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为什么说“共产主义”是邪说? 2011-08-02 08:10:14  [点击:1397]
为什么说“共产主义”是邪说?


本文的全题是:为什么说“共产主义”是异质思维,共产党是异质思维结的毒果!


通过对“什么东西能够思维”的追问,完成了对思维的还原:只有人能思维。因为人在受了刺激后能反射并留下信号,“受激--反射”的最高阶段就是思维。这样,我们的追问就得到:“思维是人的生命机能”。“生命的机能”当然也就是生命成分。凡机能,能没有泉源吗?机能能是为对抗它的源泉而被派生的吗?----人是为伤害自己才长了手臂的吗?----生命不可能派生出异于生命的构造:不论肢体、官能、脏腑没有一件是为对抗生命才成为生命构成的。


做为生命机能的意识肯定不是为对抗生命,只能是为实现生命!这样我们就为“正质思维”给出了一个比钢铁还钢铁、比泰山还泰山、比雷人还雷人的定义:


“正质思维”就是与本己生命相同一的思维。思维既是生命的功能,生命派生出的功能又焉能不是为实现生命,还能是为异化、破坏生命的吗?这说不通。所以----


凡与生命本性相同一的,促进生命实现的思维都是“正值思维”!


凡与人性本性相排斥的,对抗生命实现的思维都是“异质思维”!即异端邪说!


“共产主义”只是马克思的设计,是思维的成果。从列宁开始就把马克思的设计用作征服人的根据,它成了思维的始点。因成了始点也就成了思维无从摆脱的责任。列宁这个王八蛋就让人的思维不再对人负责,而去对什么都不是的“主义”负责。他就为恐怖合法开了实践先河。所以说:共产主义就是为恐怖征服合法化而设计的理论!可是思维早就有了出发点,这个出发点就是----什么东西能思维,什么东西就是思维的出发点。大自然怀抱里的“人”不是空壳,造物主不是造了人,等着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胡锦涛们造一个心灵然后装进去。自然人早就性质完满:自然给了人些什么,人的思维就服从、并实现些什么,不能多也不能少。存在的意义就是对生命性质的服从与实现。


共产主义却是用恐怖为手段来屈服人的理论,丧心病狂地抗拒自然对人的完满性造就。


所以说:共产主义就是异质思维,它异化、分裂人性,迫害生命!是用于攻击、侵犯人的邪说。


我的命题没有因是我在思维而加进去任何思想成分。“人”、“思维”、“共产主义”这些概念原来包含什么,思维后它们还是什么,原封未动。我是严格地遵守着重复叙述原则,因重复叙述既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思维对象的原有涵义,它是把概念本就包含,只是没向经验能力显现的那些要素给以明确,让经验能力看到它。我所持的是严格的、客观的、认识论立场,没有那怕丝毫的强差。


思维既是生命的构成,“思维就与生命自身同一”,这个思想成于人类学术之初,二千三百多岁了,却还枝茂叶繁、长绿不败!何哉?就因它是真理!社会实践不得违背真理,若违背了,社会就必陷于矛盾,危机。因而,凡呈现出危机的社会,就是因支撑社会平台的价值理念违背了真理,违背“思维与生命的同一”这个永恒原则。不管中国特色还是朝金特色,或是古巴特色,还是列宁特色,毛泽东特色,或胡锦涛特色……只要它叫社会主义,它们就共一个特色:即把对他人的攻击、侵犯诡辩为合法,用不讲理代替社会伦理。使分裂人性、迫害人类成为合法。

社会主义的罪恶不是沦丧了社会伦理,而是取缔了社会伦理的“根”----代之以任意侵犯的强力原则。社会伦理的“根”是什么呢?答曰:社会伦理的“根”,就是“人”的本身。理由是:只有人才有伦理能力,只有人才需要伦理。那在伦理的人不根据自己来伦理,他根据什么来伦能不是对自身(即人性)的伤害?!


“共产主义就是异质思维”,这不只是中国人的而是整个人类的共识。推翻社会主义!这不只是中国人民的而是所有社会主义和曾经社会主义过的制度下的人的不能更移的共识!


“共产主义就是异质思维”,它异在哪里呢?


就异在“是人而不是共产主义在往下活”。就异在“是人而不是共产主义在思维”。就异在,“人的往下活只能是人的自身的,而不能是任何他物的”。“思维就只能服从并服务于其自身的往下活,而不能用来服从并服务于任何主义的往下活”。


至此我们天衣无缝的证明了:共产主义就是异质思维。我们的论证只是把“人”(这个天然事实),与“共产主义”(这个主观理念)归属到它们各自的世界,保证思维推进衔接正当。环节的正当衔接是重复叙述能充分保障的,你套进任何待研究的内容,都有效。因重复叙述只是形式的,如同输送带:法国的楼房修缮是:地面一个大拖斗,然后一节一节的钢塑圆筒用绳缆串起,伸进任何楼层任何窗口,你往里装吧,无论传送带怎么弯,怎么变,只要你能填进去,它就保证安全地落进拖斗。我的论证就是这样的纯形式,纯环节的衔接,我的思维只用来保证环节的过渡联结正当。无论运用到何种实际内容方面它都同样有效。这样一种学术就叫“形而上学”。如果你现时还不能把握它,那你可以用“形而上学是一种只用‘真际’,不涉及实际内容,因而只是用虚空的形式、环节推进,来保证实际知识正当性的学问”。真际指只保证真假,不涉及被知内容的知识,实际指有具体内容的知识。凡重复叙述的句子都永真不假,如a=a,欧阳发是欧阳发。这怎么能错?!因为不管a的实际数质是什么,不问你知不知欧阳法是哪一位,它都不会错。这就是消极知识,因为被思维的结果就是思维对象。做为思维的活动没提供出任何新的思想成分。这种知识不关实际,不关内容。只对真假负责。它的价值就是永远不会错!它只关注形式与推进环节的正当和可靠性。


所谓积极知识,如a+b=d-c,或欧阳发就是王希哲;第一个公式可能为真也可能为假。因为思维提供的是新知识。如果要它必然为真,那就得另外把实际数质套进字母,设:a是2,b是4,d是10,c也是4。第二个例子,则需要先于知道阿哲其人,并知他的官名叫王希哲,而欧阳发是他用的笔名。这里思维提供了有别于思维前件的新知识,并且这些知识是实际的。这种知识是大量的,时时、处处都可相遭、可经验的。但它并不必然为真,这才需要用真值的因而消极的知识来保证实际的、经验的知识的必然可靠性。何以会有客观唯心主义的开创?就在这里,柏拉图发现了感性认识并不能全然为真,他才能从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苏格拉底的形式里发现了理型,初步创立了纯形式的知识学说。


无论社会生活多么广阔、复杂、进化,都超越不出“人能怎样”这个限度(即人能想些什么,干些什么)。刚刚从类人猿进化成为智人的最初社会,人的智慧太直接、太有限,尽管智慧太直接、太有限,社会处理的却就是“人应怎么去行为”。尽管现代人进化到上月亮,探火星,可社会的责任还是处理“人应怎么行为”这个老话题。做为调节设施,社会所调节的永远是“人能怎样”。即由全体分子约定出一个“应该怎样”的原则,以为遵守。因为人之能怎样(包括能想什么,能干什么),是个能力问题,人所以有这些能力不是自己向苍天要来的,而是生命的质的规定性,是上苍不由分说的锡予的(“天命之为性”。“性相近”。)----人既不能自创生命,当然也不能自创生命的质的规定性。所以人有哪些能力这是一个不可抗问题,“性相近”说的就是天命不可抗。但“人应该怎样做”却是个“选择”(选择即“习相远”)问题,“选择”至少包含着“可抗”(可抗即“相远”)。既然社会的意义和价值就是调整人的选择。那马克思闭门造出的“社会主义”竟是一架毒车。这是为什么?就因为他想到的只是如何去规定人的行为的“应该”。

他只知“人能怎样,却不知人是什么?”

他不是根据人的“是”来考察人的“能”。


他就没设想人能够自由选择这个能力背后,是因有了“人已经‘是人’”这个支持----只有鸡才生鸡子啊,只有“是人”才能“做人”,因而人能做些什么是因他的“是”里包有他的“做”的潜能。马克思就犯了用非根本的“能够”做根本,舍掉了人之“是人”才是自己的根本这个错误。

人的能够自由选择这个能力是自由的吗?在他用“社会主义”来规定伦理的“应该”根据时,就漏掉了“人的自由选择的能力其实不是自由的”!这个更根本的根据,他没给能规定出人的选择能力的力量留下地位(即没给无所不在的自然律留下对人发生作用的机会)。

共产主义的要害是只知“人是能够自由的”,不知人首先不是自由的。

就是说马克思主义所以导致普遍灾害其要害是:他只知人是有选择能力的动物,他的学说就犯了只根据“人能做什么”来制定,却没有“人究竟是什么”的思考。他不知道人的能够是绝不可以超越出人的“是其所是”的。共产主义是一种“只知人的意志自由”这个“是其然”,不知人的意志为什么能自由的“其所以然”。(暂到此)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8-02 08:28:5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