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明泉   转:张国庆:后9·11:错过的反恐机遇 2011-09-13 06:48:38  [点击:330]
后9·11:错过的反恐机遇
作者:张国庆|来源:投稿|日期:2011-09-12 20:11:21

在美国历史上,有两次错过重要的机遇,都与战争有关。一次是约翰逊总统,因为深陷越南战争而错过了充分兑现“伟大社会”计划的机会,也错过了成为伟大总统的机会。另一次是小布什总统,因为伊拉克战争错过了反恐的最佳时机。
让美国人至今耿耿于怀的是,一度红红火火的“伟大社会”计划,在越战的影响下,大部分化为泡影,美国家庭、大学乃至民主党内部都陷入了严重的分裂之中,这也迫使约翰逊宣布放弃寻求连任。
约翰逊被这场战争困扰到如此程度,以至于他私下会见自己的顾问、参议员理查德•拉塞尔时都哭了出来。而在他的晚年,约翰逊更是耿耿于怀地谈到了毁掉“伟大社会”的越南战争:“年轻人是对的,是我把事情搞糟了。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如果我为了战胜战争母狗而离开我最心爱的女人——伟大社会的计划——那我就会丧失在国内的一切,我所有的希望,我的梦……”。
不知道,多年后,小布什总统会怎样看待他的伊拉克战争和错过的反恐机遇。
事实证明,任何巨大的所得,往往也需要付出较大的代价,对美国来说,它所付出的,却不仅仅是现实的代价,更有擦肩而过的历史性的良机。
在拿下喀布尔和巴格达之后,美国如愿以偿地打通了从西亚到中东的几乎所有主要的能源管线,而通过对中亚和外高加索地区的渗透,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能源积聚地带,也部分地纳入了美国的“势力范围”。
而在一些政客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看来,为了摆脱能源依赖,为了控制世界能源动脉,在伊拉克损失一些生命和金钱,也还是值得的。这也是包括布什在内的许多人执着地为伊战辩护的关键所在。但问题是,有时“错在不够勇敢到尽头”,而有时则是“错过本可以达到的站”。
在“9.11”发生后不久,基辛格曾经写过一篇《建立新秩序的好时机》的文章。在他看来,为实行坚定的政策而获得国际支持的条件已经齐备。这是因为对美国的反恐军事行动,主要国家的利害关系惊人地一致。谁都不愿意遭受从东南亚到欧洲边界出现的几个黑影似的组织的威胁。但是,几乎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单独对抗恐怖组织。因此,这是一个强化国际合作、彻底告别冷战的良机。
基辛格甚至认为,连伊朗和叙利亚,都是美国应该积极争取的对象,这也是从地缘政治角度彻底孤立恐怖主义的良策。但遗憾的是,基辛格话音才落,伊朗等国就上了布什政府的黑名单,成了邪恶轴心国,而伊拉克更是很快成了直接打击的对象。有不少人还相信,如果伊拉克战争进展非常顺利的话,叙利亚可能也已在劫难逃了。这也可以部分地理解,为什么近期美国力压叙利亚,力求其政权更迭。
也许就是从那时起,反恐战争走入了另外一条“水道”,一条连强大的美国也不甚熟悉的水道,一条有太多让人们各奔东西的岔路的水道。
让基辛格和很多人都感到遗憾的是,这条“水道”不但没有彻底消除冷战的后遗症,还引发了诸多并发症,比如单边主义、反美主义、恐怖主义大扩散,而反恐联盟也不似阿富汗战争时那样坚定与和谐。
错过的并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最好的却常常被错过。
对反恐事业而言,“9.11”后,人们错过的也许是最好的时机。

那是一个美国有着空前号召力,国际社会在反恐问题上有着空前共识的时机,如果美国不是发动一场针对主权国家的战争,而是汇聚国际社会的力量对“基地”等恐怖组织乘胜追击的话,基辛格所期望的国际新秩序也就会有更大的机会建立了。
更为严重的是,布什政府执意开启的伊战之门,引发了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大国的强烈不满和反对,事实上使反恐阵营分崩离析,不仅布什的执政能力受到了此后伊战的削弱,而且也给了国际恐怖组织浑水摸鱼提供了“便利条件”。
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被突破的。不论出自怎样的利益考虑,布什政府将枪口指向伊拉克、伊朗和朝鲜,而不是“基地”和塔利班,是一种后“9.11”时代偏离最佳反恐轨道的昏招,也是对反恐大旗的撕扯,更是美国乃至世界错过的彻底剿灭“基地”们的大好时机。
相反,国际恐怖主义却充分利用了原本对它们并不十分有利的机会。在美军磨刀霍霍向伊拉克之际,以“基地”组织为代表的国际恐怖主义进行了休养生息,并在伊拉克战争之后,大力煽动和利用反西方情绪。而在国家和地区间不平等状况不断加剧且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一些国家本土的恐怖主义浪潮也随之高涨,并且有着国际化的趋势。对此,《纽约时报》曾批评道,“由于布什在伊拉克发动了一场错误战争,我们失去了摧毁基地组织和本•拉登的机会。”
为伊拉克战争等所谓反恐战争付出的机会成本还不止于此。由于“9.11”后,布什政府发动了伊拉克战争,耗费了太多财力和物力,客观上也为今日的美债危机埋下伏笔。在总结美债危机的源起时,很多经济学家和观察家都将“9.11”后的两场战争放在了首位。事实上,仅伊战,就增加了4万亿美元的支出。
更为微妙的是,“9.11”后美国错误的反恐航向,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次贷危机。一方面,“9.11”后的一系列经济刺激措施,加速了美国金融和地产泡沫的积聚和破灭,战争经济更是炒热了油价和大宗商品价格,这一切,都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埋下祸根。另一方面,由于布什政府全神贯注于伊拉克战争这场它所认为的反恐战争,使得对国内经济监管缺乏必要的注意力,客观上为华尔街的贪婪和疯狂敞开了走向地狱的大门。
这是一个归因错误的典型例证,也是指鹿为马的必然代价,更是一个过高估计自己实力的经历。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意识到,尽管这个世界可能会承认美国是世界这个养满鱼的巨大鱼缸中最大的一条鱼,但在这个没有一条鱼可以逃出的鱼缸中,最大的鱼也许可以战胜其他任何一条鱼,但却无法战胜它们全体,即使只是其中较多的部分联合起来,它也无法战胜它们。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