何美国领事馆没有能够像法国领事馆那样抢先接受我们入境?(法国领事手脚快,我们到了法国后不久,消息已经出来了,美国国务院才赶紧发布一个欢迎我们到美国避难的声明。)”

对照司徒华回忆:“柴玲是她自己坐船来的,和封从德,还有一个姓梁的。在马料水上岸,来到中大学生会打电话给我,说: 『我是柴玲,我来了香港。』于是我立即叫张文光去接她;第二,通知法国驻港总领事馆,之后用车载了她去法国领事家;第三通知政治部,最后买机票第二日走了。”

那争分夺秒,急如星火的抢救速度,实在读不出封从德首次透露的“为何我们到了香港还被考察了好久”?在昔日《封从德:阿洪——无名氏散记》中写的是另一番平顺的过程:

“还好,不太费力,我们很快便见到了广场上认识的那位香港同学,然后再与有关机构取得联络,以后的事,一切顺理成章,四月一日,我们便到了巴黎。”

封从德所称他们“到了法国后不久,消息已经出来了,美国国务院才赶紧发布一个欢迎我们到美国避难的声明”,并非足以否定美国情报部门【从头到尾都知道】其逃亡行踪。何以见得?君不见方励之自述,中方在与美方商讨时, 要求方励之出国后第一站不去美国,最好去一个孤立的小岛,这才有方励之先去英格兰小岛,后来赴美之行。

六四民运领袖李禄不也是先从香港赴法国,再到美国。显见某些民运领袖被安排先自香港赴法国作缓冲,不直接往美,可能是美国出自避免直接刺激中国,事缓则圆的政治和外交考量,甚至不排除是与中国私下外交协商的共识。其实中国对在华要求赴韩避难的朝鲜难民的处理,也是先让他们往菲律宾之类国家,稍作停留数日,再往韩国,以略顾朝方面子,使中朝外交风波降至最低。

以封从德的智慧,不可能天真到以为美国情报部门在当年英国政府治下的香港,“闭目塞听”至连封从德抵港,被法国人接走都被蒙在鼓里。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中,美国人连在美一般华人的绿卡申请都十分宽松,根本不可能拒绝任何被中国政府通缉的六四领袖居美申请。

绝大多数中国政治异见者向往的避难首选地非美莫属,为何封从德、李禄都要走弯路经法国做中转站,再移居美国?这与中国要求方励之“出国后第一站不去美国,最好去一个孤立的小岛”,以及在华朝鲜难民要先往东南亚国家中转,再到韩国居住,不是同一“共式”思维吗?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09 21:13:1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