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蝎   宋丹丹的catharsis: 英达“不是人” 14年对儿子不闻不问(ZT) 2011-08-02 12:18:06  [点击:801]
宋丹丹14年不换手机号 为儿子等前夫英达的问候

宋丹丹(微博)今天(8月2日)上午历数前夫英达(微博)作为一个父亲的不当行为之后,当天在节目里采访英达的主持人董路(微博)微博劝宋丹丹息怒,并称英达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父亲。这点再次让宋丹丹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宋丹丹指为了巴图(微博)十四年不敢换号,只为等英达对儿子的问候。


1991年宋丹丹和前夫英达

今天上午11:33宋丹丹在其新浪微博中怒斥英达十四年来对巴图不理不睬,这样一段话在网上引起很大的反响。半小时之后,昨晚采访英达及英达儿子的节目主持人董路劝宋丹丹息怒,称理解同情宋丹丹,“但人要过的日子不是昨天而是今天明天,采访您的时候我说您活开了”,并于12:07在微博中贴上了昨天采访英达的结束语。结束语中写道:“一个男人,可能成不了伟大的导演、伟大的演员、伟大的主持人包括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但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父亲……”事后董路将自己的这条微博删掉。

这样的一个结束语引起宋丹丹的驳斥,再次质疑前夫英达作为一个“伟大父亲”的资格。微博中宋丹丹历数英达作为一个父亲的种种不当行为,令自己的儿子又是如何的难受。

宋丹丹在微博中写道:“董路:假如你是巴图,父母离异而你曾主动想见父亲都遭拒绝你会有怎样的成长过程?你母亲一直等待他来见你14年不敢换手机号……直到一天,他带着另一个男孩在世人面前大秀父爱。你母亲不会被激怒吗?不会心如刀割吗?求求你不要劝我息怒,我活得再开也受不了这样伤害我的孩子!!听说你也做了父亲相信你会懂这一切!”截至今天下午17:13宋丹丹的这条微博已被转发1678次,评论有6305条。

炮轰事件的导火线源于有网友发文称,“看北京台英达带他小儿子来做节目,那骄傲的呀,真看不下去了,果断换台,前几天宋丹丹刚带巴图来为李春天宣传,这英达就带他儿子来了,打擂台么这是?整的巴图跟不是他儿子是的。”

这一内容“引爆”了宋丹丹。她随后转发该网友的言论,并暗指英达装腔作势:“男人可以离婚、可以重组家庭、可以爱现妻和儿子、可以携子在媒体前秀父爱,称自己‘司机保姆厨师教练’四栖老爸,但不可以对以前的孩子在7岁时他求你带他出去玩一次你都不理。”她还爆巴图11岁时找英达要电话遭到了拒绝,称父子俩14年来形同陌路。宋丹丹最后非常严厉地斥责对方伤害了巴图,骂对方“不是人”。

截止发稿时,事件双方宋丹丹和英达都未做正面回应。

宋丹丹:三次婚姻中最难忘怀的是英达
 不记得是谁说过:“你不能既拥有青春又拥有青春的知识。”这句话只有当我进入中年的时候才明白它多么深刻。

19岁那年,我初恋了。那时候刚恢复高考没两年,许多已经不是学生的青年走回中学校门,和我们这些应届生一起复习高考。有一天下雨,我到教室门口才回身合上手里的雨伞。就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我看见靠窗子那排的倒数第二个座位上有一个陌生人。我没再抬头,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就是袁钢,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一个身高1.84米、挺英俊的转业军人,我们学校已经去美国探亲的语文孙老师的儿子。现在回想起来,我是第一眼就爱上他了,因为他长得比我们班任何一个同学都高大一圈儿。从那一眼开始,我的学习一落千丈,从班里的前5名,一直到高考落榜。

我知道他的名字是在第二天。教室门口一个陌生的女孩问我:“袁钢在吗?”

我说:“谁是袁钢?”

“你们班新来的,孙老师的儿子。你能帮我把他叫出来吗?”那女孩很有礼貌。

“行!”我转身回教室向他走去。

我知道我的脸红了。我那时候特别爱脸红。我的心“扑嗵嗵”地跳着。

那天下午,上帝给了我一个机遇,让我有借口向他发出信号。

课间我到楼下上厕所。楼道很黑,刚下一个台阶,我就看到他往上走来。就在他与我擦身而过的一刹那,我脚下一滑,朝楼下摔去。

“哎!”他大叫一声,一把抓住我的衣袖。

“刺啦”一声,我掉了3个扣子,但我站住了。我的右胳膊被他抓着,左手本能地迅速抓住衣襟。

“小心点!”他看着我,那一眼看得很长。我忘了我是否道了谢,反正我没上厕所,因为我必须得向同学借别针,我的衣服不能遮体了。

就在那天下午,我给他写了个字条,本能地使用了前人总结出的恋爱法则:我将离去法。

“我恨你。因为你‘救’了我。我必须转学了,因为我什么都学不进去!”

这张字条很奏效,一个小时后我接到了一封长达3页的信,流畅而清秀的连笔字。信上他告诉我应该好好读书,但在结尾却约我当天傍晚在北海公园见面。

我放学回家先换上了我认为最漂亮的衣服,但我却无法去掉天天挂在我脸蛋儿上的两疙瘩红。十八九的年龄,女孩子发育得结实丰满,两疙瘩红又热又硬。我恨我自己,我羡慕死瘦弱的皮肤苍白的同学了。

我们在北海散步聊天,谈的大概都是些无聊的事情,因为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在准备回家的路上,北海公园后门的河边,他吻了我的脸。

毫不奇怪地我高考落榜了,他考上了北京大学法律系。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和他结婚,因为在与他相处的那些年里,大街上走着的和我周围的男孩子都不值得我一看!

与初恋情人结婚在现代社会所占的比例极小。命里注定我们不能做夫妻。

1983年的一天,我和他父母坐在一起吃饭。我们已经相爱了5年,这5年中他大哥、姐姐和二哥相继到美国去了。我从未想过他会走,因为他从未对我说过。我们那天依旧吃着他爸爸做的一大锅土豆炖牛肉。记得他爸爸常常会在肉里面放几个鸡蛋。鸡蛋在肉锅里炖久了,味道特别丰富。我们可以一人分到一个,吃得热火朝天。在我把鸡蛋刚刚放进嘴里没咬的时候,他妈妈说:“小钢,明天用你刚办的护照去友谊商店买瓶色拉油吧。”

那时候北京最高级的商店就是友谊商店,只许外宾进,而中国人持护照才许进。街上的商店里还没有进口商品,中国还不生产色拉油。无法想象我那口鸡蛋是怎样咽下的。我只记得不听话的泪水扑簌簌流下来。我没说话,离开座位到别的房间去了。

那一天我才突然明白,他从来没把我们的命运看成是在一起的,他从未想和我一起走人生的道路。于是,我决定分手。我知道不能犹豫,我要他看到我多么坚强,因为我觉得我受了“骗”。那时候出国太难了,去美国就意味着泥牛入海。

我脑子里一直幻想着他将来回国时的情景。当然应该是老年,白发苍苍,无论什么季节都应该穿西装,衣锦还乡走在北京杂乱的胡同里,摘下金丝眼镜找门牌号码,问有没有个叫“宋丹丹”的老太太,原先住在这院。当然,我应该已经是满脸皱纹,梳着髻,牙齿一个都没了,坐在路边晒着太阳。我们应该对视很久,彼此寻找着熟悉的痕迹,空气里应该飘着电影《第二次握手》的主旋律……
我给他写了绝交信,告诉他我不能再见他了。他曾说过我心狠,他也为我哭过。

与我的想象完全不同。他1994年回来了,那时候我已经是一个“名演员”。有一天在中央台做节目,我遇到了我俩共同的朋友孙淳,他告诉了我袁钢的电话号码。

我们约在中国大饭店的咖啡厅见面,老远见他晃晃悠悠走过来,我知道我再也找不回初恋的感觉。我们像朋友一样聊天,谈论彼此的情况,时不时地哈哈大笑。我们心里明白,时间已经把一切都送走了。

无论你经历了多么美丽的情感,虽然你也许认为“这次太不同了!”“肯定永远不会分开了,因为我会活不下去。”……只有你到了中年,或许到了晚年,才明白时间是多么残酷的东西,它把曾让你心碎让你失眠、让你坚定不移地确信永不更改的生活变成一个个梦,似真似幻,遥远而模糊,而人永远生活在今天,今天才是现实。

对任何人,我都不曾透露过那段往事的印记,因为我答应他绝口不提。

结束了初恋以后,我为了摆脱阴影,很快和另外一个认识了很久的男孩走到一起,恋爱3个月后闪电结婚。那年我24岁。

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一年,我们就分手了。办完离婚手续我们一起看了场电影,吃了顿饭。在饭桌上他很认真地对我说:“丹丹,我跟你结过婚,娶过你做我的老婆,已经很幸福了。但是有一件事你要答应我。”

“什么?”我看着他。

“将来如果你有名了,在任何场合、任何情况下,都永远别提我的名字。”

二十多年过去,我一直履行着承诺。直到今天,我不想再守口如瓶。因为我尊重他,尊重那段短暂的历史。并且我相信假如我们还能重逢,他也将不再执守年轻时的意愿。

那一年我们甜蜜得发腻。每天晚上,如果我先到家,没看见他,就沿着他回家的路去迎他。反之他也会去迎我。丝毫不觉累,更一点儿不嫌麻烦,只要能早一分钟看见对方,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

他很憨厚。在他心里我聪明绝顶。

那年他在读夜大,一天早上临上班前,他惊呼一声:“哟,坏了!下午语文课老师让交一篇作文,我忘写了!”

我觉得他太大惊小怪,“什么题目?我在家帮你写一篇,你拿去交差不就行了?”

他告诉我题目叫做《秋天》,于是整个上午,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奋笔疾书。我一直感谢爸爸把文学修养遗传给了我,这类文章我向来驾轻就熟。

中午,我急急忙忙把写好的作文拿给他,他一边吃饭一边心不在焉地誊抄下来。

等到第二周的这一天,他们的语文老师----一位北大中文系教授在课堂上点评作文。

“在我们班上,有一位同学的作文达到了可以发表的水平。他写的是自己在秋天里怀念一位老师……”

老师讲了很多文章中可圈可点的细节,他却一脸茫然,心想这是丹丹写的那一篇吗?

“我在北大教过这么多学生,还没有人写出这么好的文章。我给他打了96分。”

等到作文发下来,他看到稿纸右上角果然写着一个鲜红的“96”,先是一阵狂喜,很快就又发起愁来,愁的是既然老师对他如此印象深刻,将来的作文他是没法自己写了。

后来我把这篇文章寄给了《北京晚报》,真的发表了。我用了一个笔名叫做“小舟”。一来“舟”里包含着一个“丹”字,二来“舟”与他的姓氏“周”同音。那时候做任何事都一定要留两个人的痕迹在一起。

后来我们之所以分手,大概是因为再没有更多的缘分让我们继续共度更长的时光。现在想来每恋爱一次就建立一次婚姻并不太明智,但在那个年代、那个年纪,我能作出的选择无外乎此。因为我想有一个自己的家,自己的床,自己的桌子,我想白天黑夜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不被打扰,无需躲藏,不必为了几天一次的见面仓惶等待。

分手以后他便消失了。各种机缘巧合让我遇见小学同学,遇见儿时邻居,遇见聚会时偶然相识的朋友,甚至胡同口卖冰棍的大嫂,唯独没能再遇见他。
不知他将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离婚后一年多,我遇见了英达。在我的三次婚姻中,英达这一段总好像不可触碰。然而既要写我所经历的过往,与他共同走过的10年便无法回避。他比我大49天,我们27岁相爱,37岁分手,共同度过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光阴,从浪漫无忧的青年走到心事重重的中年。

分手时我曾经试图出一本书纪念那段旅程,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今天,当我同意了出版社的约稿,便又将那些尘封近10年的手稿找了出来。

重温以后我惊讶无比:时间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东西!太多的往事,太多的心情,我已经忘得干干净净。假如当初没有记录下来,那段婚姻在记忆中将只余一个起点和一个终点。所以我庆幸我写过并留下了这些文字。

但面对这真实得让人有些“难以接受”的历史,我又犹豫了。无论初恋,还是第一次不为人知的婚姻,想来我已十分淡然。而与英达共同生活的这一段却因当时正沉浸其中,色彩显得格外浓烈。如今我们已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出太远,再没有任何重合的足迹,翻回旧的一页是否仍有必要?是否会打扰别人的生活?更何况,即使一起走过的日子,他的记忆和我的记忆又能完全一样吗?

我不知道我应该仅仅留下那些故事,淡然地叙述,筛去彼时心情,还是应该保留既然已经保留下来的一切。我不知道应该将它们留给自己看,让自己记住曾经走过那样一段路,那么温馨那么动感情,还是应该说给别人听,告诉别人现在我早已不疼了,不在乎了。

最后我决定尊重历史,将逝去的那一段复原。所以现在的有关英达的文字大部分仍是出自10年前的我之手。

当然,在我们各自度过了又一个10年后回头看,37岁还是太年轻,那时的心境极端而热烈,红太红,黑太黑。于是只有到了一切都已平静的今天再去回首那段往事,冷静地,客观地,泰然地,看到的才是它本来的面目----没有是非对错,没有其他可能,海可枯石可烂,抑或新人笑旧人哭,其实不过是一个“缘” 字。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8-02 12:24:3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