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公刘   zt 究竞什么人在搞乱社民党? 2011-07-04 00:25:12  [点击:501]
佛觀一缽水四万八千蟲
-------------



关于曾大军特嫌行为的报告 究竟是什么人在搞乱社民党?


主题关于曾大军特嫌行为的报告(三)

1.曾大军在共党"解放军艺术学院"和西藏军区任职时没有外语基础,在离开军职后专门在培训共特的外语学校精修了英语,为外放打好了基础.之后在一九八二年被派到了湖北省对外旅游公司任经理.凡在国内耽过的人都知道,在共党"内外有别"的中国,这个职务的必要条件是:一,国安;二,高干出身的背景.曾大军符合这二条.
在调离涉外旅游公司经理的职务后,曾大军携五亿美元公款巨资赴美作投资潜伏之旅.各位,单从这五亿美元们数字,就可足见共党对曾的信任及曾决非一般共特,线人之类,而是负有特殊任务的"深喉".
曾大军不但是深喉,而且还是见财起心的"深算".在路易斯安那州的数亿美元投资,经过曾大军的老谋深算,最终竟成了水漂和破产!曾在鲸吞公产方面的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心狠手辣,当为现今官二代在这面的先驱!事发之后,共党判了曾手下的二个替罪羊各十余年徒刑了事,却放过了负有深喉重任的老红军的子弟曾大军.俗话说:饿死的骆驼比马大.秘藏巨款的曾大军为了掩人耳目,从此干起掩耳盗铃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勾当:每逢有人上门,就泡方便面充饥;每送人出门,就背起包来,称"顺路"到面包房捡"超时效"的免费面包贮存.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具有良好英语水平的曾,放着唾手可得的主流社会高薪工作不干,却干起了为公寓清扫垃圾的工作,以此换取免收租金的地下室住宿.此种做作,堪称共党在西方的谍首华子良再生.然而,狐狸再狡猾也躲不过好猎手.曾大军最终被抓住了狐狸尾巴.
2.曾大军(化名周延风)在美国时一惯对人称自已未婚.根椐调查与共党媒体的报导证实,曾大军不但在国内有妻子,而且有成年的女儿.这也是他潜伏美国近二十年,至今不敢结婚的真正原因.他内心深知自已在干一桩危险的见不得阳光的丑事,所以不敢携妻带女.但这就更方便他与女人的交往与欺骗.卞和祥在2011年4月只身前往曾住处时,发现曾居室内床上有女人物品,顺势问曾:是否女友物品?曾说:这是王彤文的,不让她放,她不听.卞点破道:你不告知她住址,她怎会自已来放?曾立时无语.
3.曾大军在美国的各种场合,总是千方百计主动,热情地去接触,认识各行各业各界的反共人士.一是打听姓名籍贯住址.二是伺机用党文化影响,改变他们.三是套取对方反共活动的情报.
2011年4月,卞,曾送肖宏,周育田去机场后回来的路上,当时唐柏桥也在车上.当唐无意中透露接下来将和退党中心负责人易X,李XX会商要事后,曾马上未经卞同意就对唐说:"卞和我也想一起参加."唐以为真,差点答应.后被卞用计阻拦,曾阴谋未能得逞.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
2011年6月30日

关于曾大军特嫌行为的报告(四)
1.身为共党纽约和平统一促进会,湖北同乡会骨干的曾大军(化名周延风),对共党的统一台湾的使命可谓呕心沥血.在此仅举一例.
2002年,卞和祥偶然在台湾老兵会负责人李XX家的字纸篓中发现署名曾大军的一批文章.仔细一看,竟全是愤青式的恶毒攻击美国在世界各地(包括台湾)别有用心的称霸图利.卞吃惊不小,立即询问李XX是如何认识曾的?李答:在一次台湾人的活动中,曾主动上来搭讪认识的.李又问:你认识此人?我答:岂止认识,他还是社民党成员.李惊诧道:你们怎会让这种人进来?他送我这类共匪腔调的垃圾文章,目的是企图影响我.我连看都不看就扔进废纸篓中了.这种人进入你们社民党要坏你们事的,你们可要当心啊!我对李说:平时看不出曾大军有这种思维,这是我首次见到他的真实思想.李说:那就更要当心和清除这种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货色呀!
2.2011年3月30日晚,原"纽约时报"驻北京办事处著名记者,被中共当局污陷泄密而入狱三年的赵X先生,宴请著名反共民运领袖唐XX.当时曾大军的特嫌面目尚未被揭露,故被他削尖脑袋混进宴会.宴会中唐,赵商讨的茉莉花革命发展计划被曾大军悉数窃取.曾深知茉莉花革命是其共党主子的心腹大患,事关重大.求功心切的曾便在12点宴会结束后连夜启动领馆密线密报共党天庭.曾自以为深藏不露,万无一失.但他恰恰不知正是这次直达天庭的密报,彻底暴露了他非同一般共特的深喉身份.赵X先生由于其非同一般的名记身份和显赫经历,在国内各行各界,党政军警均人脉广通,眼线密布.午夜2点刚回家中,电话铃声骤然大起.在共党最高层政治局委员桌旁当差的铁哥们辟头告诉他:你3小时前与唐XX一起在饭局上的谈话细节己被我方深喉作为紧急绝密敌情密告到大佬的桌上!..,事情再清楚不过地证实了曾大军(又名周延风,笔名青藏高原)这个能携共党5亿美金来美投资,打了"水漂"又能毫发未损,混入社民党内任中常委,副主席又住在离刘国凯家不远的地库中经常吃泡面的精通英语的无业游民,是一个能将情报直通天庭的深喉咙般人物
3.2011年6月24日,卞和祥专程前往全球退党中心电脑数椐资料库,查核有否曾大军的退党数椐资料.在全球退党中心主任易蓉的支持和有关工作人员的配合下,经详查数椐库全部资料,无美国曾大军名字的退党声明等数椐资料.只有大陆11个少先队员共同退队的资料中,其中一人与曾大军同名同姓,但从地点,年令,日期等方面来判定,显然不是在美国谎称巳经退出中共的现任反共组织副主席的曾大军.因为,曾大军拿不出由退党中心核发的可查证的每个退出中共邪党的人应有的退党密码.所以曾大军至今还是一个以共党成员身份非法混入社民党的异已分子.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 2011年7月1日




草庵:RE: 究竟是什么人在搞乱社民党?2011年7月2日 发送曾大军及全体中委


大军:

是否是伪造不是你一人说的算,

1.你没有看到吕易副主席发出的由东南亚党部、日本党部、香港党部、澳洲党部联合发出的要求刘国凯承担责任并引咎辞职的声明和意见书?或许你认为这都是伪造的?是否记得·我们经常唱的一首纪念六四的歌曲里有这样一句歌词:闭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

2.请你记住,无论任何时候,党章和程序都要遵守。你一个人代表不了社民党。社民党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党是全体党员的。你和国凯不是表示多次愿意全党公决吗?你们可以看看全党的意志。

3.这份文件是去年底发出的,发出的时候,黄钟是社民党香港党部副主席。是在他职权有效之内的时间发出的。中常委并没有任何决议案否决这个提案。

4.任何党员都可以提出提案,即使是以前别人提出过的提案,只要没有被程序议案否决,这个提案同样可以再提。

5.更重要的是,这个提案的内容是否是真实的,是否是对我党有巨大的危害。难道你连我党在国内组织被中共破坏,数人被捕的事实都否认吗?这也是伪造的?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把国凯的信件也公布出来,让大家看看这些真相。连国凯都承认的事实,你凭什么说是伪造的?

6.如果这个提案提出的问题没有有错,你及国凯主席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回避?难道主席就可以为所欲为,难道就没有责任可负?

7.逃避问题不是一个正常人的行为,党章赋予了党员质询的权利,党主席必须要回答,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这次香港党部再次提出此问题是因为国凯主席在回答希哲顾问是提出的,历史问题一定要搞清楚。本人也在国凯主席的这封信中表示了支持,同时提出了党外人士如何参与作证的问题。你身为副主席为什么惧怕?国凯身为主席为什么逃避?公开说明就可以了,将事实公开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8.所有有争议的问题及提案,都需要中常委认定。这是一个基本常识。你是中常委,但不能一个人就代表了整个中常委,关于这件事情,中常委开会研究讨论了吗?另外那个三月变身四次的变色龙根本就不是中常委,更没有在中常委表态的地方表态的资格,他需要表态的时候,要按照程序,在中委表决的时候才能表态。无论如何心急,但吃相要注意。切忌违反党章和组织程序。


大军,你看看现在整个社民党还有谁在支持你们,有谁会支持独裁和邪恶。十个社民党党部已经有四个表态了,你还要二大中任命的其他党部表态吗?如果需要,这些党部马上就会表态。你不觉的你和国凯丢人现眼吗?我们大家已经给你们留足了面子。还不自知?你以为美西党部会支持你?你以为西雅图党部会支持你们?你以为拉斯维加斯党部会支持你们?你以为旧金山党部会支持你们?你以为丹麦党部会支持你们?你以为英国党部会支持你们?社民党的全部党部都发表声明之后,你和国凯还有脸面吗?

你再睁眼看看,你们发出的所有文字,有人支持回应你们吗?你仔细看看吕易副主席代表海外四个重要党部发出的意见内容。你和国凯还不脸红吗?其他六个党部没有马上回应支持,是因为给你和国凯留点脸面,不愿意让你们被全世界民运人士看到被极端羞辱的一场景象。在中国民运史上,尚没有任何一个党主席被全体党部声明反对并呼吁下台的,你要让社民党创造这个先例?你们看看,你们还有支持者吗?你需要让全体党部和党员签名联署罢免党主席?如果你愿意这样,这个情况是很容易进行的。其他六个党部的意见早就统一了,只是没有发出来而已。

卞萧二人忠心护主,被国凯教唆抓特务,最后被国凯作为替罪羊抛弃,这本身就足以显示很多问题。你以为这些旁观者都是傻瓜?谁还会愿意做第二个卞萧?卞萧的抓特务有错,但是他背后的主使人是谁?深究起来,卞萧同样是受害者,难道你不清楚这来龙去脉吗?既然国凯让我们搞清楚,我就会逐一的搞清楚,也请国凯及大军不要回避逐一对应回答解释。


草庵居士 (William F. Mei)




草庵 主题RE: 再次请问:到底谁在混淆是非?难道同志们还不能看清楚吗? 日期2011年7月3日

大军:

你就别找理由了,你一封邮件发三次,谎言讲的再多也变不成事实。你看看一位自称耳东(陈XX?)的先生怎么替国凯解释的,在看看国凯怎么评价你的?国凯已经金蝉脱壳了。

呵呵。。。


王希哲看清楚:刘主席早就指出曾大军奸猾狡诈的特务伎俩
作者: 耳东, 发表于: 2011-07-02, 11:36


耳东说明:


这是刘主席3年前的“致相关朋友的公开信”。在这封信中,刘主席洞察一切,早就看穿了曾大军的阴险,毒辣。叶义正辞严地指出曾大军的“奇特的逻辑、奇特的思维”。这两个“奇特”,已经说明刘主席表面和稀泥,实际不糊涂。“特”嘛,特务的“特”,特别的“特”。曾大军是个什么东西,刘主席早知道。刘主席说,使用这种人,就是用来以毒攻毒。王希哲最近一直说刘主席和曾大军是一伙的,是没有眼水。叫你一声顾问,你就三分颜色染大红。你比起刘国凯来,不论是理论水平,不论是韬略心计,都差得太远。不要在这里自以为高明了。
请看刘主席的原文:(“热血汉奸”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 /search?q=cache:PvzqFTick98J:www.rxhj.net/phpBB2 /viewtopic.php%3Fp%3D131781%26sid%3Dd7259fe2b7fe02bb6f7c63a37c1c89b9+%E6 %9B%BE%E5%A4%A7%E5%86%9B&cd=34&hl=zh-CN&ct=clnk& inlang=zh-CN&source=www.google.com)

曾大军同志:
你解释说:你群转发那封伪造的杨建利给盛雪的信是为了”借那封假信提请大家小心‘不要中了共军的奸计’”。
你所解释的这个逻辑其他朋友是否接受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予接受的。你的逻辑荒谬到极点。打个比方,有班朋友在草地上烧烤,远处草地上有堆狗屎。做法之一是,发现狗屎者立即用铲子把狗屎埋 掉。不让狗屎臭气飘过来。做法之二是你的做法。你把狗屎铲到大伙儿的面前,对大家说,这里有狗屎,很臭的,你们要小心呀!
你的这个举动多么奇特、多么荒谬!奇特的逻辑、奇特的思维。我简直无法理解。如果你的确是想要大家提高警惕,可以对大家说最近网上流传有谁谁给谁谁的信,这些信都明显是伪造的,是破坏我们民运组织和朋友间团结的,希望大家不要上当等等就够了。如果要转发,也顶多只发给杨建利、盛雪两人就足够了。
可是你不是这样,你是把这些伪造信件广为转发,客观上难道不是起了散布毒素的作用吗?你不要对我说民运朋友们都有鉴别能力。有些民运朋友的鉴别并不强,有的甚至是故意地不强,他们正在利用你的荒谬之举,甚至把你的荒谬之举扩指为整个社民党的的所为。你不感到你对此负有完全责任吗?
刘国凯





草庵:主题关于国凯主席、王希哲顾问及吕易意见的答复。2011年6月28日


国凯主席、因全秘书长、希哲顾问及诸位:

大家好:

最近几天看到我党风波再起,十分痛心。特别是看到了国凯主席与因全秘书长书信,希哲顾问的意见书、吕易副主席意见书。我感到有必要将我的心里话讲出来,与诸位同仁商讨。

1.我赞同希哲顾问的意见。我党必须要走出困境,必须要彻底解决困扰我党多日的党内纠纷。

2.我非常赞赏吕易副主席高风亮节的作为,特别是对吕易副主席坚持不参与纠纷,拒绝担任主席,甚至连轮值主席都不担任的做法。坚持原则,秉公处事。

3.我多次在党内声明,我不会竞选主席,也不担任轮值主席。今天我再次声明。

4.坦率地讲,我一直对这次党内风波感到非常的困惑。我仔细回忆这次事件的发生,原本是起源于东部党部的内部纠纷,社民党东部党部卞和祥指控东部党部代主席曾大军同志。这次风波在纽约中委会会议中扩大到了澳洲党部及吕易同志。之后再次蔓延。到了今天矛盾转移到了美西党部,似乎成为了美东党部与美西党部的矛盾。事实上,美东党部与美西党部没有任何矛盾。作为此风波中无辜被牵涉到的美西党部实际上是不愿意涉及其中,这就如同香港党部,日本党部,泰国党部都不愿表态,不愿意涉及其中一个道理。但是,很不幸这个事件的发展似乎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似乎是在一种超乎自然的力量指挥下,从美东的个人问题转移到了地方组织问题,并逐渐扩大化。这种发展的趋势似乎也无法控制,最终的矛头指向我党是否可以生存,国凯主席是否有资格担任主席等一系列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我们是否可以预见到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否会按照下面的预测发展?


A. 由于国凯主席与因全秘书长的误会加深,这将导致社民党内部出现分裂。否定了国凯主席这就意味这也否定了社民党,否定了我们对卞萧的集体决定,否定了我们自己。
B. 否定了因全秘书长,也意味着分裂,也同样意味着否定了国凯主席及诸位对卞萧的决定,同样是否定我们自己,同时也否定了社民党。
C. 原本是卞萧与社民党的矛盾,现在转换成了美西与美东的矛盾,这本身就是被人离间的结果,国凯主席可能会认为美西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支持打倒卞萧,再打倒国凯主席。美西则认为是大军及吕易为了自身清白寻求美西帮助打倒了卞萧之后,再清洗美西。把矛盾从自身引向国凯主席和因全秘书长身上。
D. 卞萧达打倒之后,王亭芳、金秀红、黄钟也会寻机提出平反,因为抓特务的主谋卞萧已经被打倒,大军、吕易被平反,没有道理不给王亭芳、金秀红平反。这样矛头又对准了国凯主席。同样也可以打到社民党。
E. 更可怕的是,这样进行下去,就会有更多的引申,诸如是否是大军为当主席需要把其他人打倒?因全为当主席需要把别人打倒?吕易为当主席是否需要把别人打倒?一旦如此,社民党将全面崩溃,十年业绩都将成为笑谈。我们所有人都会成为笑谈。

毫无疑问,按照目前的状况,我党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我们需要分清事实,真正看清楚谁在企图搞垮社民党,谁会在这次党内纷争中渔利?我相信诸位都有自己的分析,有自己的认识能力,能够清楚地看到我们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严重得危机。


5.我反对国凯主席提出分家的提议,我深知国凯主席的困境,但是,我们是一个民主政党,我们不能因为内部出现问题就提出分家,而且这个分家实际上让社民党分裂。更为奇怪的是,这个分裂的起源是可疑的?与事件的起源及发生都毫无关系,只是被某些人利用,被人逼迫进行的。我们特别要警惕那些支持国凯主席被迫提出分裂的人的面目及野心。在目前,所有的民运组织都在其极力整合,形成对中共有力的拳头,但为什么会有人逼迫社民党及国凯主席让我们分裂?其目的何在?分裂之后的社民党对谁有利?是谁是利益获得者?


6.直到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是,大多数党部及党员在沉默,他们不愿意涉及这场毫无意义的纠纷,他们不愿意社民党分裂。特别是那些资深的社民党干部及党员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了分裂或支持分裂,吕易副主席公开提出了他的意见,他坚决反对分裂。这基本上代表了大多数中常委的意见。洛杉矶党部提出了赞同希哲顾问的建议,同样表明了反对分裂。为此我也再次感谢希哲顾问在关键时刻对我党的帮助和挽救。我相信,泰国党部,日本党部、澳洲党部、香港党部、旧金山党部、拉斯维加斯党部、西雅图党部及其他党部都会反对分裂,支持正义的一方。

诸位中委,诸位同仁,我们是一个民主政党的成员,我们不是专制主义者,我们都有自己的理想,我们的目标是在中国建设社会民主主义,我们不是为了分裂内部斗争而加入这个政党,这个政党不是某个人的,也不是某个小团体的。他又组织程序,有自己的规章制度,不是某人或某些团体宣布分裂就可以分裂的,即使我们需要分裂,也是需要按照组织程序,召开全国党员大会,通过决议决定。这不是几个人或少数人可以宣布的事情。

我期望诸位深思,是谁挑起了这起风波,如何将这场美东地区内部的风波扩大到了美西,扩大到了澳洲,日本。其人的目的是什么?是否是别有用心?

我更期望诸位为了维护社民党,维护我党的利益,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诋毁国凯主席的实质是指向了社民党。我们不能否认国凯主席建党及建党以来的功绩,我们需要给国凯主席一个公正的,高度的评价。维护国凯主席的声誉就是维护我党。

我们要拒绝分裂,拒绝别有用心之人的挑拨。维持党的稳定,维护社民党的基本路线。

我再次呼吁诸位同仁,请用你们的智慧去分析这次事件的牢笼去脉,认清这个事件的真相,不要上当,不要分裂社民党,不要做被人笑话的丑剧。


草庵居士 (William F. Mei)




MeiWilliam 发送曾大军以前与周育田密谋的往来书信

大军:

本来休假这几天放你一马,你不服气,本居士就找时间陪你玩。进来看看王希哲顾问的信,及你以前与周育田密谋的往来书信。这些书信都是当事人周育田和吕易公开在中委邮件组里承认的事实。让大家再看看到底是谁在“搞垮他妈B的社民党”

本居士已经多次给你讲道理,摆事实,你还是满嘴的谩骂,你能拿出事实证据吗?你不觉得丢人吗?你已经年过六旬了。该都知道什么是自爱,自尊了吧?你是否还要将本局士给你苦口婆心写的文章都一遍一遍地贴出来?反复加深中委们对你的恶性的印象?

实话实说,你不觉得丢人,中委们都会给为你感到丢人,我也会为社民党有你这样的人感到丢人。

呵呵。。。



过来看看王希哲先生给你的公开信及你与周育田之间密谋的信件:


Date: Thu, 30 Jun 2011 01:29:38 -0700
Subject: 大军兄,劝你不要纠缠历史混战了。你说的“我一直坚持“清君侧
From: xz7793@gmail.com
To: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CC: figimei@hotmail.com; zhouyutian001@hotmail.com; ; ; ;

大军兄,劝你不要纠缠历史混战了。你说的“我一直坚持“清君侧”,坚决反对任何借机搞“宫廷政变”以“篡党夺权”的野心家!”不是这样的情况吧?那时你大军兄说的很清楚,你的计划“是“清君侧”而后才是是“逼宫篡位””的。而且你“本人特殊角色定位等均已有数”的。
大军,我是爱才的。真是仁至义尽。希望你为社民党大局不要执迷下去了!

请看:


From: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To: yilv@live.com.au
CC: zhouyutian001@hotmail.com
Subject: RE: 吕、曾二兄,育田我没问题,开弓箭,战必胜!
Date: Wed, 11 May 2011 15:58:02 -0400

吕易兄:


午餐前与育田兄电话交谈半个多小时,直到因全来电请他赴宴。重要问题,如我们的票仓和本人特殊角色定位等均已有数,毋冗赘言,唯有一事提醒:此役性质是“清君侧”而后才是是“逼宫篡位”,除非昏君坚决要同东西厂同赴黄泉!老皇帝这块招牌还有用场,他的平台也完全可以用来大显我们的身手。届时我建议他去写书。此外,战斗打响之前,还是尽可能多地商议设想意外情况,多考虑一些应急方案为好。

特此专嘱!

大军



From: zhouyutian001@hotmail.com
To: yilv@live.com.au
CC: zengdajunsmzx@hotmail.com
Subject: 吕、曾二兄,育田我没问题,开弓箭,战必胜!
Date: Wed, 11 May 2011 07:12:41 +0000
二兄,放心

必要时我还有其他的战法预备!

最坏的情况我想的比你们多,你们是乐观派,但我现在信心满胸,志在公义,战就夺胜!
让他们开眼看看,谁是真正的反共斗士!首先废除刘国凯,树立我们铁三角。

握你们的手!

育田




----
至此,究竟是什么人在搞乱社民党?还不清楚吗?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