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我感谢的人——薛伟先生 2011-06-26 05:48:30  [点击:745]
我感谢的人——薛伟先生

到曼谷后,经一位中国商人介绍,方知道《北京之春》还有个叫薛伟的人,而且此人还是《北京之春》的老总。以前在大陆,只知有胡平,而不知有薛伟,可见其人之低调和谦卑。
2009年春节前,薛伟先生去台湾开会回来,途经泰国,特意要见我,遂去某处与薛先生见面。本以为薛伟是根年富力强的商界油条,见了面深感意外:这个薛伟并没有什么商人之油滑气,他T恤短裤,一身美国游客的穿着,而不是预料中的西装革履;薛先生已经两鬓斑白,已经六十多岁的模样,他身材矮小,满脸沧桑,但是凹眼眶中的两道目光,象猎鹰一样锐利,他气质干练,谈吐沉稳而不露锋芒。
薛伟先生说他在网上经常读我的文章,我的政论写得很好(我不敢当)。薛先生详细询问了我在国内的经历,和流亡的因由,听罢,他象美国人那样直接了当地要求我:申庇材料电邮给他,他回美国后会为我向联合国出具证明文件。
如此热心相助,我感到相当过意不去,因为我在《北京之春》发文较少,在大陆时,还未在《北春》发表过文章。
当晚,当晚,我受邀和薛伟先生,还有几位华侨提前吃个年夜饭。薛先生在饭桌前除去鸭舌帽,露出林彪式的大脑袋,我这才发觉:他已经全秃。
走之前薛伟先生告诉我:他会请两个人来帮助我,一个姓李(指李日光)、一个姓吴(指吴海波),他们都是可靠的民运朋友。老薛还忠告,在泰国申请联合国难民,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我现租住的房子太贵,这不是因为房子好,而是因为我所住的地段是曼谷市繁华区域,价位很高,为长久计,我应该搬到李先生或吴先生所住的地段,那里房子更大,月租却不到这里的一半;如果我要搬家,可以找李先生帮忙,他有车。薛伟说,他会请此李先生来联系我。
事后证明,薛伟先生所言不虚,李日光先生和吴海波先生都是坚定的反共人士;2009年二月,吴海波先生主动打电话给我,一讲就是半个小时,告诉我曼谷民运圈的情况、介绍他那里的出租房条件,弄得我很不好意让他花那么多电话费;同一时期李日光先生开车领我到基督教堂,帮助我树立宗教信仰、打开社会关系。
但我一度因为李日光先生与伪基督徒、不可接触类人渣、线民嫌疑人某某某曾经关系密切,而对李日光先生产生怀疑,进而对薛伟先生有些意见,但后来证明,薛伟先生和李日光先生之前对某某某并不了解。

2009年七月、十一月,薛伟先生两次来曼谷,都与我见面,鼓励我多写文章,并告诫我相关的危险,劝我在一些事情上保持低调、尽量忍耐,事后证明,他的告诫,都是金玉良言。2010年二月,薛伟先生又到曼谷,送给我《北京之春》的记者证,以备我申庇补充证明之用,我颇为过意不去,因为我在《北春》上总共只发表了五六篇文章。其后,薛伟先生又两次来看我,送给我一千泰铢生活费,并介绍一位日本作家对我进行访问。
2010年下半年,当薛伟先生得知我被联合国安置往美国后,立即给我开具了《北京之春》杂志社的担保文件,这份宝贵的文件,加速了我的安置进程,对我一家能在(联合国抛档后)十个月之内获得美国接收,起了重要的作用,由于《北京之春》杂志社坐落于纽约市,《北春》的担保,可能是我全家幸运地被安置于纽约州的直接原因。
我永远不会忘记薛伟先生的帮助;薛伟先生,一个外冷内热的社会活动家、一个精明实干却又不居功不张扬的民运组织者。

曾节明 成稿于 辛亥革命百年四月十七日上午于纽约家中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