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郭有邻   【转帖】曹长青: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 2011-07-05 06:17:13  [点击:637]
转帖者按:为公正和黑体字而转帖

曹长青: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3日 来稿)

被全球媒体关注的原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卡恩“性侵案”发生重大转机,原最高可判25年的案子,现可能撤销,卡恩已被释放(解除住处监控等)。为什么发生如此变化?主要原因是控告他的那个旅馆女佣被发现在众多事情上撒谎,可信度出现问题。福克斯电视引述说,这个控告者是“女佣兼妓女”。也就是说,即使他们发生过性关系,也是她同意并获酬的。

在美国法庭,如当事人撒谎,案子基本就打不赢,因一旦信用破产,其他说辞就很难令陪审团相信。而双方律师对当事人、证人的交叉盘问等,更使任何编织的谎话都难以自圆其说;撒谎者本人反可能因做伪证而遭惩罚,最高面临15年牢狱。目前在美国每天电视直播的一个热门案子,是一个母亲涉嫌杀害自己二岁的女儿,其审理过程是一堂很好的法律课。那种事无巨细的问法,让什么样的谎言高手都很难招架。 (博讯 boxun.com)


在法国名人卡恩的“性侵案”要翻盘之际,中国的因摔瘫而成名的桑兰抵达纽约,到美国打索赔曾高达21亿美元的官司。这个被中国媒体广泛报道的“桑兰案”,且不说事发13年前,早已过了法律的追诉期限,而且桑兰的律师每天博客炒作,已经成了娱乐网民的肥皂剧,即使真的能立案审理,其结局也会像卡恩案一样,把原告自己弄成小丑,因桑兰也像那个控告卡恩的“女佣兼妓女”一样,撒了很多谎,而且是弥天大谎。

桑兰作为中国体操选手当年到纽约友好运动会参赛,摔成高位截瘫。今天她提告主要围绕三点:一是她起跳时有罗马尼亚教练擅自“挪垫子”导致她分心失控,强调这是事故,不是意外。二是说她出事后因被纽约一对华裔监护人夫妇“软禁”而无法说出真相。三是通过打官司找到当时录像带还原真相。但在这三个关键问题上,桑兰全都撒谎,比那个卡恩案的旅馆女佣更胆大包天:

第一,关于“挪垫子”。

桑兰在英文起诉书上说,有人在她“按到跳马上、落地之前,挪走了她要落上去的垫子”。但桑兰自己早已否定了这个起诉书上的说法:在中国媒体上,桑兰至少在六次谈到“挪垫子”时都说,是在她冲向跳马时,有人挪垫子(而不是她在空中做动作时)。起跑冲向跳马,和在跳马上空做动作,是两个时间段。二是从常识角度,从按到跳马到做完动作,专家说只有五秒左右。桑兰在跳马上空的瞬间,完全没有可能看清(都没法看)下面谁在挪垫子。

另外如真有人想挪走垫子,在桑兰从空中到地面的瞬间,也完全无法做到,因短到只有两秒多。

三是现场新闻照片证实,桑兰是摔在“垫子”上,说明垫子没被挪走。桑兰在起诉书上说垫子“被挪走了,她的头摔在了地板上”是明显的谎言。

【附上曾节明转载的“反驳”:

在“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一文中,我们不难看出曹长青先生为了达到侮辱和伤害桑兰的目的,就关于“挪垫子”、关于“被软禁”、以及关于目前还无法求证的“录像带”等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证。

在为了论证桑兰在“挪垫子”中说谎,曹长青先生称专家认为:从常识角度,从按到跳马到做完动作,专家说只有五秒左右……所以桑兰在说谎。我不知道曹长青有没有看过跳马项目的比赛?但很明显其文章中“从常识角度,从按到跳马到做完动作,专家说只有五秒左右”的说法完全违背了基本常识。请问人世间有哪一位超人能够“从按到跳马、到做完动作(落地)”的

滞空时间可以达到5秒钟

这,只能说明曹长青先生自己在假冒专家之名说谎。

桑兰的真实表述是这样的:桑兰在助跑时发现一个外国教练在移动前方的垫子,桑兰开始犹豫和减速,桑兰的教练却指挥桑兰冲过去。要知道为了党的光辉形象,金牌体制下的运动员是没有自我的,教练也是不能讲人性的。莫非今天曹先生公然说谎也是为了党的光辉形象?

《驳曹长青的“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一文》/张建平】

可见反驳者是一个什么水平的人?)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從網友蒐集的資料顯示,從桑蘭當年受傷起到現在提起訴訟止,桑蘭在見諸報端或者電視採訪的至少7次對當時場面的描述都不同。1999年5月18日是“貝魯準備拉墊子”;2007年8月14日央視王志採訪時桑蘭辯駁不是傳言的失手的時候描述“突然間有個人把你馬下面的墊子給你拆了,就撤了,給拉走”;2010年8月10日報道桑蘭上週末微博“有教練拿走下面的墊子”;2010年8月12日“在我之前起跳的羅馬尼亞運動員可能把墊子弄歪了,她的教練出於好心上前去調整墊子的位置”;2010年8月18日,“教練上場撤走原先留在場上的墊子”;2010年8月20日,說法再次回到“在我之前起跳的羅馬尼亞運動員可能把墊子弄歪了,她的教練出於好心上前去調整墊子的位置”;2011年5月13日“一名羅馬尼亞教練在運動員落地的位置去撤墊子”。這麼多次翻來覆去變化不同的說法,我看得有點頭暈,感覺像是拍電影,演員演了7次導演都在喊“cut!”,我其實只想知道導演最終剪輯下來哪一組鏡頭,我相信讀者應該和我是一樣的想法。而且最關鍵的是,在這麼多的描述裏,還真用到了電影的剪輯手法來誤導讀者。

怎麼剪輯的呢?這裡讓我來簡單描述一下模擬的當時的熱身起跳過程:A國運動員熱身起跳,落地,姿態不穩墊子偏移,教練或者工作人員上前調整整齊,離開;B國運動員熱身起跳,落地,姿態完美,無需調整墊子;C國運動員,我們假定就是羅馬尼亞運動員熱身起跳,落地,姿態不佳墊子偏移,貝魯上前調整或者拿走加設的墊子,離開;D國運動員,自然就是桑蘭,熱身起跳,起跳猶豫,教練喊“不要猶豫”,空中多轉半周導致頭部落地,摔在墊子上受傷休克,教練領隊及醫護人員圍上去。對這個過程的描述,是想說明貝魯的動作是在體操中的一個正常舉動,在正式比賽開始後,調整墊子是由工作人員完成,而在熱身階段,教練也在一旁觀察指正自己弟子的動作,完成後順手修正墊子位置。這是一個正常的舉動,也是公德心的表現,並不是突發的不正常的刻意針對桑蘭的舉動。而在桑蘭的描述裏,把貝魯的這個舉動單獨突出來剪輯加入到了自己的起跳過程中。因此貝魯的這個舉動在很多不細心的讀者看來就顯得非常奇怪和可疑,並且直接劃為責任者。這也是為什麼國際體操聯合會在沒有有力證據下或者說根本就沒有針對貝魯有異常舉動證據的情況下,完全忽略貝魯的行為具有干擾性的原因,由此必然以意外給這個事件定論。】

引自《桑兰賠償案的愚人分析————混亂邏輯後面是什麼》

第二,关于“被软禁”。

桑兰的英文起诉书说,她出事后,因被监护人夫妇“软禁”(under house arrest)而无法说出真相。这更是经不起常识检验的谎言:桑兰出事后在美国被护理十个月,最初三个月在医院,然后三个月在监护人儿子薛伟森住处,最后在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家里。九十天在美国医院,监护人又不同住,怎么个“软禁”法?如果说桑兰在美国医院语言不通,但当时有不少“华人义工”到病房陪她,美方还安排了一位华裔医生,桑兰怎么不跟他们“说真相”?后来在薛伟森家时,桑兰母亲一直都在,薛白天上班,桑兰有那么充裕的时间,怎么不跟父母“说真相”?

除此之外,据桑兰英文起诉书附件中谢晓虹当年写的文章,当时中国总理朱镕基的夫人、中国驻美大使、驻联合国代表、外交部长唐家璇等都看望过桑兰,怎么桑兰不跟这些高层领导“说真相”?

如果是不信任中国官员,那《纽约时报》、美国知名电视节目20/20采访(宗毓华采访)的时候,美方还是自带翻译,桑兰怎么还不“说真相”?更不要说香港电视、凤凰卫视、CCTV等中文电视也采访过,桑兰毫无语言障碍,她怎么仍不说“被软禁”的“真相”?

桑兰在美国住了十个月,如果受到“限制”,那她回到中国的十年多,怎么也一字不提“曾被软禁”?难道她被中国政府“软禁”了?桑兰的这个谎,撒得太荒谬了点吧?

第三,关于“录像带”。

另一个桑兰睁着眼撒的弥天大谎是关于她当年摔伤时的“录像带”。桑兰说,这次到美国打官司,关键是要找出这盘录像带。但桑兰曾说这个录像她早就找到,而且还亲眼看过了:去年八月北京《新京报》采访桑兰时,她明确说:“在北京奥运会前,美国ESPN电视台请我去录制一档节目,对方给我看了一盘记录我受伤全过程的录像带。看到这盘录像带时我才确认,有这么一盘录像带存在。”(新京报该文网址: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0-08/26/content_141065.htm)。对桑兰的这个采访是问答式的,这个引述是桑兰亲口所说。而且桑兰的丈夫黄健随后也对北京媒体这样复述过。

但就在桑兰说她“亲眼看过”那盘录像带之后十天,她又在接受上海《新民晚报》(封面故事,记者张伟采访)时说,2008年他们到纽约那次,美国ESPN电视台曾邀请桑兰去该台录制一档节目,但当桑兰抵达电视台后,节目组负责人突然告知,原来答应给她看的当年录像,因录像带的拥有者几小时前变卦,所以无法提供了(该文网址:http://www.cdwb.com.cn/html/2010-09/07/content_1049434.htm)

这前后不到十天的两种说法,哪个是真的?之前桑兰说她在美国ESPN电视台看了那盘录像带。之后又说当事人变卦不提供这盘带了。这两种完全相反的说辞当然起码必有一假。而事实上,这两种说法都是谎言!因为整个美国ESPN电视台要采访她、录制了一档节目,她怎样到达电视台、该台节目负责人怎么说等等,所有情节都是桑兰编造的!

事情真相是:在北京奥运前夕,一位姓黄的华人,自称是美国ESPN电视“承包商”,要拍个桑兰美国“感恩之旅”片。黄在北京跟拍了桑兰几天,然后说桑到美国后再拍。可桑兰抵达纽约后,就再没听到“黄承包”的任何消息,此事毫无下文。后来黄健在北京偶遇这位“承包商”,他支吾搪塞,说有桑兰当年摔伤录像的人临时变卦,所以拍片计划告吹。

事实上,这位“黄承包”很可能跟ESPN电视毫无关系,只是个很机灵的华人,看到北京奥运来临,想拍个桑兰片,卖给美国电视赚一笔。但刚把北京拍的片段送去,就被对方否决。或者这整个事情都是“黄承包”的异想天开,美国电视台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

不管“黄承包”跟美方有无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国ESPN电视没有邀请桑兰到该台“做了一档节目”,没有给她“看过”那盘原始录像,也没有直接跟她说过什么“不能提供这盘录像带”。甚至桑兰2008年的美国之行,根本都没有到过这个ESPN电视台,整个故事都是桑兰编造的。

什么可以证实?桑兰后来忘了自己曾撒过这个谎,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记者王开),谈了“黄承包”蒙骗的经过,她自己说没有去成美国ESPN电视台,更不存在做了一档节目这些事实。读者可以从《嘹望东方周刊》的原始报道上(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0_09/05/2438316_0.shtml)看到桑兰的撒谎事实。

在这么多关键问题上,桑兰就都敢说谎,那她一旦上法庭,怎么面对法官和律师的盘问?她又怎么回答?请读者记住,桑兰居然敢编出她到了美国电视台,录制了一档节目,在那里看了那盘记录她当时受伤全过程的录像带!她就敢这样的撒弥天大谎!

控告卡恩“性侵”的那个旅馆女佣来自几内亚,不仅在卡恩案中撒谎,还被查出曾在2004年申请政治庇护时撒谎,所以,不仅卡恩案可能会被撤销,女佣本人还可能因伪证罪被起诉,甚至递解出境,送回几内亚。桑兰也是谎言连篇,甚至还把谎从中国撒到了美国,那到法官裁决时,该把她往哪里“递解”呢?外星?(caochangqing.com)

2011年7月3日于美国

——原载《曹长青网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7-05 06:23:4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