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凌锋   香蕉、统战、选举 2011-08-20 07:27:59  [点击:450]
香蕉、统战、选举 凌锋

台湾是农业社会,李登辉是农业专家,这也是李登辉开始能够进入政坛的原因
,也为台湾农业的发展做出贡献。国民党作为外来政权,在农村做了许多拉拢
收买工作,以便扎根基层。所以农会、渔会、水利会,都是国民党的桩脚。原
来中南部农业地区,都是国民党的铁票仓,后来一度是蓝绿争执,绿营以政绩
取得民心,但是二零零八总统大选,民进党在南部优势也不多,高雄市还输给
国民党,但是这三年来马英九亲财团路线与重北轻南政策,使南部成为绿色票
仓。

香蕉木瓜价格大跌马英九挨骂

然而马英九没有吸取教训,国民党亲共与亲财团的本质也很难改变,所以继续
这样走下去。去年,为了苗栗征地问题,已经闹得很凶,“怪手”铲平绿油油
的庄稼,逼死一个农民,犹如共产党在中国的所为。今年中南部水果丰收,但
是国民党根本不关心农产品产销问题,几年来“国共论坛”反覆吹嘘所谓中国
收购台湾农产品问题根本也是谎言,但是马英九以为找到共产党这个“大救星
”,以致最近香蕉、木瓜价格大跌,当然中间还有批发商的中间剥削。因为“
谷贱伤农”,也有一位农民自杀身死。

七月四日,南部农民已经北上向立法院陈情,六日民进党立委潘孟安召开记者
会诉说“蕉贱伤农”的情况,农民卖出香蕉最便宜的才二元一公斤,不够成本
,卖一串香蕉还不能买回一杯珍珠奶茶。但是官僚的农委会(主委陈武雄以拍
马英九马屁闻名)居然八日还在报刊刊登广告,标题是“果农笑了”。因为这
个广告,马英九在九日浩浩荡荡南下农村视察。

联合报这样报道:“马总统四年前下乡Long Stay,认识四百多名民间友人家
庭,昨天和老朋友们见面,在草屯镇台湾工艺研究所席开卅八桌。席间农民诉
苦,抱怨今年香蕉、凤梨价格低迷,香蕉一公斤成本十元,中盘商交易只有两
元,卖就是赔,日子快过不下去。”“马总统关切回应‘怎么没有早点讲?’


“看报才知道”与“看电视才知道”是马英九“不沾锅”的口头禅,如今大概
连报纸与电视都不看了,才有这样子的回答,凸显一位老爷总统的嘴脸。这种
说法当然也引发舆论哗然。更可悲的是,TVBS也出来证明,“大陆国台办主任
王毅,都比总统早两天关心,主动表达要帮忙采购台湾香蕉。”

农委会则极力出来护主,也要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于是反咬一口说是因为民进
党立委的记者会,才使中盘商压低香蕉的价格,副主委还教导农民说,价格不
好,你们不要卖。陈武雄说,两元的香蕉“要从垃圾桶里找”。本来香蕉也有
不同等级,在卖不出的时候,也只能把次一点的拿去喂猪,否则只能扔到垃圾
桶,却不能因此否认有两元一公斤的香蕉。而好的也不过七元而已。另外,官
员就故意把中盘商的批发价当作农民卖给中盘商的价格来混淆视听。

山东省长夸口要买五千吨香蕉

马英九为了摆脱困局,骗取农民的选票,便天天到乡下探望蕉农,记下他们投
诉的笔记,却提不出任何主意与办法,好不容易,正好有一个山东省代表团来
台湾,省长就表示他们包下五百万公斤(五千公吨)。但是根据过去经验,这
些豪言壮语并无落实的可能。因为根据农委会的数字,今年一到四月,中国并
未采购台湾香蕉,五月仅买八十公斤,六月台湾发生产销失衡,出口中国的香
蕉才增至近九十一公吨。二零零九年中国也仅采购二十一.五公吨,去年买了
一千六百三十五公吨,同样是在产销失衡的六到八月时采购“夏蕉”;因此一
个省要买下五千公吨,恐怕也是国共合作的政治宣传而已。何况,今年中国海
南省香蕉也丰收,媒体报道:“六月以来,海南香蕉收购价格从二月地头最高
价每公斤七点六元,暴跌至每公斤零点四到零点六元,已远低于生产成本价。
三亚市政府上周发出倡议,号召机关和居民买蕉救市。”在这个情况下以高价
收购台湾香蕉,不是政治是什么?

反观日本则是采购三月到五月的高品质“春蕉”,今年已经买了超过六千公吨
。马政府不去日本促销,而把中国当救星,是否也是配合中国统战的政治原因
呢?

二十一日马英九在屏东视察,上次向马反映两块钱的蕉农徐贵源已经被“摸头
”而反映目前品质较好的香蕉每公斤可以卖到十四、五元,官员也帮腔,但在
场一位女蕉农拉高分贝,当着马英九的面说,前两天她的香蕉才卖八块钱,只
有总统来的时候才有十五元的行情。马英九轻佻的说,“那我以后天天来好了
!”但妇人不觉得好笑,在台下大叫“官员讲白贼(谎话)!”

中南部农民再度夜宿凯道表不满

其实台湾农民的问题岂止香蕉而已?尤其与中国签署ECFA以后,更多中国农产
品进入台湾,所以去年七月曾夜宿总统府前面的凯达格兰大道来表达政府漠视
农民的不满。但是至今丝毫没有解决,因此今年七月十六日到十七日,上千中
南部来的农民再度夜宿凯道,马英九如果要倾听农民心声,接见他们的代表即
可,但是马英九偏偏在这个日子也南下找农民倾听心声,可见是作秀的成分多
。即使是农委会安排妥当,还是有不听话的农民当面向马英九呛声。

为了阻止农民夜宿凯道,吴敦义曾经找了一些人座谈,席间口吐五次“妈的”
宣泄不满,被学者踢爆,吴敦义开始以这是显示“亲切”的“乡土发语词”来
回答,被痛骂后,又说那是“唇语”,根本没有说出来。他的巧言令色就是马
英九抛弃形象较好的朱立伦而寻找吴作为副手的原因。

为了减少农民的困苦,民进党立委提议老农津贴从六千元增加到七千元,但是
国民党立委反对,声称没有钱。然而七一开始军公教加薪二百四十亿元的开支
马英九毫无难色,老农津贴才八十四亿元就回绝了。而且农委会曾以三十五亿
元补助台北市的面子工程花卉博览会,真正他们主管的农民困苦,却不肯拿钱
出来。其实,只要看政府每年财政支出情况就可以知道了,劳委会加农委会的
开支,加起来还不如退辅会(安置退休军人)的开支就可以看出。这种歧视性
的政策不扭转的话,台湾社会难安定。
《开放》杂志 2011年8月号 http://www.open.com.hk

(穿越30多年时空的重要评论,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请看
林保华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旧评论还在继续增加与上网中)
(要了解中国最新重要资讯,请观看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网
站http://www.twyac.org内的“共产中国”网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