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苏东和平演变的主因是戈尔巴乔夫,而不是军备竞赛 2011-08-20 12:02:04  [点击:766]
苏东和平演变的主因是戈尔巴乔夫,而不是军备竞赛
——与郭国汀律师商榷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郭国汀先生虽然肯定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改革的功绩,但仍然抱着西方的通俗观点不放,至今认为前苏联瓦解的主因在美国,是里根总统施行八年的军备竞赛,拖垮了苏联。
这个流行观点,实际上是西方右派的偏见而已,它似是而非,以讹传讹,经过人性的弱点加以放大,反而比真理还像真理。
明白人知道:西方右派的价值观趋向于大资本家和富人阶层,出于最大限度的牟利需要,这种价值观持有者,对极权专制持双重标准:它一方面对开放式法西斯国家(典型如后毛时代的中共国)竭力绥靖,宽容异常;同时天然地敌对封闭式法西斯国家(如前苏联、伊朗),因为无利可图。所以以里根为代表的西方右派对中共国非常的宽容,却对苏联极端地强硬,尽管戈尔巴乔夫的文明境界,高出邓小平不止一个层次。美国的双重标准,决非“战略”可以解释。
当年美苏的对抗,正如一正一邪两个顶级武林高手当众决斗,打得难解难分,正当正的一方逐渐略占上风,但远不足以一鼓而胜的时候,邪的一方忽然顿悟到自身的滔天邪恶不义,良心大发现,决得没有必要再斗下去,遂主动退出比赛,令正方意外大获全胜。因此,里根总统领衔的正方,当然要摇唇鼓舌的鼓吹:是自己的“迷踪拳”(里根主义)打垮了邪方,这种虚荣,是绝大多数人的人之常情,更不用说向来以傲慢自负著称的西方右派。这个说法“久加渲染,也就成了西方世界的通俗观点。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不仅适用于纳粹德国,同样适用于西方世界,因为人性的弱点是共通的。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始终讲不通:既然是“里根主义”打垮了苏联,那么它为何至今不打垮苏联的美洲盟友古巴、东方盟友朝鲜、越南?须知这些共产小老弟比“老大哥”虚弱得多,须知古巴还在美国的鼻子底。
军备竞赛拖垮了苏联说,理由在军备竞赛拖垮了苏联经济,导致戈尔巴乔夫“不得不”开启政治改革。仔细鉴别,此种说法似是而非,因为经济衰退不一定导致一国政权垮台,它更不足以导致控制力极强的共产政权垮台。
经济衰退甚至不足以动摇共产政权的执政能力。相反,回首历史可以发现:经济大衰退时期,往往是共产政权生命力旺盛的时期。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期,斯大林疯狂推行“集体化”,把农业全面搞垮,饿死数百万人,当时甚嚣尘上的布尔什维克岂有垮台之忧?
在中国,毛泽东一伙疯搞“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两次三番把中共国经济搞至崩溃(或如华国锋曰:“濒临崩溃的边缘”),中南海的统治,不照样固若金汤?
红色高棉反人类集团上台仅三年,竟把柬埔寨人口屠去四分之一,把社会、经济全面摧毁,若不是越南大军入侵,杀人杀得兴高采烈的波尔布特一伙凭什么会倒台?
以前朝鲜托苏联的福,一度过得比中国好得多,但苏联走后经大衰退,饿死数百万人,其工农业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崩溃,尽管如此,拒绝改变的朝鲜,在金日成死后十年怎未见崩盘?现在经济上全靠中共国师朝鲜当权派胡锦涛一伙竭力撑扶,尽管如此,仍然穷得只能搞“先军政策”,金正日一伙不要说什么“新思维”,就连邓式半吊子经济改革都坚决拒绝,近十年不又过来了?经济比中国遭得多的朝鲜,比中共国稳定的事实,让毛共辅导员胡主席羡慕不已,下定了学朝鲜的决心。
共产政权之所以很能够在恶劣的经济状况中维持,一则因为它的封闭性和欺骗性,二则因为它具有很强的对内控制和镇压能量;它的本性就是一具制造贫穷与杀戮的庞然大物。实际上,富庶的经济,不仅不是共产政权的必需,反而是它的威胁,因为生活的宽裕容易生长出人性化的观念,而消融掉政权赖以稳定的杀气。这就是毛泽东说的“富则修”的道理所在。
戈尔巴乔夫开启苏联的民主化改革,根本不是因为有什么“再不政改就会垮台”的被迫因素,甚至也没有什么再不政改“经济就会崩溃”的因素——更何况,政改和经济发展并无直接关联。实际上,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经济已经走出最困难的谷底,赫鲁晓夫之后,苏联经济最困难的时期是勃列日涅夫中后期,请问:勃列日涅夫中后期的苏联,政权有一丝倾覆的迹象吗?没有。恰恰是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推行的新闻出版自由、结社集会组党自由、民主普选(即公开化、透明化)等民主化新政,令苏联大批干部民众在赫鲁晓夫“解冻”的基础上,大步地走出了蒙蔽,觉悟到马克思、列宁的荒谬和共产党专制的邪恶,从而酿就整个社会抛弃共产党统治的强烈共识。戈尔巴乔夫的民主改革,也成全了叶利钦代表的改旗易帜派,使其通过选票跻身最高领导层,为抛弃共产党准备了条件。
综上所述,戈尔巴乔夫的民主化改革完全是他自己的主动选择,他当时完全可以选择别的道路,比如邓小平的道路、或者如勃列日涅夫一般不作为、或者如江泽民那样混日子、或者如胡锦涛一样僵硬和倒行逆施...如果那样,苏共决不会垮台(当然苏共终究会垮,但会拖上许多年,代价会大得多)、东欧决不会整体变天......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表明:他不是没看到政治改革的风险,但为了苏联人能够享受自由、民主、为了人类的和平,他甘愿失去苏联共产党总书记,这一地球上无尚的权力。事实也是这样:当他一手培植起来的二号改革派叶利钦抢班夺权之际,当别洛维日“密林协定”将国家一分十五之时,他黯然却不失优雅地交出了手中的核按钮,“为人类选择了和平、为自己选择了耻辱”,尽管他完全有条件和机会象邓小平、齐奥塞斯库那样反扑和顽抗。
就此,与赵紫阳同属羊年生人的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一次性完成两次超越:超越了既得利益和民族主义虚荣心。迄今为止,全世界只有华盛顿做到了其中一项;戈尔巴乔夫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更加气势磅礴。
“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是戈尔巴乔夫的座右铭,他不仅这样说,也这样做了。这个崇高的信条:华盛顿没有条件实践、林肯做不到、里根做不到、要向马岛投原子弹的撒切尔们则根本无法理解。古往今来,只有他一个俄国人能够超越民族主义。
戈尔巴乔夫把叶利钦从斯维尔德诺夫斯克州州委书记的位置上提拔上来,帮助他锯断了自己所坐的树枝,居然基本无悔...这种境界,更是惯以利益为衡量尺度的中国无神论朝野人士无法理解的。
戈尔巴乔夫是俄罗斯民族的永恒骄傲,却不属于俄罗斯民族;他不热衷于任何教派,却是一个真正宗教性的人。
戈尔巴乔夫具有威胁一切共产党政权巨大的道德能量,他对中南海的威胁,远比叶利钦为大;这也是当下胡锦涛别动分子,以世俗小人价值观,赶在“八一九”二十周年之际,竭力诋毁他的原因。
“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为了自由民主和平舍弃个人权力(类同于陈泱潮“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这就是戈尔巴乔夫身体力行的丰碑。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八月二十日中午于纽约州家中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