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贝苏尼 洪先生没空,我来说两句吧。   2011-07-04 12:11:26  


作者: 云儿   统一与分裂的经济学 2011-07-04 17:14:53  [点击:602]
五年前的一篇文章,好像跟这个讨论有点关系。

=======================================
作者: 云儿 统一与分裂的经济学 2006-11-28 21:25:36 [点击:300]

一个国家的规模多大最合适?什么情况下它会分裂?什么情况它会与别的国家合并?

近年来,面临供给过剩危机的经济学家们,越来越多的人投身研究这些问题,2003年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出版社还出了一本专著,《国家的大小(The Size of Nations)》,作者是这方面研究的两位大拿,哈佛大学的政治经济学教授Alberto Alesina,和布朗大学的经济学教授Enrico Spolaore。在即将出版的《牛津政治经济学手册》中,Spolaore给这整个研究领域起了名字,叫做“国家边界的政治经济学”。

经济学研究国家大小,出发点照例庸俗到了极点:国家扩张,有收益也有成本,收益与成本的平衡点,就决定了国家的大小。然而需要回答的问题在于,因国家规模而来的收益和成本,究竟是些什么玩艺儿,包括了那些内容,又通过什么途径和机制而决定国家大小?

这个问题非常古老,先哲们已经提供了不少回答的线索。两千年前,柏拉图就说了,国家或城邦,公民人数必须多到足以抵御外人的侵犯。用经济学术语讲,老柏指出了,决定国家大小的第一大规模经济因素,是武力的规模经济。众志成城,要有足够多的人,才能组成强大的武力抵御外敌,同时又使得人均负担的武力费用,得以降低。

亚里斯多德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他说,国家不能太大,最好以大家都互相认识为界限。超出这个限度,良好的治理,就算有可能,也是非常困难的。他说的其实是,限制国家规模的第一大因素,在于公共政策与管理的规模不经济。国家大了,其政策就很难适合不同人群的实际需要,难免把大家强套进一个模子,不得不更多地强迫一群人去迁就另一群人,公共决策难免变得低效扯皮,政令实施难免上下臃堵,无以为继。

自然,决定国家大小的经济因素,绝对不限于以上两个。它们远比这多得多,也复杂的多。我们的祖宗,老子,就列举过其中不少因素。

老子主张小国寡民,国家的边界,以耳目所及为限:人民彼此相望,鸡犬之声相闻,然而却是一边一国。显然,这个边界实在划得太小。老子知道,只要有规模经济,国家规模难免会出界。因此,要实现小国寡民,首先得消灭种种规模经济:

“虽有舟舆,无所乘之”----消灭交通运输和基础设施的规模经济;
“虽有甲兵,无所阵之”----消灭军事武力的规模经济;
“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消灭公共治安的规模经济;
“使有什佰之器而不用”----消灭技术发明传播的规模经济;
等等等等。

等到这些规模经济因素都没有了,小国寡民自然就成了国家的最优规模。

然而,现实生活中,所有这些规模经济因素都不可能消灭,所以国家的规模就远比古人的理想规模来得大。但是国家规模若是太大,亚里斯多德说的那些规模不经济就会变得重要,国家就会面临分裂的压力。当今世界上,在欧洲国家走向统一的同时,又有许多国家的分离运动闹得很凶,成为战争导火索。分析和处理这些现象,经济学家们觉得自己可以出点力。

现代经济学分析国家规模的决定,大体上有三个观察角度:经济决定的边界,政治决定的边界,武力决定的边界。

分析经济决定的边界,是经济学的老本行,可以搬用的分析技术和分析模型很多。例如上个世纪中期就已经发展起来的地方公共品模型,贸易区模型,最佳货币区理论等等,拿过来修改一下,就能用以回答一个基本经济学问题:保证公民福利最大化的国家规模,是怎么样的,具有怎样的性质。如此得出的国家边界,称为“福利最大化边界”或“福利最大化均衡”。

在经济模型中,加入政治决策机制,就可用来探讨政治决定的国家边界。目前经济学家们研究较多的决策机制,是居民自决:任何国家内的任何地区,只要当地居民多数投票赞成,就可以决定独立出来成为一个主权国家。象这样靠居民自决而形成的国家边界,称为“单边分离下的边界”或“单边分离均衡(equilibria under unilateral secessions)”。

单边分离下的边界,通常会偏离福利最大化。由此得到经济分析的第一个重要结果,我们可以称之为“国界经济学第一定理”,基本内容如下:
国界经济学第一定理
居民自决,通常会导致国家规模偏离国民福利最大化。较之福利最大化均衡,在单边分离均衡下,国家规模更小,国家数目更多,而国民平均福利更低。
这个定理背后的直觉其实很简单:国民福利最大化要求,一个地区是否独立成为主权国家,不仅要看独立会给该地区居民带来多少净收益,而且还要看独立会给其他地区居民造成多少净损失,只有当前者超过后者时,独立才会促进国民总福利。然而在单边分离均衡下,一个地区,只要发现独立对自己有利,就可以独立,完全不需要顾忌这是否给别人造成损失。这么做的结果,常常是大家的福利都同时降低,有点类似于囚犯博弈。

面临边缘地区的分离运动,许多国家都选择收买政策,通过转移支付给闹独立的地区以经济补偿,以便将这些地区维持在同一个国家之内。国界经济学第一定理,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种政策的经济合理性:当独立给其他地区造成的损失大于独立地区的收益时,其他地区拿出钱来补贴独立地区,以避免分离,就是一种兼顾双方利益的安排。

经济学家对于补偿政策的博弈论分析,还有更有趣的结果:在投票均衡中,倘若主流选民不能肯定边缘地区的独立要求,就不会支持补偿政策;于是,边缘地区只有持续不断地发出分离威胁,才能得到利益补偿。简言之,即使是很充分的补偿政策,也不会消除分离运动。我们常常看到,一个地区,在得到很好补偿和照顾的同时,仍然嚷嚷着强烈要求独立。

以上我们说的是,单边分离机制下的政治均衡,通常导致国家规模小于其最优边界,并且导致降低福利的分离要求。除此之外,近来经济学还有一个很惹人注目的进展----从国际冲突和战争的角度,提出了许多武力决定边界的模型,它们要回答的问题与上述讨论正好相反,也即:过大的国家规模如何形成?在什么条件下分离运动会增进福利?

这些都是有趣的问题,有工夫再谈。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