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王容芬 大闲人林彪   2011-08-18 09:13:28  


作者: 王容芬   男人七十豆腐渣 2011-08-18 09:14:54  [点击:3207]
男人七十豆腐渣

“豆腐渣”是大表姑的话,“七十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大表姑说那是孔夫子达到的境界,不是人人都能达到的。毛泽东就不行,一过七十,添了好些毛病,原来昼伏夕动,现在是昼夜不宁,一点儿小动静吵了觉,他能跟人拼命。觉不足爱走神儿、忘事,说了的话记不住,同一件事,从他嘴里经常出来好几个版本儿,有时忘了开会时间,等想起来赶了去,会早散了。他感到自己被冷落了,心理不平衡,闹起小性来,动不摔东西、撕文件、骂人。七十岁的毛泽东,从心所欲不管规矩了。
大表姑说,其实毛泽东一直就不管规矩,五十年代他主事,瞎折腾,把国家治坏了,饿死了三四千万人。怨声载道,毛泽东只好退居二线,当了闲人。六二年初的七千人会议上,全国来开会的县太爷们要求毛泽东赤条条下去。大会开完紧接着开政治局常委会,毛泽东表示服從決定,辞去党主席,退下搞社会调查。朱德、陈云、邓小平立马表态欢迎。周恩来怕将来斗不过刘少奇,说什么也不让毛泽东裸退:“主席暂退二线,主席还是主席。留下千秋祸患。”就因为周恩来坚持,把着军委主席实权的闲人毛泽东,才真地成了千秋祸患。
这一年秋天,英国退役元帅蒙哥马利访华,毛泽东听说蒙哥马利元帅七十三岁了,立马儿犯了心病,对人家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如果闯过了这两个年头儿,就可以活到一百岁。”他估计自个儿闯不过这两关,说他现在只有一个五年计划了——离七十三的槛儿还剩五年。他准备随时灭亡,连预备好了的五种死法都告诉了蒙哥马利:被敌人开枪打死,坐飞机摔死,坐火车翻车翻死,游泳时淹死,生病被细菌杀死。蒙哥马利问毛泽东什么时候退休。毛泽东许了个虚愿,说到时候会学丘吉尔。丘吉尔八十才辞职,毛泽东连这都没做到,一直赖到死。
这一年毛泽东虚岁七十,十月里得了个外孙子,老头子怏怏解嘲:“我七十岁官升一级啦!”
到了一九六三年底,毛泽东周岁七十了。因为他立过党内不许祝寿的规矩,谁也不敢破。不知道哪个撺掇人民大会堂的服务员摆桌寿筵,试试老头子的反应。毛泽东来了劲儿,骂道:“我好好的,做个屁寿!我们党内的规矩,不准做寿,我不能带头违反规定,这饭我可不能吃!” 骂归骂,饭还是吃了,吃完了又说:“做寿不好,做一次就少一岁,那不是越做就死得越快吗?还是不做寿多活几年好!”哈,原来是怕死!
七十岁这一年,毛泽东郁闷得要命,怎么着都不是。江青眼瞅着老头子要憋出毛病来,照脓包攮了一锥子,让他干脆发泄出来。毛泽东终于跟那个推广老婆“桃园经验”的刘少奇干起来。那时刘少奇主持的中央工作会议,讨论农村四清。会议快结束时,毛泽东发难了,都是整农村干部,却闹出原则分歧来。退居二线的毛泽东又主持起会议来,可是他老迟到,来晚了,刘少奇已经坐到主持位子上,也不说让给他。俩主持拉了一个月锯,刘少奇趁着毛泽东还没露面儿,宣布会议结束了。这可把毛泽东气坏了,他也不回家,见着陶铸,就问:“你们的会开完了吗?”陶铸说散了,明天不来了。毛泽东气坏了,说:“我还没参加呢就散会啦?有人就是往我的头上拉屎!我虽退到二线,还是可以讲讲话的么!你们开会的人是不是都已经走了?”陶铸说:“有的走了。”毛泽东下了命令:“告诉他们走了的赶快回来!”
走了的各省书记们又被召了回来,听毛泽东训话。毛泽东说:“社教员讲四清,没有阶级立场,没有阶级分析。关键是要清查新生的资产阶级。新生资产阶级有的在党内,也有的在党外;有在台上的,也有在台下的;有前台的,也有后台的。” “社教员”就是王光美,刘少奇是新生资产阶级?在一场的人一头雾水。
这事完了,毛泽东突然闹着要过生日。江青跟中南海大管家汪东兴联手操办,请了三桌四十多人,不少是劳模。人到齐了,毛泽东说:“ 今天是我的生日,过了年就七十一岁了。我老了,也许不久就要去见马克思,所以今天请大家来吃顿饭。今天不是请客,更不是祝寿,我拿自己的稿费请大家吃顿饭,也算是实行‘四同’吧!不能光吃饭,还要讲讲话呀!有些人一摸到一点东西就翘尾巴,这不好。摸到一点不要翘,摸到两点三点,也不要翘。”这个“四同”是桃园经验里的概念,毛泽东说出来,听着像“私通”。“现在社会主义教育刚刚开始,有人翘了尾巴怎么样呢?我没有蹲点,没有发言权也要说,错了大家批评。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说我是教条主义,就算教条主义吧。教条主义什么时候变?一万年也变不了。我们写文章打仗,不至于死人的。”“蹲点”是王光美的专利,毛泽东明着是找茬儿。
  毛泽东拿出烟来让陈永贵抽,又解题发作:“现在用几盒香烟就可以把一个党支部书记给贿赂了。如果把女儿嫁给一个干部,那就要什么有什么。他们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五月、六月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认为,全国基层有三分之一的领导权不在我们手里,我还担心党中央出修正主义!修正主义的出现标志着资产阶级在政治舞台上的兴起。这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领导人,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这些人是斗争对象,革命对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绝不能依靠他们。他们什么事情都不向我讲,他们搞独立王国! 有人搞独立王国,尾巴翘得很高。”
毛泽东不像是说笑话儿,在座的面面相觑,只得听寿星老儿嬉笑怒骂,吃了一顿鸿门宴。
过了七十一岁生日,毛泽东感觉时日不多,与其干等着阎王爷叫号儿,不如先在人间折腾一气,也许还能蹦过去七十三的槛儿。他先拿文化口开刀,邓小平瞅着不对劲儿,在自己管的书记处说:“现在有人不敢写文章了,新华社每天只收到两篇稿子,戏台上只演兵,只演打仗的,电影哪有那么完善?这个不让演,那个不让演。那些“革命派”想靠批判别人出名,踩着别人的肩膀上台。”邓小平要求赶快刹车。 没几天,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调整文化部领导问题的批复》,罢了文化部齐燕铭、夏衍俩副部长的官。这中共中央是谁呀?连个会都没开就发文件。
离七十三越近,毛泽东脾气越怪,自打叶群跟他密谈以后,他才塌实了,先帮林彪拿下罗瑞卿来,从此把林彪拢到自己一边儿。
林彪归了毛泽东,不能像先前那样卧床不起当闲人了,病也忽然好了,连批罗瑞卿的会都能主持了,这是六五年十二月的事,离叶群告去杭州不到一个月。这会没名堂,就是整人。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叶群成了主角,介绍了她告御状的全过程。进了中央主席的大帐,她的每一句话都有了社稷分量。叶群揭发:罗瑞卿跟刘亚楼躺在床上,俩人密谈一直到天黑,就跟她瞧见听见了似的。刘亚楼都死了多半年了,她说是刘亚楼亲口告诉她的,都是些死无对证的话。叶群一口咬定罗瑞卿让刘亚楼转告她四条儿意见:一、 林总早晚要退出政治舞台的,不退出也要退出,现在不退出,将来也要退出政治舞台;二、 要保护好林总的身体;三、今后林总再不要多管军队的事情了,由罗总长去管好了;四、 一切由罗总长管,要放手叫他去管。叶群生怕到会的人不把这些当回事,又添了一句,大概不是罗瑞卿让转告的:“罗瑞卿还骂林总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一仗林彪两口子大获全胜,用他们一位死了的密友拿掉了他们另一个密友。大表姑说,这就是中央高层的水平,甭管到会的人今天怎么说,都不能为他们当年的不仗义开脱。
君子远庖厨,毛泽东没出席这个不伦不类的会。他也学着林彪用太座的妙法,一过了年就打发江青赶到苏州找林彪商量“文艺革命”的问题。林彪让总政配合,委托江青在上海召开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这事折腾了俩月,毛泽东和林彪捏咕来捏咕去,捏咕出一个《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