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满伯   饶毅: 共产党员 2011-08-19 07:06:46  [点击:606]
饶毅: 共产党员
发布者 siyu 在 11-08-13 12:25



                            ·饶 毅·

  加入执政党的党员,原因不易单一化地叙述。

  加入还在奋斗期间的党、或永远不能执政的党,其党员绝大多数是为了理念。

  英国共产党(1920-1991)恐怕从来没有执政的机会。英共党员多彩多姿,如结构生物学先驱(被人称Sage/智者的)JD Bernal(他的学生诺贝尔奖得主Hodgkin不是党员,但她丈夫曾是)、著名遗传学家JBS Haldane、进化论学者John Maynard Smith,其中不乏有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的教授。他们入党,对自己的学术生涯有影响,可以说基本是负面的。最简单的是,号称无政治歧视的美国,禁止共产党员入境,无论党员是英国剑桥大学教授、是世界著名科学家、还是是美国需要征求特定领域意见的皇家学会会员,都被这样对待。

  英国著名科学家Anne McLaren(1927-2007)就曾经几十年被美国拒之门外。

  Anne McLaren出生于英国贵族家庭。这个富有的家庭政治却不保守右倾,而偏自由主义。她9岁时作为童星拍过电影。她在牛津大学念动物学,曾跟随JBS Haldane研究果蝇。博士期间研究遗传和病毒。1952年,25岁获博士学位,并与同学Donald Michie结婚。其后他们在伦敦合作到1959年。他们都信奉产生在他们国土的马克思主义、加入了英国共产党,即使在1956年因为苏联入侵匈牙利而导致英共党员数量减少后,他们还是党员。

  Michie是英共机关报《每日工人报》(The Daily Worker)的记者、McLaren曾任牛津的英共支部书记(她的支部曾有一百多位党员)。美国拒绝McLaren的入境一直持续到1991年,那时英国共产党也解体了,而她已经做皇家学会会员十六年。如果美国继续拒绝她入境,可能要和英国科学交往出问题:McLaren于1991年至1996年任皇家学会外事秘书和副会长,成为皇家学会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官员”。1993年她因为自己的科学成就而册封DBE。1959年她和Michie离婚后,他们保持良好关系。2006年,Michie的妻子Jean被诊断患癌症后,他们搬到McLaren处合住。Jean于2006年过世后,McLaren和Michie买了一栋三层的楼房,她们分别住两层,另外一层接待孩子。2007年,McLaren和Michie一道因车祸丧生。

  她自上大学以后爱科学,但认为科学工作者应该照顾家庭。看到有孩子的科学家5点半还没回家,她说你现在该回家和孩子在一起了。

  她对学生很好,她也乐于助人。中国河南科技学院的刘用生老师在写文章时,素昧平生的McLaren不仅给他多次修改文章,还特意翻译一篇俄文文献,给刘老师做参考。她支持中国人,不是政治原因,而是因为她热爱科学和热情支持其他人。有个相关的题外话:结构生物学家Dorothy Hodgkin,1970年代也曾支持中国做胰岛素结构的科学家,先是教过中国为此派遣的留英学者、后是在国际上推崇北京解析胰岛素晶体结构的研究工作,肯定北京结构的分辨率比自己的高。因为Hodgkin从1930年代就做胰岛素结晶,到后来还在做,所以,看起来是为自己的“竞争对手”说好话,如果她和其他很多人一样看待科学研究的话。

  McLaren一贯保持左倾政治态度,为社会正义努力,捍卫弱者权力。早年也在系里面参加左派右派辩论。当年参加世界和平大会,后来多次参加反战游行。在西方宗教和右倾反对研究人类干细胞时,她以科学家身份支持研究人类干细胞。

  我最初注意McLaren的研究,是在写决定男性的基因科普文章时。哺乳类、包括人类,雌雄是怎么决定的?这是有趣而重要的科学问题。发现决定哺乳类性别的基因,主要依赖于研究人类一些变异个体和老鼠。流行了十年的一个假设是H-Y可能是决定男性的分子。McLaren在1984年发表论文,排除了H-Y参与男性决定的可能。这个领域积极再寻找其他可能的基因,经过麻省理工的David Page等的努力,最后于1990年,澳大利亚的Marshall Graves 和英国的Lovell-Badge两实验室发现了决定雄性的基因SRY。

  McLaren在五十年代研究过如何使老鼠的早期胚胎可以在体外培养,她们摸索条件,使老鼠胚胎在体外培养以后,可以再回到子宫内发育成为个体。这部分工作,有助于探索人类体外受精的技术。她的科学兴趣集中于种系发生细胞(卵细胞和精细胞),她认为它们是最有趣的细胞。她从大学开始从事科学研究,直到2007年80岁去世。

  Anne McLaren的研究论文,2008、2009年还在发表。

  因为入党原因不同,有些加入执政党的党员,可能不一定做得到预期的为公众利益、为公平正义,而为自己利益和逃避责任的也不能算很少。即使在教育和科研机构,恐怕能做到McLaren这样程度的不多,有些可能还是反面。而虽然McLaren所属的党于1991年以后不复存在,她的行为却更像有些人们的期望。

  为了理念而入党的人,即使党没了,他们也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做自己认同的事情。他们得到的尊敬,不限于和他们在政治上理念和意见相同的人。

  McLaren A, Biggers JD (1958). Successful development and birth of mice cultivated in vitro as early as early embryos. Nature 182:877–878.

  McLaren A, Simpson E, Tomonari K, Chandler P, Hogg H (1984). Male sexual differentiation in mice lacking H-Y antigen. Nature 312:552–525.

  Surani MA, McLaren A (2006). Stem cells: a new route to rejuvenation. Nature 443:284-5.

  McLaren A (2007). A scientist's view of the ethics of 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 research. Cell Stem Cell 1:23-6.

  Chuva de Sousa Lopes SM, Hayashi K, Shovlin TC, Mifsud W, Surani MA, McLaren A (2008). X chromosome activity in mouse XX primordial germ cells. PLoS Genet. 4(2):e30.

  Eguizabal C, Shovlin TC, Durcova-Hills G, Surani A, McLaren A (2009). Generation of primordial germ cells from pluripotent stem cells. Differentiation 78:116-2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