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寒   与王希哲对话 2011-09-12 13:45:04  [点击:1028]
项对当今专制制度有所认识,可说是左派、毛派中的佼佼者。但他还是醉心于“社会主义制度设计”,而这,恰恰是列、毛、波世纪大悲剧的原因,其要害是反历史唯物论。

他曾质问过我:不干社会主义还是共产党吗?

我则答道:不讲历史唯物论还可能是共产党吗?

我俩在几年前曾有过三轮友好的长篇论战(在社民坛可以查到)。我后来的几篇长文,都主要是与他为主要对话对象;当然,他的长文亦如此,不忘我这位中派对话朋友。

换言之,项看到了毛路线的结果,却还想保持和发扬导致那种结果的原因。殊不知,那结果本来也不是毛的本意,是必然性导致了那种社会主义制度设计、乃至今天在实践中的任何“社会主义制度设计”,都不得不产生官僚特权阶级专制这种结果。

在现今生产力的发展阶段,而唯有资本主义的宪政民主制,才是让这种结果不致发生的原因。对人类社会的这一必然性阶段,跨越不行,绕过也不行。在今天的中国,任何反对资产阶级宪政民主制的左派,客观上都会最终落得个官僚专制帮凶的下场,尽管这未必是他们的初衷。

最近,项有两篇长文,一批张木生、二批胡德平,连赵紫阳、胡耀邦也一起批。当然也不忘点我的名。其中尤其将社会民主主义视为主要威胁和危险,可叹!此两文在民主社会主义论坛均有转载。

唯有高举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旗帜,旗帜鲜明地干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民主宪政+多元文化,干社会民主主义(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才可能拯救左派、拯救中国共产党,也才可能在未来走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

王希哲原帖:

很欣赏高寒的这段:

“当然对此,右派是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的历史观是历史绝对主义,采取的是了一种非历史的、虚无主义的价值评判标准。它根本看不到自十月革命之后的那一大段历史弯路,包括文化大革命,实在是人类——尤其是工业革命后发国家——在探索自身解放途程中所难以避免的“证伪”代价。

因而,对老一代共产党人的失误,他们老是热衷于超历史的个人责任、超历史的道义评判,甚至往往热衷于丑化个人;并还将这种庸俗的道义评判,置于制度评判、历史教训之上。”

但起码项观奇先生好像不是“偏不承认列、毛道路的大失败,还要百折不饶地在那个失败了的左倾机会主义的道路上继续试验下去。”吧?


==============================


原帖在此: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9-12 14:30:4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