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郭凤 ZT:牛泪十八大观察   2011-08-19 01:48:18  


作者: 郭凤   新左派大内讧,揪出保皇派张宏良/孔庆东(孔和尚):ZT批斗文 2011-08-19 05:45:53  [点击:1019]
回顾张宏良《伟大的转折——评析六中全会》

--------------------------------------------------------------------------------

作者: 右而左


张宏良先生是左派的棋手,许多人应该没有忘记他2006年10月28日的那次演讲,题目如上。当时举国早已厌烦了“吹拉弹唱”的表演家,也厌烦了“99口棺材留给贪官,1口留给自己”的豪言壮语,把希望寄托在新的领导人的“新政”身上。16届6中全会,是新一届领导人提出自己政治设想的一届大会。张宏良的演讲趁此“天时地利人和”隆重推出,曾经鼓舞了许多迷茫中的左派人士,让他们兴奋不已,甚至彻夜难眠。

张宏良在文章中,旗帜鲜明,把“XX新政”【按:即高喊力挺的“非胡温不顶”】确定为“中华民族最后一次机会”,还具体细化了这个“机会”的内容,归之为“九大转折,三大回归”,依次是:


(九大转折)
第一,伟大的战略转变:以资为本转为以人为本;
第二,经济发展观向科学发展观转变;
第三,由野蛮血腥的丛林法则社会向和谐社会的转变;
第四,由效益优先向公平正义转变;
第五,由少数人富起来,向共同富裕转变;
第六,由少数精英为主体,为主导,并且独占全部成果的改革向着全体人民共同占有改革成果的改革的转变;
第七,由西方的经济附庸向建立自主创新型国家转变;
第八,衡量政绩的标准由单纯的GDP转变为社会人文发展的综合指标;
第九,我们的思想理论大旗由单纯的金钱价值观转变为与社会主义荣辱观(相匹配),形成一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三大回归)
第一,中国共产党阶级性的回归;
第二,中国改革历史性质的回归;
第三,向人类政治文明进程的回归。


现在,5年过去了,张宏良先生的历史洞见如何呢?如果把这篇演讲,看作一份“历史预测学”的答卷,5年来的社会实践证明,这份答卷的得分为零!这恐怕一点也没有委屈张宏良先生吧?现在,张宏良的门徒看上去是更多了,他的左派旗手的地位似乎也更牢固了,乌有之乡搞红色旅游,常要特别加注“张宏良先生参加”,可见其号召力有多大。最近看到自己十分关注、也很喜爱的老田的一篇文章,说他带着儿子,到井冈山参加红色旅游,和张宏良会师井冈山。老田的文字,在我看来,高出张宏良的何止几个数量级,见了张宏良,言语里居然也透着荣耀感,由此可见张宏良是何等重要的人物。


张宏良的个人成就是好事还是坏事?于他个人当然是好事,于政权当局维稳也是好事,于求知的、探索社会解救答案的普通左派人士,是好事还是坏事,就难说了,于工农大众的真正利益以及中国社会的进步,是好事还是坏事,就更难说了!鲁迅先生一生“荷戟彷徨复呐喊” ,像武士,踏足了马步,和敌手战斗,直到死,是在做真正的社会批判。相比之下,张宏良先生的文字,看上去也是社会批判,有时候也极为犀利,在某些“点”上的闪光,也耀眼无比,但缺乏的是鲁迅先生的洞见和风骨。这一缺乏,就决定了张宏良先生的文字,今天看过,明天就可以送进垃圾堆里。这绝不是说他这一篇演讲稿,而是他的几乎网上的全部文字。

不过,张宏良先生很坦诚,不讳言自己是保皇派,这一点是可敬的。他保的这个“皇”是某个或者某几个具体的人还是某个绝对权力的组织?虽然张宏良本人强调过是组织,但是在我看来,他这个皇既是具体的人也是具体的组织。在《伟大的转折》里,他有这样一段话:

『现在胡温新政开始了一个伟大转变,但是让人最为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胡没有自己独立的政治力量……没有独立的政治力量,新的政治路线就失去了依靠,胡现在没有这个东西,这是最让人担心的。所以现在特别需要广大老百姓支持新的政治路线,一起维持目前这个政治格局,就目前来说,形成中央和百姓直接结合的沟通媒体就是网络,中央和百姓通过网络媒体直接结合,是目前中国政治一大特点。好像中央也接受了这样一个媒体沟通的格局,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去年和今年两届人大的记者招待会,温总理一出来都是首先谈网络,绝口不提其他媒体。今年记者招待会,总理刚一落座,还没等记者发问就先向广大网民表示感谢。可以说在中国,政治家说话都是有指向的,这个政治信号说明了网络已形成了中央和百姓之间直接沟通的渠道,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沟通渠道,全力支持中央新的政治路线,我坚持认为,这是中华民族最后一次机会,是实现中国人民利益不流血转变的最后一次机会』

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张宏良保的“皇”是组织,但也同时包含着新政中的两个核心人物,具体到政治路线上就是他们两人为核心的所谓“新政”。这个新政是否确实存在?5年后的今天,大家已经看的真真切切!就不多言了。值得多言的是,在关注工农大众利益和社会进步的真正左派人士心理,时至今日,厌烦新政主角,恐怕比厌烦“吹拉弹唱家”和“豪言壮语家”,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看着,谈着某人的吹拉弹唱,举国民众很开心,听着豪言壮语,举国民众,也很阳光,是不是?可是,面对新政的主角,工农大众,谁真的开心得起来,谁真的阳光得起来?

说张宏良一点洞见没有,显然不符合实际。张宏良就看到了网络的利用价值,于是,首先在网络上,成为活动家,利用自己一切的力量,动员草根左派,做这个“新政”的政治支持力量,张宏良个人的政治意图或者政治抱负,在这个过程中,尽显无余:意欲登庙堂,为国师,也精英一把!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五年之后,新政中的一个代表【按:温相】,被张宏良自己确定为沉船派/普世派舵手,遭到他自己最为猛烈的炮火攻击。虽然他早在两三年前就改而力挺新政中的另一个主导者,却并没有因而如愿政治上发迹,依然还只是一个网络活动家,兼做红色旅游指导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天下人其实都知道的,张宏良自己也再清楚不过了。然而,他似乎揣着明白装糊涂,或者故意知错不改。铁打的“组织”,流水的“皇”。这,他是知道,所以,还是一如既往,孜孜不倦的干着保皇的事业。只是苦了那些跟在他后面呐喊的左派朋友,做了1)张宏良沽名钓誉的工具,2)“组织”维稳的工具,而浑然不知。他们天天盼望转折,可天天是“转而不折”,举国都“转”晕了,“折”却没有踪影。终于,人们走到了绝望。与此同时,张宏良的新的伟大的转折的历史列车,轰隆隆从西南方向开来。张宏良这一忽悠,许多人居然就跟着树起来耳朵,听轰隆隆声。真是妙不可言!

有人说,“组织”要是没有乌有之乡护驾,早就鸟兽散了!这固然夸大其词,却也道出了一个基本事实:张宏良们对于今天“组织”的不可动摇,功不可没。


中国的改革需要重新拨正航向,这一点应该是朝野共识,左右共识。但什么是“正”?朝野分歧,左右分歧,别若天壤。综合乌有之乡的一些文章的观点来看,中国庙堂里现在似乎有三种政治力量:资改派,普世派和社改派。这些派到底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乌有文章作者们语焉不详,但有心的读者可从文章作者们的“人物取向”来做判断。在他们看来普世派的代表在国务院,社改派的代表在重庆,而资改派的代表人物在哪里,似乎统而言之曰“精英集团”,那么精英集团的魁首是谁呢?又是语焉不详。

这个乌有之乡许多作者的重大毛病,若要追根溯源,似乎都是张宏良先生。也就是说,张宏良的思维是混乱不堪的。这大概是他的伟大的转折,只见“伟大”,不见“转折”的最大原因。搞未来学,预测历史进程,难上加难,像托夫勒那样,准确预测到信息革命的到来,并确信这一革命彻底改变人类思想、语言,乃至全部生活状态的人,少之又少。但是,遵循一个社会已经传达出的重要信息,基于某些领导人一贯的言行举止,对于这些个领导人任期内,可能做出什么样的业绩,基本上不属于未来学的范畴。要做这样的政治评论,其实是可以尝试的,首先要免于投机,抛弃功利意识;其次,系统化历史知识,遵循最基本的思维逻辑和历史逻辑。这两点是基本前提。不过,不是说,有了这两点,就可以举了幡儿,走街串巷,“算命”赚钱!

我有时琢磨琢磨,在乌有左派同仁的思路里,以上“三派”,在“正”的问题上,到底有什么不同。粗粗一看,普世派的“正”是解散组织,全盘美国化;资改派的“正”是保留组织,其他全盘美国化。社改派的“正”是什么呢?就是打着毛泽东的旗号,走小平路线,或者说口头上喊“造反有理,大家造反去”,行动上开着坦克端着机关枪“谁他娘的造反,格杀勿论”。乌有之乡是社改派,所以他们批判资改派和普世派。但细细看来,这三派似乎没有本质差别。借用苏拉密借用来的话说,就是都是“邓小平的蛋”。

我这个理解不知道对不对!就我的观察来看,张宏良“社改派”,念起毛主席的语录是个个在行的。什么“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政治路线一经确定,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诸如此类。但是,谁是敌人?张宏良们把它抽象为没有具体人物和组织做代表的汉奸集团,以及还乡团“改革精英”。什么是正确的正确路线?“皇上路线”就是正确路线,谁当皇上,谁就代表正确!


需要提醒各位左派同仁的是,别看张宏良(还有那个孔庆东)整天批判社会倒退,也拿猫论,石头论开刀,批判资改派,讨伐汉奸,打倒精英,调子比帕瓦罗蒂唱至高音C还高出八度音符,实际上,他是吃透了“皇上路线”就是正确路线之后,去引导政治上单纯的热血左派,紧紧盯着虚幻的空气,让“皇上路线”,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那些实实在在的坚定不移的执行“皇上路线”的人,之所以被他批判为资改派,精英,汉奸,只是因为他们比张宏良占了先机,做了国师,或者当了舵手。他娘的,你当得,做得,我就当不得,做不得?你们是汉奸,卖国贼,老子才是社改派,爱国者!

前两年,有人提出组织改名为民x主x社会x党,还说这是总设计师的一个设计,是老人家未尽的事业。我以为,这是个好主意!真这样改了,真假孙悟空,真假李逵,就可以各归其位,所有的汉奸卖国贼就都原形毕露了:跟着新组织的便是嘛!!!假的不战而降,当然最好,不降,斗上300回合,分高下,也不是坏事。毛主席1959年曾发话,“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上井冈山,找红军去”,对手妥协了。1965年,毛泽东赋词抒怀,要重上井冈山,对手又投降了。对手为什么向毛泽东妥协和投降?因为他们知道,伪装脱不得,一脱,就没有了行骗的幡儿。今天的左派,要从张宏良的忽悠里走出来才好,去好好体会毛泽东为什么两次要去找红军?!今天所谓“三派”组成的张宏良的皇上或者组织,为什么舍不得改名?!为什么连李锐,茅于轼这样的人,都还要赖在组织里?!一个由这样的成员组成的组织,还是不是毛主席缔造的党?!要是毛主席现在活过来,他会再次次喊上井冈山,威逼对手吗?我以为不会,他只会立即举起“井冈山党或者红军党”的起义大旗,直接起义!你不改,我改!毛泽东的组织里,组织只是名,本质是毛泽东和他的思想。“名者,实之宾也”。

顺便,当年本人有一篇《简评张宏良伟大的转折》,有兴趣的不妨百度或者谷歌一下,搜不到的话,给我留言和邮箱地址,我发过去。


2011/8/19


--------------------------------------------------------------------------------

跟帖
原 帖 [ 0 ]

附今天给一位网友的邮件(部分)
突破网络封锁,难度太大。即使自己设立网站,也将很快被屏蔽。我想,现在右派的声音越大,反而越是一件好事,上面要满足右派的要求,解散组织是不可能的,而不解散,这样得过且过,显然不是长远之计,这就会逼出变化来。最腐朽的力量是张宏良之流,他们真正是危害太深,可见打着红旗反红旗,是多么毒害社会。我前几天想把那篇简评张宏良伟大的转折,放在博客,知道会被删,给了一个乌有之乡的链接,也还是被删。这就确定了,我的博客,是网管人工监控的,而不是敏感词自动锁定监控。我今天写了一个回顾张宏良的伟大的转折,放在博客,几分钟后,也被删除。现发来给你参考。


突破言论封锁虽然很难,但社会的演进,还是剧烈的。世界在酝酿巨变,中国社会一定会合上世界的节拍,但变化的方向,长远看,一定不是跨越太平洋(美式资本主义),还得是退回井冈山(毛泽东路线),现在的这种第三道路(特色道路),没有可持续性。最坏的结果是,天下大乱。老百姓反正什么都没有,无非老婆孩子热炕头,乱也无妨,乱里还有希望。我曾经和一位好朋友也是同事争论,他是坚持组织领导搞资本主义,我是坚持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是不是现在这个组织领导,我不在意。我说,如果社会出现老百姓(是老百姓,不是利益集团派系之间)造反,我肯定去给他们提供必要的支持,那怕入伙,而他说,那他就坚决参加对我们造反者的镇压,决不手软。我们常常这样争论。他是86年上大学的,我是79年上大学的,我们相差7岁,上大学也正好相差7年,我们的政治意识代表两个时代。他下海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商人,业务也很大,加上两个孩子,虽然家有保姆,也再没有很多时间过问政治,社会问题,我还是一如既往。我们还常相聚。他富有并代表现在的富有阶级,我在老百姓中不算贫穷,但我坚决代表劳动者阶级,反对一切投机,不劳而获,巧取豪夺,我虽然并不从事具体的物质劳动,但尊重最基本的物质劳动和劳动者。现在,我们政治取向不一样,但始终是很好的朋友,他在富有阶级里找不到可以交流思想的人,常常倍感孤独,隔段时间,总要到我这里来,和我喝啤酒,就社大问题和我大吵大闹。他最早对文革全盘否定,后来能够肯定文革提出的许多问题,只是觉得提得太尖锐的,毛泽东搞的也太早了。这是不是很有意思的事(虽然他的说法很可笑)?所以,人只要有良知,并尊重基本事实,有平等意识,不嫌弃基本的物质劳动,就一定最终会接纳毛泽东的。这也是我对中国社会虽然不满,但对中国的长远的前途,并不悲观的一个原因。

右而左
2011081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