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paul   南方朔:起诉李登辉,马英九选情更不乐观! 2011-07-04 02:27:23  [点击:657]
南方朔:起诉李登辉,马英九选情更不乐观!

名家评论 2011-07-04

(台湾)7月2日国民党在台中市举行党的18次党代表大会。这个会议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大选的“马吴配”全力造势。去年的五都选举,国民党在台中已失去过去长期的领先,最後只以极微差数侥幸获胜,因此台湾的人都认为2012大选,国民党会在台湾北部略胜,会在台湾南部大输,如果它不能在台湾中部也明显领先,国民党就会失去政权,这乃是它的誓师大会选在台中的原因,它希望以这场誓师大会来凝聚中部的蓝营士气。

在远古时代,这种誓师开战的大会,都一定会找人或其他牛羊等活物来当“牺牲”,用以“祭旗”,而非常明显的,国民党用来替“18全”祭旗的就是李登辉,因为就在“18全”前夕的6月30日,国民党政府下的法务部特侦组突然无预警的老案新翻,指控李登辉十馀年前涉嫌侵占国安密帐里的779万美元(合台币2亿5770万元),并正式以侵占公有财务和洗钱罪名予以起诉。

国民党政府继起诉审判和定罪陈水扁後,现在又再度起诉李登辉,两个前领导人相继被起诉,尤其是李登辉乃台湾当今反马的第一号人物,它所提出的“弃马保台论”已成了反对派2012大选的基调,在这个时候国民党以一个咸年旧案起诉李登辉,很难不给人“假司法之名,行选举斗争操作之实”的印象。因此,起诉李登辉一事,势必将对大选造成举足轻重的影响。国民党以李登辉来祭旗,真的会让蓝营士气大振而让马英九连任,或者反而是因为起诉李登辉而使得大多数中间选民对马英九更加失望,而加速向绿色那边移动,使得马英九2012大溃败,起诉李登辉对马英九低迷的选情,已不啻投下了一颗大杀伤力的重磅炸弹,它到底会杀伤蔡英文,或是马英九自己,已值得密切注意。

首先就起诉李登辉的事实及司法部份而论,1984年李登辉仍在任总统时曾捐赠南非台币2.8亿元,但因外交部经费不足,前国安局长殷宗文遂奉命以“巩案”为代号丶动支国安局“奉天专案”的经费代垫。後来3年内,国安局逐渐回补代垫的款项,但因这笔钱是国安局代外交部预垫的款项,外交部仍须归还给国安局,於是这笔钱就给了国民党大掌柜刘泰英上下其手的机会,他在1999年利用台湾企业界的尹衍梁,将这笔钱透过洗钱方式至台湾综合研究院。

2002年国安密帐案曝光,经管“奉天专案”的国安局少将会计长徐炳强为求自保,与殷宗文丶刘泰英同赴李登辉住处,他们的意思是要事後补办公文由李登辉来批,但当时李已下台,补办公文形同文书造假。李登辉当然拒绝,於是遂由徐炳强记录,刘泰英和殷宗文签名确认,将该次会议写成备忘录。在该备忘录里,李登辉当天说:“巩案馀款支援台综院等4所设所所需,是事实,刘泰英先生也确实收到这笔款项,必要时请刘先生出面说明。”讵料特侦组就据此认为这是李登辉丶刘泰英丶殷宗文共谋侵占公有财务的罪证。

如果就事实与司法而论,这项起诉实在相当勉强:

(一)此案乃是十馀年前旧案,此案最重要的当事人丶前国安局长殷宗文已逝,当时任国安局上校出纳组长的刘冠军夫妇早已逃亡大陆福建,另外则是主要关系人,当时的国安局会计长徐炳强也早经宣判无罪,现在却在未有新事证下再对李登辉起诉,而且起诉的理由多半就先有成见,一口咬定。这种起诉当然很难服人。

(二)此案由事实及司法,李登辉根本没有将一毛钱放进自己口袋,将他以贪污侵占洗钱罪起诉,当然难杜台湾社会的悠悠之口。

(三)此案为十馀年前老案,意谓了国民党若要办此案,随时都可以找出来办。马英九一上台时可以找出来办,他任内的每一天都可找出来办,而国民党政府却在大选只剩7个月的此刻将旧案新翻,如果说没有选举操作上的考量,谁曰可信?而且这项起诉明明是特侦组自己所为,但整个起诉书却在宣称此案新翻,乃是陈水扁在2009年被特侦组约谈时所举发。由此已可看出,甚至单纯的起诉,都在玩挑拨离间的伎俩。由此更可看出台湾司法的政治化已到了何等可怕的程度了。

因此,国民党政府起诉李登辉,必然有其政治祭旗之考虑。目前马英九选情告急,内部大老都心情冷飕飕,马英九上台之初高举“尊李”旗帜,甚至几个大官都是李的人马,但马的“尊李”并未换来李的挺马,因而国民党内部对马的“尊李”路线极为失望。而今李的“弃马保台”已成了反对派的2012大选主调,马为了巩固蓝营,只得由“尊李”突变为“办李”,在国民党的算计里,对李痛下杀手,必定可以挽回蓝色的选民。而且据传,当今办李,国民党甚至还准备继续牵连,将蔡英文也牵涉到当年的国安密帐中。

但任何人都知道在大选前搞这种司法斗争,很难不予人联想。李登辉的政治立场许多人不同意,但李登辉的操守却在台湾极获肯定。像美国《华盛顿邮报》都认为起诉李登辉是在搞政治操作。这种清算式的斗争,只会让台湾的政治更加倒退,仇恨对立更深。

6月30日李登辉被起诉後的第二天,即7月1日晚间,李登辉出席台联的募款餐会,他表示,起诉“都是检察自己想的”,他说他已90岁,“死都不怕,哪怕什麽压迫的手段”,他也说“不信白布会被染黑”,“就算人世间已无公义,但还有上帝存在”。很显然的,国民党起诉李登辉已被视为是司法逼害,是马英九在对异己展开“政治追杀”。

马英九办陈水扁,可以把扁案当做选票提款机。但意图把这招用在李登辉身上,大概就选票提不到,反而会造成中间选民更加大量的离去。而马政府过份利用司法当做斗争工具,一旦他失去政权,可能就得面对别人对他展开各种司法及行政手段上的调查。国民党起诉李登辉,更深入的来看,它等於已打开了政治司法清算的潘拉盒子,将来台湾的政治仇恨已被他们搞的愈结愈深了!

国民党以李登辉为“18全”祭旗,结果“18全”被开成“有史以来最冷的全代会”,除了台上的主角们外,下面的人很快就走得冷冷清清,蓝营早已失去热情,起诉谁好像都没什麽用,马英九的连任真不容乐观啊!(作者是《亚洲周刊》主笔)(香港明报)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