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曾节明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问   2011-08-18 18:12:40  


作者: 旁观者昏   戈尔巴乔夫是个伟大的人物,但是,。。。 2011-08-18 19:57:35  [点击:847]
我也很喜欢老戈。

说他是再来的耶稣,超越华盛顿,我以为说过头了。

老戈有什么足以标示他自己的精神遗产吗?我觉得没有,但是耶稣有。所有他承认并开始坚持的道理早在他之前就如昼夜般分明,只是让一个共产党的大官明白却很不容易。他明白了当然好,但说他的明白就比你我的明白值钱,是因为他在世俗世界里具有比你我更大的权重,不是他悟出的道理就比我们悟出的道理更高明,留下了更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耶稣没有世俗的权力,老戈有。在宗教界,他们两人的位置相反,所以比较他们两人会十分吃力。

说老戈超越华盛顿,也难于作贴切的讨论,虽然他们在世俗世界里都具有权力。这么说吧,假如我们把老戈算作新俄国的国父,华盛顿自然是美国的国父。只要看美国和新俄国的历史对世界史的影响,以及可以预见的将来还会起的作用,就不难看出,假如硬要比,老戈还不够老华的份量。

我也不信是李根把苏联搞垮的说法,但假如没有美国,胜利下的苏联也不会让老戈们得手。对在冷战下实现和平演变充满信心的杜勒斯们其实也没有更为具体的拿手好戏让他们更为乐观,好像A战役结束就有了B战役开始。他们的信心是对人性的信心。让我们假定他们也不是善主,但是他们终究没有那么恶,以为人性可以在武力和奴役下被彻底改变, 以为希望可以被血腥扼杀。

用文明世界可以接受的代价,遏止住共产专制的“胜利”扩张,支持反对专制的各种运动,让时间和人性与专制抗衡,是西方世界的基本态度和核心价值。它们有时候也犹犹豫豫,瞻前顾后,异想天开,勾心斗角,但它们至少逐渐清楚这是它们自己生存的底线。为此在国际上建立了一个外部环境,这个外在的环境是必不可少的,未必可以轻易忽略。多年前中国共产党有另外一个环境,如今,谁也不能说没有那个环境它就会成功了。

最后,你结尾处说三十年,应该是个笔误。

====曾节明 匆匆于“八一九”事件三十周年晚于纽约家中====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8-18 20:54:5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