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黄鐘   ZT:关于追究刘国凯在社民党迫害及分裂风波中责任的几点思考 2011-07-03 21:40:34  [点击:717]
ZT: 关于追究刘国凯在社民党迫害及分裂风波中责任的几点思考
Date: Sun, 3 Jul 2011 20:07:40 -0700

刘国凯主席、中常委、中委及社民党诸位同仁:

卞和祥及萧虹发来了他们的声明,看过之后令人震惊。卞和祥及萧虹在对“抓特务”风波受害者道歉之余,揭示了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内幕,这就是刘国凯主席到底在这个社民党风波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我们全党必须要深思,当这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之后,我们是否也有责任?是谁挑起了这场风波,谁是这场风波的主谋。

从我个人所遇到的事情看,我更倾向于相信卞和祥及萧虹的陈述,他们的陈述更符合事实。如果这个陈述是事实的话,那么我们需要了解更多的真相,知道更多的内幕。

民运老战士,我党的中委张国亭说的好:这一系列借搞党内地方派系斗争而搞垮社民党,是有着严重可疑背景的曾大军长期精心策划,正是曾大军看准了刘国凯的狭隘心理,把党视作自己私有财产私有工具,私家党。就这样里外配合,一步步以图彻底搞垮社民党。而社民党半年来出现一片混乱,则是刘国凯长期以来独裁掌控一己私党的组织路线思想路线(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自私、狭隘、嫉妒、猜忌,从而结党营私)所必然结果。

真相不会被谎言掩埋,我们在这场风波中必须要澄清事实,把事实真相公布于众,让所有的党员干部知道我党发生风波的真正原因,谁是这场风波的真凶?作为党主席,刘国凯同志必须要面对这场风波,必须要面对党员干部的质疑,回答清楚大家的疑问,我们需要知道,卞和祥和萧虹所作的陈述是否是事实?如果不是事实,请拿出证据。讲清楚说明白:

1.刘国凯在信件中称:“在黄钟等的疯狂攻击时,只有三个人‘护驾’,大军,小平头,老卞。我不想今后会少了任何一个”

这是不是你刘国凯对萧卞在你指使下疯狂党内“抓特务”的支持、纵容?是不是卞和祥、萧虹陈述的你布置的“抓特务”的党内重要任务的证据?刘国凯是不是这次党内风波的主谋?刘国凯需要负怎样的责任?

2.只要对你刘国凯“护驾”,听从你的抓特务命令和指挥,你就包庇、重用、纵容其横行,造成严重结果。你党内究竟需要的是优秀干部还是私人打手?

3.以下被揭露出来的话是不是你刘国凯说的:“社民党里黄钟,王亭芳的总后台不是汪岷,会是刘因全。把会议情况详细向王亭芳通报的也会是刘因全。老卞小平头你们对刘因全碰都不碰,老拿大军说事,我很感诧异。”

“我就是要把他们除名,如果刘因全反对,就连他一起除名,大不了不要美西党部了”

你有没有说过这些话?这是不是你在向党内盲目听从你错误命令的卞和祥和萧虹下达对刘因全秘书长的迫害令?你还对萧卞发出过对谁的迫害令?你意欲何为?十多名中委被清除出党是否就是你的所为?所谓的美西与美东党部的矛盾是否就是你刻意挑起并制造的?你为什么这样做?

4.创党中委刘世贤是二大任命的财务部长,你为什么免去刘世贤的职务和中委,是否是与你要陈志辉垄断财务,意图以党费为名清除党员有关?你在这个问题是意欲何为?刘国凯要承担什么责任?

你为什么拒绝向党内报告香港党部主席杨铮的意见?你为什么要意图清洗香港党部主席杨铮?你为什么清除旧金山党部主席伏虎?你命令纽约党部人员拒见党内同仁的根据是什么?你为什么要清洗创党中委、日本党部主席王亭芳?为什么清洗中委、宣传部副部长金秀红?

5.国内党员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多少党员被抓捕?你为什么要诱使党员进入国安设立的圈套?刘国凯在这个重大的问题上应该负什么责任?

6.污蔑黄钟等人为特务是不是想掩盖你在中国秘密党部及党员被捕?刘国凯为什么不愿意将事件公布出来,为什么不愿意进行国际救援与呼吁?

7.你是否是指使、命令卞和祥、萧虹抓特务之后,再使用非法程序将他们作为替罪羊?你应该在这个事件中负有什么责任?你为什么不愿意履行组织程序,你为什么故意违反党章?你刘国凯准备如何承担责任?

8.最近,社民党发生了如此大的风波,你为什么逃避?你应该负如何的责任,为什么不允许党员干部提案质询?你为什么要坚持分裂党的行为?而不接受王希哲顾问提出的向前看,团结重整社民党的建议?你的意欲何为?你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刘国凯为什么在中执委中隐瞒筹划在香港秘密召开三大?你是否知道这样的行为违反了党章和组织程序?你要对此负什么样的责任?



我们全体的党员干部需要知道真相,刘国凯作为社民党主席必须要说清楚、讲明白。

需要刘国凯对萧卞所谓“反特”对被你无辜清洗的一大批干部的迫害案公布真相,

我们也需要知道刘国凯究竟打算承担怎样的责任?应该受到怎样的追究?

我作为中常委,建议各地区党部开会讨论这个我党出现的重大问题,统一认识,搞清真相。我们必须清楚的认识到,社民党不是私人所有,党主席是由党员选举产生,不是“君权神授”,任何党员干部都有质询的权利,都有维护社民党党的根本利益的权利。任何违反党章和组织程序的人都可以被党纪惩罚,我们不能冤枉好人,也不能让毁党、害党的人逃逸。我们必须搞清楚真相,找到这次党内重大风波的主使人,真正的元凶。




草庵居士 (William F. Mei)

Asia-Pacific Human Rights Foundation
Tel: 310-254-8886



发件人: 张国亭 (zhangguoting2010@gmail.com)
发送时间: 2011年7月3日 18:36:28
收件人: Diane Liu (dianeliu28@sbcglobal.net); 草 庵恢复 (figimei@hotmail.com); 蔡 登文 (pahrf48@yahoo.com)
抄送: bianhexing (hexingb311@hotmail.com)
Re:卞萧说明和申辩有理,有力,还望美西3常委说明原委与真相,给卞萧以认识和工作的机会!
卞萧提出来了,常委不能不考虑。
刘曾的“决议”是错误的,应该翻案!
当时我已经提出“缓处理”并得到多位同意,在曾的急速大力推动下,演出又一幕“开除”戏。
丹麦 张国亭
~~~~~~~~

继续评liu的用“抓特务”的方法打击异己,搞派斗。
这一系列借搞党内地方派系斗争而搞垮社民党,是有着严重可疑背景的曾大军长期精心策划,正是曾大军看准了刘国凯的狭隘心理,把党视作自己私有财产私有工具,私家党。
就这样里外配合,一步步以图彻底搞垮社民党。
刘国凯既无海外民运与共党斗争的干劲,更无国内工作经验。
如今曾大军眼看揭发越来越深入,丧心病狂地拉住从泰国转来形迹极其可疑的刚加入社民党几个月是周某等吹嘘组成“铁三角”。
共产党企图通过海外代理人或派往海外潜伏民运民运组织内伺机搞垮海外民运是他们一贯政策,而社民党半年来出现一片混乱,则是刘国凯长期以来独裁掌控一己私 党的组织路线思想路线(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自私、狭隘、嫉妒、猜忌,从而结党营私)所必然结果。所幸的是社民党内有着大度开明民主意识强的和共产党斗争 经验丰富的各地各级干部,于很久以来本着团结愿望采用谅解、忍让、缓转、期盼的态度。
但是.....
共产党是毛泽东的,但为什么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他就是为了打到异己。
社民党是刘国凯的,但为什么刘国凯要在党内抓特务?他也是为了打到异己。抓特务是方法是手段,小平头忘乎所以却.....
刘国凯就是利用开二大机会,以图排除异己(不唯唯诺诺听他话的人),指使曾大军一次次组织打击迫害驱赶社民党元老骨干和各地干部。
刘国凯他企图保持的是自己的小圈子。个人面子、、、
社民党不是个人私有工具,社民党是各位社民党成员多年苦心经营的民运组织.....
丹麦 张国亭
~~~~~~~~~~~~~~~~~
在 2011年7月4日 上午8:04,bianhexing <hexingb311@hotmail.com>写道:

关于没有认同“自我开除”卞和祥、萧虹社民党现任职务的声明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委、中常委、中监委、秘书处及全体党员同志们:

2011年6月9日,<独立评论>网站发表了<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关于处置卞和祥、萧虹问题的公告>,该公告没有党章依据,不符合党章规定的程序,未经过中央常务委员会多数通过,未经过中央秘书处公布,因而是非法的,无效的。

现任中国社民党副主席卞和祥、副秘书长萧虹郑重声明如下:
卞、萧二人的职务一直没有被“自我开除”。我们二人一直未发布任何声明宣布自我开除。(如同我们无法拉着自己的头发自我离开地球一样)因此,依据党章,卞和祥依然是社民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常委、组织部长;萧虹继续担任中委、副秘书长、丹麦党部主任。

一.刘国凯起草的公告说:“卞和祥萧虹就自绝于(自我开除出)严肃的民主政治组织-中国社会民主党。” 经查证,社民党章程没有“自我开除”的处罚条例,没有“自绝于党”的处罚条例。因此,公告没有党章依据,是主席个人以言代党章,凌驾于党章之上的表现,不能成立。

二.社民党党章规定的处罚党员的条例是:“第五十八条:凡违反章程,对组织造成重大危害并不悔改者,经监委查证,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可撤销其职务或予以开除。”

但是,刘国凯起草的这份公告,未经过监委查证,也没有经过中执委多数通过。从刘国凯提出此提案修正案,到曾大军擅自对外公布,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中监委委 员们连看都没有看到,更不要说“查证”了。中央常务委员会的七位常委,只有刘国凯、曾大军、吕易看到。刘因全、蔡登文、梅威廉、卞和祥根本就没有看到,更 没有表决。在这种只有少数中常委知情的情况下,就对外公布了,显然违反了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违反了基本的程序正义,违反和践踏了党章。

三.中国社会民主党章程第八章,组织程序,第四十八条规定:“凡须作出决议的会议,须有提案、讨论、表决、复核、公布结果五个程序。若有复决提案,须进行再次讨论与复决,即为该次会议终决。”

刘国凯提出的提案修正案,没有在中常委会进行讨论,没有当事人答辩,没有进行表决,更没有复核,就擅自公布了,严重违反了党章。作为党员,我们有党章规定的权利和义务,我们有申诉的权利。无论任何人,即使是党主席也要遵守党章,符合程序。没有程序上的正义,就没有公平。

四.刘国凯起草的公告的公布过程也违反了程序。

社民党章程规定:“第四十四条,中央委员会秘书处负责党的日常工作。”公布中央文件是党的日常工作,是秘书处的职权,应该由秘书长公布。但是,秘书长根本还没有看到这份“自我开除”的公告,就被曾大军公布了,严重违反了党章。
按照规定,中常委通过的公告应该先在中委公布,然后在党内公布,再后发布到本党网站,最后发布到公众网站。但是,曾大军没有在中委公布,就直接公布到公共网站,严重违反了程序。

五.刘国凯起草的公告给卞和祥的罪名是:“原中国社会民主党组织部长卞和祥长期以来在党内任意攻击其他同仁为共特”。这是嫁祸于人的无耻伎俩,真正的事实是:

卞和祥和萧虹抓特务是刘国凯主席亲自指挥部署的重大任务。在社民党内抓特务是刘国凯主席亲自挑起和在幕后指挥的,我们只是执行者。社民党抓特务风潮是从抓国内秘密党员开始的。

刘国凯违反组织原则和纪律,瞒着中委、中执委,甚至瞒着香港党部主任杨铮,私自前往香港(和陈泽超)与国内党部秘密成员见面(导致浙江党部主任王博远同志被捕,刘国凯私自将其除名了事),刘国凯瞒住所有的中常委成员,擅自准备在香港召开三大,擅自让国内的秘密党员参加白衣行动,造成国内党部的秘密党员大部分暴露,国内党部几乎全军覆灭。有些中委要求刘国凯救援,刘国凯不但不救援,还将他们打成“共特”开除。

与此同时,刘国凯指示我们不能泄露情况,也不允许在党内讨论,同时发出电邮告知中常委,国内秘密组织被破获的事情由他个人负责,其他人不得插手过问。试图掩盖事情真相,并把自己的错误推到别人的身上,特别是想以“共特”为理由解释他错误路线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在这段时间,卞和祥是坚决反对社民党在香港召开三大的,也反对让国内秘密党员参加白衣行动的。但刘国凯根本不听卞和祥的意见,肆意妄为,给党的事业造成严重的损失。

不久,香港党部主任杨铮同志在了解到真实情况之后,特意专程前往美国纽约和洛杉矶,向刘国凯等人汇报情况,特意指出国内秘密党员问题及在香港召开秘密会议的危险。

之后,香港党部有人对刘国凯将国内党员打成共特的做法提出异议,要求社民党中央先调查然后救援。刘国凯面对这些提案置之不理,指示我们不要理会,同时马上指责黄钟是共特。自此以后,刘国凯随意污蔑党内持不同意见者为共特。

刘国凯不但对我们说:“吕易是共特”还对其他人士人说过。关于曾大军,他亲口说:“即使他是共特, 我也要用他”。刘因全为王亭芳辩护,刘国凯又说刘因全是王亭芳、黄钟的总后台,责怪我们:"为何老是不提刘因全,企图将刘打成共特,我们认为这样实在过 分,坚决反对,才使刘国凯的阴谋没有得逞。

刘国凯对我们说:“梅威廉 (草庵居士)和那么多中国官员认识,肯定是共特”。于是。刘国凯设计让陈志辉以没收到梅威廉的党费为由,说梅威廉没交党费,不准他进入二中全会会场,以自 动退党论。借此除去他的常委,中委职务。 同时,刘国凯还动辙对他所不满的中委和党员以不交党费或自动退党为名不容申辩就将他们除名.如林其干,武南希,刘海伦等十几人.

在这次纽约会议的关键时刻,是卞和祥出于公心,坚决反对刘国凯与陈志辉的阴谋陷害,亲自前 往民主党全委会找到梅威廉,并放梅威廉进入会场,保住了他的常委和党籍。这些铁的事实说明,抓特务风潮,是刘国凯亲自发动、亲自指挥的,我们只是执行者。 我们只是执行了刘国凯主席的抓特务的错误命令和路线。

从另一方面看,我们在执行 时,也是打了很大的折扣,没有完全按照刘国凯的指令将更多高级干部打成共特。按照刘国凯主席的指示,香港党部主任杨铮等诸多同志都是共特,但我们拒绝他的 指使,没有将这些人打成共特,从而保护了一批人。刘所谓的:"我没有及时阻止卞,萧二人抓共特".完全是想推卸责任.我们认为应先追究刘国凯的领导责任。 搞清楚是谁在指挥这场在党内“抓共特”的主谋,谁是真正的“抓共特”的主使人。

当刘国凯看到党内有人对他抓特务不满,准备联名推翻他时,担心影响自己的地位,便将我们当成替罪羊。我们是刘国凯错误路线的受害者。也是刘国凯忘恩负义、小人品行的受害者。

六. 刘国凯不但指使我们用打共特的名义清除异己,还让我们用其他方式清除异己,主要是打击美西团队。对此,我们也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抵制。刘国凯说,蔡登文是台 独分子,必须清除。我们坚决反对,才只是免去了蔡登文的副秘书长,勉强保留了常委职务。旧金山党部主任伏虎前往纽约向刘国凯主席汇报工作,刘国凯主席以他 兼任巴蜀同盟会的职务为理由,拒绝见面,也不允许其他居住在纽约的干部与之见面,欲将他清除。刘士贤等创党中委,也被刘国凯清除。

刘国凯先是告诉刘因全等人,美西中委的党费由美西自行处置。然后,再以美西党部的中委没 交党费为名,将美西十位中委中监委除名【相当于开除党籍】,其中,包括刘因全的太太武南希,女儿刘海伦。当我们知道后,我们表示反对,卞和祥向刘国凯提 出,你用没交党费将他们除名,他们肯定不服。特别是刘因全的太太和女儿,都是坚定的民运志士,她们每年都参加六四中领馆抗议,参加社民党的各种活动,为 此,她父亲和姐姐逝世,中共也不准她回国奔丧,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再说,刘因全每年交的党费最多,从刘因全交的党费中,拿出一部分作为其太太和女儿的党 费,也绰绰有余。你如这样将他们开除,会引起公愤。刘国凯竟然蛮横地说:我就是要把他们除名,如果刘因全反对,就连他一起除名,大不了不要美西党部了。

从以上的事例上,大家都可 以清楚地看到,我们也一直在尽我们所能抵制刘国凯清除异己的错误,只是我们力不从心而已。如果说我们有错误,那就是对一个独裁者太忠心耿耿了,以致最后被 他所卖。为此,我们向那些因为我们执行刘国凯的命令而伤害的同志们道歉,希望他们认清刘的品行,引以为戒.

有鉴于此,根据中国社民党党章和组织程序,我们宣布刘国凯公布的未经合法程序及多数中常委同意的所谓“公告”是违章的、无效的。一个违法并无效的自我开除公告是不能影响卞和祥、萧虹在社民党内的一切职务和权利及义务。我们也再次郑重声明:

卞和祥和萧虹从来没有“自我开除”出中国社民党,更没有辞去任何在社民党党内所担任的职务。在社民党党章上,从来也没有“自我开除”的字眼。

令人遗憾的是,刘国凯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强行封闭我们的言论自由和揭露真相的权利,竟然擅自将卞和祥从中常委邮电组除名,将萧虹从中委邮电组除名。而且,中委、中常委、秘书处的工作和会议竟然瞒着卞和祥副主席和萧虹副秘书长。

作为拥有党章赋予我们各项权利的社民党高级干部,我们不禁要问:刘国凯主席,谁给你的这个权利?你依据党章的哪一条剥夺了我们的合法权利?你指使少数中常委公布的那份文件,所谓:"自我开除了"我们,符合党章哪一条?你凭哪一份符合程序正义的合法文件撤销了我们的职务?

我们正告刘国凯和中常委、秘书处,立即恢复卞和祥在中常委电邮组的权利。如果你们召开中常委会议和任何有关中常委的工作,必须通知卞和祥参加,立即恢复萧虹在中央委员会电邮组的权利,中委的任何活动和工作,必须通知萧虹参加。
否则,你们就是错上加错,你们就不是刘国凯口口声声自称的“严肃的政治组织”,对于你们违反党章和组织程序的一切行为,你们必须承担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


特此声明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常委、组织部长:卞和祥
中央委员会委员、副秘书长、丹麦分部主任:萧虹

2011年7月3日



--
@@@@@@@@@@@@@
GUO-TING ZHANG
zhangguoting2010@gmail.com
Tel: (45)-6063 9982
skype: zh2480388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