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中国首座海外抗日阵亡军人陵新灵牌落成(图) 2011-07-31 18:57:02  [点击:1229]
中国首座海外抗日阵亡军人陵新灵牌落成

纽约时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身在泰国桂河桥畔的梁山桥老先生通过电话,向笔者高兴地讲述:中国抗日远征军的新灵牌已经落成——钢铁打造的新灵牌,已于七月二十五日做好,取代了以前木制的旧灵牌,已经矗立在桂河大桥西头,与桂河畔的孤军碑相伴而立。
现年六十八岁的梁山桥讲述此事时,已经是曼谷时间晚上十一点了,在雨季的闷热中,他刚刚擦洗了新落成的孤军墓灵牌,匆匆吃了点饭,还未洗澡。
钢铁打造的孤军墓新灵牌,是梁山桥老先生,在爱国华人的支持下,辛苦三个月的心血结晶。
由于泰国气候炎热、潮湿,原先的木制孤军灵牌在暴晒和暴雨的侵蚀下已经朽坏,亟需打造的新灵牌,以维护民国中国军人的形象。
靠着民运人士方圆、张英、曾节明、陈丽芳、金秀红于去年下半年的四万多泰铢捐助,钣金工出身梁山桥老先生省吃俭用,自购材料制造钢铁新灵牌,梁老先生的努力,得到台湾同胞、中华民国空军前飞行员洪庭彰先生及家人的大力支持,通晓工匠技能的洪先生作为义工倾力参与了灵牌制造,并且把制造新灵牌的工场,设在自己在泰国的家中。
新灵牌素洁的基座上有梁山桥先生的赋词《天祭》,词云:

“中国远征军,
泱泱大国魂,
伟业天地敬,
日月仰功烈,
君莫问:
为何赞歌无声,
而今丰碑立野林?
告慰众生:
只要良知未泯,
宇宙尚存,
总有祭灵人。”

梁山桥先生说,为了制做新灵牌,三个月来饱一餐饿一餐,晚上十一点钟吃晚饭是常事。人力树立新灵牌的那天傍晚,因为只有两个人手,天下暴雨,搬动数百公斤重的灵牌非常吃力,当时背驮着如中国历史一般沉重的灵牌,一个踉跄,差点被灵牌压死。
不懂用梁山桥还请身在曼谷的民主党人李志友先生帮忙,电邮传来新灵牌的照片。他说,之所以抢在中共的“八一”建军前发出这个消息,是想冲胡锦涛一帮人呛声:你们自称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你们自称代表中华民族根本利益,却一直对中国抗日阵亡将士一直不闻不问,你们算什么中国人?你们建的是什么军?你们的“建军节”意义何在?
中国抗日远征军是1942年至1945年间,进入东南亚各国,配合美英盟军对日作战的中华民国军队,是中国国民政府在抗日卫国战争中,对日军实施的跨国境战略进攻,这也是内战成灾的中国,唯一一次跨出国境对外作战;三年多的血战,歼灭日军約十万人,中国远征军牺牲十多万人。但长期以来,两岸政府对海外阵亡中国军人置若罔闻,以致1945年后近六十年间,海外阵亡中国军人没有任何纪念之所。
目睹这种悲惨的状况,泰国老华侨梁山桥先生以一己之私房和田地为抵押借款,于2004年创建孤军墓,孤军墓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座中国海外抗日阵亡军人陵墓。
在梁老创建孤军墓期间,民运异议人士和爱国华人林道忠(林大军)、鲁德成、豫东岳、李茂龙、李斌、洪庭彰、王春林等人先后慷慨解囊相助。但令人心痛的是:加拿大华侨李茂龙捐助的五十万泰铢,被泰国两个前民运人士,出于个人恩怨私吞,从而重创了孤军墓事业,使得梁山桥先生负债累累、举步维艰。
但梁山桥并没有放弃,他表示,他下一步将在新灵牌后面树立戴安南将军、兰东海将军、谷学镜将军,以及其他中国远征军主要将官的石碑。
曾节明 报道于辛亥革命百年七月三十一日傍晚于纽约

附:新落成的孤军墓灵牌(梁山桥摄)






梁山桥手机:
+66 865448308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7-31 19:01:3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