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王容芬 纪念文革45周年,改贴重发:简明文革发生学   2011-08-18 09:09:17  


作者: 王容芬   噩梦 2011-08-18 09:10:07  [点击:3152]
噩梦
大表姑是会计出身,对数字门儿清,看统计年鉴就跟看《红楼梦》似地上瘾。大表姑家的统计年鉴是统计局赠送表姑夫的。先前的大表姑父文革整死了,现在的大表姑父是个好大夫,治好了一个老太太的耳鸣。老太太的儿媳妇的嫂子的二表哥是国家统计局的一个副处长,副处长把大表姑父的名字放上了赠送年鉴名单。这就是大表姑家统计年鉴的来历,不但年年续赠,连大表姑父给人家瞧病以前历年的年鉴都补齐了。
大表姑一听我说文革整死了二百零八万人,就一脸不屑,甩出另一番道理:“二百零八万?中国现在一年非正常死亡的人就有九十万,十年加起来就九百万了!文革什么年头儿?一年只死二十万多点儿?除非他认为文革是太平盛世,噷,现在是大饥荒年代!现在一年自杀死掉的人就快三十万了,文革自杀的可比这会儿多海了去了,那年头儿叫‘自绝于人民’,整天听人说这个自绝于人民了,那个自绝于人民了,比今天说谁谁谁出差去了,谁谁谁度假去了频率还高。就算那会儿自杀的是这会儿的一倍,一年六十万,十年就是六百万;还甭算批斗打死的、武斗死的、害死的、关死的、枪毙的、失踪的,还有不知道怎么死的。那年头儿人命不值钱,杀个人比杀口猪容易得多。”
这些话听着瘆得慌,我张着大嘴,傻兮兮问:“真的啊?”
“大表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这么大的人祸是二百万人的事?你会不会算术?三年饥荒饿死了五千五百万人,天府之国四川死了一半儿还多。就按国家统计局的人口数字算,三年减少了四千零四十万人,一年也一千三百多万了。这算天灾,老天爷把责任大包大揽了。文革是有目的的杀人游戏,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清查五•一六、一打三反、清理阶级队伍,都是专门消灭人的运动。文革是人祸,是动乱,追着打,追着杀,怎么会比天灾死人还少呢?要是这样,统计局干嘛不公布数字?”
呣,这话说得也是,准是死的人太多了,统计不了,说不清,没法说,干脆不说了。
大表姑说:“除了人祸,文革还有天灾呐,光唐山地震就死了多少人啊?这倒是有统计数字,二十四万,谁信啊?你妈他们学校的朱校长就是唐山人,三亲六故全没了。朱校长说一百多万人没剩几个活的,唐山人管地震活下来的人叫‘震漏儿’。文革死了多少人,谁统计我都不信,全是瞎估计。还是邓大人的话在理儿:到底儿死了多少人,永远也说不清。”照大表姑推算,三千万恐怕也难打住。
这也太邪乎了,我不信,问老太太:“您有一九六五年的人口统计数字吗?”
大表姑眼皮儿没眨,张嘴就说:“七亿两千五百三十八万。”
管它对不对呢,我接茬儿问:“一九七六年呢?”
“九亿三千二百六十七万。”
“您不是说文革死了三千万人吗?到最后怎么倒多出两亿来了?”我倒要瞧数字专家怎么说。
“这儿等着我呐?你知道那些年出生率有多高吗?平均36%!死亡率还不到8%,人口净增长将近28%,人能不多吗?现在控制到了0.6%了,还是成问题。中国后来的人口问题就是毛泽东鼓励生育造成的。”
这倒也是,毛主席说人多好,人多热气高,力量大。可是他又拿人不当人,杀了那么多人,三千万啊!我被大表姑的数字擂倒了,说:“纳粹才杀了六百万犹太人,文革整死的中国人是纳粹杀死的犹太人五倍还多!想到毒气营,我胸口发闷。”
大表姑又“噷”了,这是对我表示鄙视,老太太鄙视什么,每每鼻子里“噷”一声。“这能比吗?齐克隆-B 是怎么个死法?受多大的罪?齐克隆-B,一班人进去,十五分钟齐了。刘少奇死了两年半,最后六个月人都成木头了,喉头插着吸痰器,鼻子里插着鼻饲管儿,还绑在床上。刘少奇死的时候鼻子、嘴全都插烂了,白头发一尺多长。这是国家主席的死法,刘少奇至少没挨打,还有人伺候着,喂吃喂喝给治病,下头的连这都不如。文革里第一个丧生的师大女附中校长卞仲耘,是被她的红卫兵学生活活儿打死的,大夏天的毒日头低下打了一下午,打到大小便失禁,扔垃圾车上,盖一身大字报,压上一把大扫帚,屎尿汤子滴答了一地……”
啊?我止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女学生跟女校长有什么仇儿啊?至于狠到这份儿上!
“不是一般的女生,是女红卫兵。跟校长有什么仇儿?仨红卫兵头头都是党员,校长是她们的入党介绍人。校长日记里写着:‘她们都是革命的直接接班人'。校长是她们的伯乐啊。那年头儿,千里马踩死伯乐的多了去啦,踩死伯乐,千里马才能一展宏图,青云直上嘛。”
“这叫什么逻辑啊?中学女生活活儿打死女校长,纳粹也没这么狠、这么坏吧?”
大表姑说:“还有更狠、更坏的呢,女三中的校长沙坪也是女的,也是女红卫兵打死的,夜里打,白天斗,逼着喝痰盂儿里的水,整整折磨了三天三夜,死了扔在小黑屋里。五黄六月,尸体烂了臭了,还让别的老师一个个进去摸死人。那些女生把两块砖头绑在细铁丝两头,吊在女老师脖子上,让老师跪在玻璃碴子上爬……”
我听得头发根儿都竖起来了,这些女的是人不是啊?就算人之初性本恶,也没这么恶的哇。
大表姑说:“还有更恶的呐,广西有个重点中学的学生把校长打死了,肉剔了,心肝儿脾肺肾掏了,切成小块儿,吃了几天烧烤。” 大表姑言之凿凿,那学校是广西武宣县的桐岭中学,校长叫黄家凭,参加革命比大表姑还早,吃校长的事记在县志里。这故事对我心灵的震撼胜过几世修度,从此我成了彻底的素食主义者,见了肉就恶心。
那天夜里,我梦见一堆白骨,白骨上盖着党旗,党旗烧着了,白骨烧成了黑灰儿,漫天的大火,漫天的黑灰儿……
大表姑说我没经过事,这场噩梦,她做了整整四十五年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