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黎星萍   一统江山将破碎 2011-07-04 08:26:33  [点击:1424]
二十年前拒绝政治变革,已经使中国的经济改革陷入绝境。与八十年代不同的是,由于利益集团间的互相牵制,戈尔巴乔夫式的政治强人的出现难以预见,目前从体制内改变现状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从体制外看情况也不容乐观,六千亿的维稳经费,窒息了不同声音的传播,也避免了局部反抗事件的扩大,使它们象中国茉莉花运动一样无疫而终。社会不满情绪的积聚只能会使压力增加,民众如同困兽,虽然确切时刻和契机难以估算,但是社会动乱很可能到来。而且社会动乱一旦爆发它会比以往几次都更加猛烈,并将成为不可控的链式反应。

被这种不可控的链式反应送到坟墓里去的将不仅仅是共产专制,也将包括大中华一统江山的迷梦。

可以想象,当中共的强权在首都和腹地失势,新疆,内蒙,西藏的民众会看准时机,再次起义。这时候,中共的驻军将失去意识形态的主导,各种维护一统江山的理论也将失灵。

边远民族将自决而不是被自决。在我看来,无论理论家们如何自做多情,自决的结果将不会是理论家们所期望的边远地区与中国统一。你可以说我是站在其他民族的立场说话,实际上自身是汉人并不妨碍我站在任何民族的立场说话,因为自由代表了真理,而真理是唯一的。

有人认为, 独立运动将从汉人开始,随后扩展到周围民族。 依我看,汉族会革命,但不会独立,当革命扩展到周围民族就自然意味着独立。我不反对汉族地区的独立,但是与清朝末期不同,汉族独立缺乏动力。相比之下,当年叶利钦宣布独立于苏联,而另创独联体,一方面是叶利钦本人想从政治上摆脱和架空戈尔巴乔夫,另一方面则代表了俄罗斯式的傲慢,俄国人不想让其他民族分享自己的优势,尽管这种优势也许并不存在。至少在目前看来,中国未来的动乱不存在类似的因素。

中共多年来对边远地区的殖民政策也将使新独立的政体和国际社会陷入道德困境,积怨所造成的大规模民族纠纷势所难免。我认为如果新独立的政体是民主和理性的,那么他们从权衡利弊的角度出发,将至少在原则上对这种冲突抱反对态度,以此来稳定局势并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另一方面,独立也使汉族和当地民族的角色不可避免地出现对换,因此可以预期将有大批汉民向内地回流。我的这些话只是想就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件作一个估计,而避免关于“正确”与“错误”的纠缠。比如,我并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我可以预料由于历史的原因有关种族的恶性事件很可能发生。我想提醒读者注意的是,中共残暴统治的恶果已经形成,任何关于边远地区的设想,都不能忽略或回避这个基本事实。

从根本上来说,中共的强权统治造成的恶果是巨大的,它涉及到语言,文化,宗教,思想等各个方面。当中共的影响消失时,整个社会将爆发强烈的反弹和深刻的变革。一个能想到的例子是官方语言的改变,另一个例子是将中共多年来的罪行公布于世或编入教科书,独立国家内部对亲共份子的清洗和审判也可能发生。

最近,我注意到民运人士和独立人士在反共活动上的交流和相互支持。很难想象在中国动乱时,这些民运人士有资格在一夜之间变成反共同盟的“老大哥”,来主导恢复一统江山,改变历史进程。 实际上,多年来不仅共产党失去了变革的机会,海外民运也没有在组织上财政上和理论上形成气候,他们无论在道义上还是能力上都与满清末期的同盟会不可同日而语。

相对于新独立的小国而言,中国的包袱大得多。这里包袱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指民主过渡的困难,有民族问题的因素,也有思想,经济等其他方面的因素。新独立国家将象中欧诸国一样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融入国际社会,而中国的民主前景堪虞,必将自顾不暇。多一个独立国家,就将多一份自由。
最后编辑时间: 2016-02-27 21:50:3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