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zt维护社民党的声誉,坚持要求刘国凯主席把真相讲清楚,说明白 2011-07-04 13:25:28  [点击:598]
维护社民党的声誉,坚持要求刘国凯主席把真相讲清楚,说明白


刘国凯主席及社民党诸位同仁:

我看到了吕洪来先生转发的刘国凯主席关于《国凯主席的电邮》一文。对此电邮我发表个人观点如下,并请党内诸位同仁思考:

1.吕洪来先生转发国凯主席电邮,国凯主席在该电邮称:“由于我已向伍国雄兄承诺,我不再发电邮到电邮组,您可代我把我的几点意见转发给大家。为了不节外生枝,我把我的电邮修改如下,请您和洪来兄转发给全体中委。”

我认为这是国凯主席极为虚伪的表现。既然有承诺,那么通过洪来兄转发,与你亲自发又有和区别?你身为党主席以伍国雄的呼吁为借口,出尔反尔,这是多么的虚伪。

如果你国凯主席善忘,但我想诸位社民党同仁不全部是善忘之人。伍国雄兄发出该倡议的时间是在王希哲先生提出了调停意见之后,响应王希哲先生的建议,要求大家不再争论,一切向前看。但是,国凯主席在此之后,否决了王希哲先生的建议,支持曾大军无故点名攻击洛杉矶党部及三中常委。而且国凯主席提出了要“搞清楚历史问题”。当我们提出了诸多历史问题,及诸多历史真相的时候,国凯主席拒绝回应。并以对伍国雄兄的承诺为借口。

2.如果我们没有忘记,王希哲先生的建议是被国凯主席拒绝了。但是,基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建议的社民党四海外党部的意见书,国凯主席全面接受了。并认为是:“你们的信真的很好(指四个党部的看法和建议)。是在真心想解决问题 。”难道国凯主席认为王希哲先生不是真心想解决问题?难道我们以前提出的各种方案不是真心想解决问题。难道这四海外总部的最后结论:中央常务委员会或者中央委员会尽快确定我党三大召开的时间,地点,筹备委员会人员等重大事项。国凯主席在三大正式辞职。这不是以前大家提出的共同意见?

3.为什么国凯主席对比这个四党部意见更温和、对国凯主席更有利的王希哲意见不接受,反而对以王希哲意见为基础,内容更严厉的社民党海外四党部意见书接受了呢?

原因很简单,这就是卞和祥和萧虹公布了他们的声明,揭露了刘国凯主席是这次社民党“抓特务”风波的主谋,卞和祥及萧虹是执行主席命令者,也是社民党主席刘国凯错误路线的受害者。之后,我也向全党同仁提出了我的《关于追究刘国凯在社民党迫害及分裂风波中责任的几点思考》一文。这是否意味着刘国凯主席试图逃脱党章及组织程序上的追究和惩罚呢?

4.刘国凯主席在《国凯主席的电邮》一文中称:“让今后全党都自觉遵守最基本的组织原则”。我非常赞同刘国凯主席的这句话。在今天,当卞和祥及萧虹的声明发出后,刘国凯主席主动让步,提出了接受大家的意见。

但是,我们都是有一定思考能力的人,我们不是傻瓜,我们不是可以被人愚弄的木偶。我们需要想一想,卞和祥和萧虹提出的刘国凯主席是这次社民党“抓特务”的幕后主谋是不是真实的?刘国凯主席为什么不回答我们的质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刻接受了他原来不愿意接受的条件?刘国凯主席的目的是什么?

5.事实上,当卞和祥和萧虹揭露出社民党“抓特务”的内幕之后,本党这场风波的性质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我们以前计划处分卞和祥及萧虹的决定是否正确?我们是处分那些愚忠的党内同志,放过幕后黑手,还是要秉持正义和良心,维护社民党的党章和组织程序。维护社民党的声誉,坚持要求刘国凯主席把真相讲清楚,说明白。我们是不是要处分真正的违反党章和组织程序的幕后主使者?

6.正是由于这个重大的变化,我们必须要从头厘清事实真相,看清楚那些问题是主要的,谁是真正的违反党章党纪的人。那些同志是犯了愚忠胁从的错误,那些是因为这些错误而无辜受到牵连的人。

刘国凯主席在《国凯主席的电邮》一文中称:“蔡登文的错误以党章所列处分项目来看,撤销常委职务是最轻的处分。撤销常委后,仍然是中委”。我从来不认为将党内消息扩散到党外是正确的。但是,我们必须清楚的知道,蔡登文犯的错误是基于卞萧受刘国凯“抓特务”风波的基础上,是产生于曾大军擅自将党内尚未完成程序的决议先扩散到党外之后的错误。

但是,这些错误,无论如何从那个角度上看,他的严重性都比不上刘国凯主席所犯的错误,这就是为什么在党内要掀起抓特务的风潮,为什么指使卞和祥和萧虹抓特务?我们要解决蔡登文的问题,其前提就是刘国凯主席必须要对卞和祥及萧虹对你的指控说清楚,讲明白,告诉全党同仁,你是不是他们说的抓特务的幕后指挥者?

根据国际通行的法理,我们必须要先澄清国凯主席是否在这次社民党风波中负有责任?负有什么样的责任。然后才能解决下一级干部蔡登文的问题。既然国凯主席称:“让今后全党都自觉遵守最基本的组织原则”,那么,我想问:国凯主席,你是否愿意自觉遵守最基本的组织原则?

7.在刘国凯主席认为:“你们的信真的很好(指四个党部的看法和建议)”的社民党海外四党部意见书中这样写到:“我们认为,造成我党今天这样的局面,刘国凯先生作为本党主席,负有难以推却的主要的领导责任”。

既然,国凯主席既要大家遵守党章党纪和组织原则,又同意社民党海外四党部的意见书内容,那么,我想问国凯主席,你计划如何承担这难以推卸的主要的领导责任?不从你自身正本清源,厘清事实真相,这又如何解决问题?

8.在国凯主席委托转发的《国凯主席的电邮》一文中,国凯主席提及了日本党部问题。按照党章,日本党部在第二
次选举中选举的主席只需要报备中央。这是日本党部自己内部的事情。而国凯主席依然坚持干涉,这是符合党章和组织程序的吗?老田本身就没有离开日本党部,日本党部没有抛弃老田。选举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决定,本应该是老田主动与王亭芳联系才对啊。难道一失去了日本党部主席的职务,就需要让新任党部主席去哀求吗?

再者,在此信中,王亭芳已经不再是国凯主席不承认的日本党部主席了,既然如此,王亭芳的党籍和中委的问题也自然没有问题了。但是,既然你指控王亭芳的问题不存在了,党费问题也解决了,党籍问题也解决了、中委也恢复了、党部主席也承认了。那么,其他遭遇与王亭芳类似指控和问题的社民党同仁是否也都可以说解决了问题呢?

如果现在国凯主席不再指控王亭芳问题,这是否意味这以前的指控是错误的?如果以前的指控是错误的,刘国凯主席是否需要承认错误,是否需要承担责任,是否需要接受党员的质询,是否需要接受适当的党纪处罚?

鉴于此,我也提请社民党秘书处及中常委,迅速作出决定,组成三大筹备组,尽快召开三大,解决问题,树立社民党新形象。




草庵居士 (William F. Mei)

Asia-Pacific Human Rights Foundation
Tel: 310-254-888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