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刚   对话三王党共同主席王有才 2011-07-03 21:27:28  [点击:1098]
睡不着觉吗?那就请你离我远点!也别再看我的文章,你就能安心三王党,做你的三大王了。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学物理的人能象你这样糊涂。当了几天三王党,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山大王了。

你睡不着觉,那就对了。说明也打到了你的痛处。

我们过去没有交情,我只是劝过你要安心读书,劝过你不要一根筋地自认为是领袖,劝过你要自主自立尽快在美国安家立业,学有所成,而不要象某些民运精英那样落到讨饭的地步,并且联系美国物理学会帮你申请学校,尽管你当时不想学物理,想学政治或法律,想进哈佛法学院,又一心想回国,还一心想专职干民主党,我还是劝你跟物理学会联络,先拿到一个录取通知垫底。我还帮你联络NYU去学金融。还记得你当时是如何自信满满,说你肯定能进哈佛法学院吗?结果哪?你还是不得不学物理吗?连学金融你都拿不到初试的资格。

你是不是以为我曾经几次给你钱,就将我看成是你的崇拜者了?还是以为我帮你联系学校,我就是你的团队成员了?甚或是你认为我们曾经通过几次电话,你就认为你大哥大,你有份量,你有影响力,你说话好使,你有资格当说客了?

我告诉你,我当时那样劝你,我完全知道那会让你很不高兴,让你不舒服,伤害了你的自尊心,打击了你当领袖的信心。但我还是尽心尽力地帮你,劝你也走我走过成功之路,避免我走过的弯路。那样帮你,根本不是因为我对你有什么敬意或感情,仅仅是因为我不愿意你给我们学物理的丢人,不愿意见到一个物理系高材生将来为了要当政治领袖,而在法拉盛中国城沦落到要靠救济金度日。

一个连话都讲不利落的人,还一心想当中国领袖,还自以为国内国外,党内党外、体制内外都有你的支持者和崇拜者,让我听了都为你脸红。就算江泽民胡锦涛都是你的支持者,就凭你那能力,你又能如何?最后你还不得跟我一样,乖乖地学点本事,靠自己的能力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吗?

我这些话你还说我是有水分吗?哪一句有水分,我们可以立即联系帮你进物理系读书的那几位物理学会的教授来核实一下。

很高兴见到你已经学有所成。我作为学长,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我跟唐元隽同监四年多,我讲出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如何来当证人质疑我?你想了解,你尽可以去问他的同案梁立维、冷万宝、李维,看看这些人是否说我说的有假。

我讲王军涛的事儿,都有旁证证人或者是截屏。你为何就认定我说的有水分?就因为你们是三王党一条船一挂车上的吗?

我跟你们不一样,我从来不曾争当什么领袖。我无意拔高自己,我说出的那一切历史,早已经被某些人掠夺去成为他们的光环功绩。我现在说出来,无非是想揭掉他们的虚假光环,提醒人们防止上当受骗。他们要那些虚名是为了骗人骗钱,我从不骗人,也无须骗钱。请你告诉我,我还需要那些虚名做何用处?如果有拔高之处,你也尽管指出来。

不要因为你也是北大毕业,也是学物理的,也到华尔街混,你就要跟我相提并论。你是你,我是我。我跟你八杆子打不到,井水不犯河水。

请你好自为之。如果你想当政治领袖,想当革命导师,想当道德牧师,请你到别人那里去当,我这里不需要。OK?

--------
WangYoucai “刘刚,你对王军涛的帖子,让我睡不着觉。” 2011-07-03 18:37:54 [点击:106]
以前我一直认为你是王军涛的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虽然你有一些独立性。

最近你写的这些文字,对我冲击很大,虽然我还是认为以前你是王军涛团队的,你披露的信息使得我对我最近几年的努力产生了疑问。加上确实有许多特务五毛支持王军涛,我需要认真反思我最近几年的想努力扩大中国民主党发展的方式是不是存有疑问。应该怎么办?

我当然不认为王军涛有你描写的这么差,你把王军涛的从公到私各个方面都说的这么差使得我对你的话的可信度产生了怀疑。而且为什么以前不披露现在才披露,另外你对1989年北京的学生运动的描写有许多拔高自己的地方(有这么多学生参加的运动,任何人过于突出个人都会与事实相差太远的),所以我过去是把你的写作当做纪实文学来读的。

由于你的披露和描写,我对王军涛的印象也因此变得非常不可接受。我怎么能够与你所描写的那样的人一起共事完成一件理想主义的事情呢?所以现在先让我怀疑你可以让我好接受一点。这次你把唐元隽也写得这么差,我确实对你的怀疑加重了,唐元隽通过难民党赚钱,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但是他在美国前几年过得很不容易,由于一些其他重要的原因,他现在确实需要钱,我还是能够理解并谅解他,虽然自从他开始做难民党后,我与他的面对面接触就开始减少了,但是由于他还继续对国内支持以及他以前在国内的89经历和98中国民主党经历,我内心一直还将他作为同人的。

唐元隽确实一直在给国内中国民主党坐牢的人寄钱,而且他在国内89年被判20年, 98年在国内还参加中国民主党的全国联络,当时你给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的支票还是唐元隽送来的。现在你对唐元隽的三点指控:告密、结果反遭到唐元隽象黑社会一样地对我妹妹进行敲诈、以及......, 太严重了,我不相信唐元隽是这样的人。

像你这样独立的人,我是没有办法来劝你的,正如别人也很难能够劝我一样。只有我们自身能够认识到,才是问题的关键。但是,如果可能,无论如何希望写作的人能够尽可能按事实描述。不要今天与哪一个人不好了,就不管事实,将那个人说得一无是处,这样对写文章的人本身也是不利的。当然对于揭露真实的特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7-03 22:00:3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