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金复新   教李双江少将们些什么道理好呢? 2011-09-13 07:40:46  [点击:714]
戏子将军李双江之子李天一衙内伤人事件一石激起千重浪。想我等当年十五岁的时候,口袋里顶多才几块钱的零用钱,见到人还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哪里有本事花 27万改装宝马车,哪里有胆量暴打30多岁的人。Time is changing,只好感叹后生可畏,一代更比一代强啊。可是仔细想想,难道现在的孩子都是这个样子?没有李双江梦鸽长期拿着国家将军级工资津贴,外加可以自由走穴捞外快,李天一哪里来钱买宝马?没有李双江少将牌子挂着,人五人六地核达官显贵们在人民大会堂跑过马,李天一老子天下第一的霸道风格怎么能形成?看来根子还是应该在其老爹李双江这个戏子身上。

Time is changing,古代和要饭花子齐名的下九流戏子们,到了现代都抖了起来。李双江靠唱“小小竹排”就可以“坐拥别墅,进出宝马”,三级片的戏子刘烨可以靠演《建党伟业》给老毛贴金而赚得盘满钵满,名利双收,其利不可谓不大。然而要“自利”者,必先“利人”,对社会做出积极贡献了,为别人做了好事了,才能获取利益。可这些戏子们为人民做过什么好事呢?他们干的都是欺骗后人,毒害儿童,颠倒黑白、败坏人伦,篡改历史的事情,其罪不可谓不大,这和传播淫秽碟片的书商,贩卖可卡因的毒贩性质没什么两样,都是靠着做败坏社会、腐蚀心灵的事情发的财。

有人说好坏是相对的,李双江刘烨等对青少年来说算做了坏事,对领导却是做了好事,成功地帮领导愚了民,使江山永固,有了这个因,发财理所当然,要清算他们做坏事的果,得等以后“民主了”再说。可是我在想,如果真有一天中共垮了,换了味精生回来当总统,王军涛来当议长,现在这些活跃在舞台银幕上的戏子们就会偿还他们的罪恶吗?我看到那时,刘烨立刻改演“味精生同志伟大的一生”,如果还演老毛,就以反面角色的角度来演,李双江也马上见风使舵,上台肉麻地歌颂王军涛“不平凡的经历”。于是刘烨又可以赚取第二桶金,而李双江少将的肩章依旧挂着,李衙内依旧可以在北京横行。戏子的卑劣就在于此,怪不得被儒教的人看不起,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

这就是中国“民主”以后会出现的可悲的结局,它们的罪恶在阳世恐怕是永远没有希望被清算了。真的要有一天中共垮台了,现在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们会纷纷跳出来,巧舌如簧低开始辩解:

李双江会装可怜说自己当初是被抓壮丁抓去当少将的。
梦鸽说,其实我暗中想讴歌的是王军涛,我一直很崇拜很景仰他的。
刘烨说自己早就恨死这体制了,实在是钱不够花才去演老毛的,你们要是有什么意见,我顶多以后多主演几部歌颂味精生总统的电影就是了……
有的说自己和李大师一样当初也是迫不得已才“被动地被”入党入团的。自己做的那些恶都是体制的责任,和本人没有关系,你们要算帐去找体制算!
有的说自己虽然给党干了那么多坏事,但早有人替自己匿名在大纪元退过党了,早就赎清了罪过,你们不能再追究我的责任了!
有的干脆说,我当年之所以贪污就是想把中共搞垮,我其实是在帮你们民运,我这是曲线救国,你们怎么体会不到我们的良苦用心?
有的撒娇说,你们不是讲民主博爱吗?为什么总是对我们过去的历史揪住不放?为什么也要学中共人人过关搞迫害呢?冤冤相报何时了啊!为什么不积极地展望未来呢?我们能唱能跳的,都是人才,杀掉我们多可惜啊,我们也可以为新政权服务的麽……(妄图以此逃避罪责)
有的不惜派出自己的妻女,象当年赛金花勾引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一样,勾搭上驻华美军司令,有的掏出金银象铁杆汉奸收买抗战后国府接收大员一样,贿赂了为美军带路的新买办郭国汀、贾阔、高智晟、芦笛。于是乎,这些党员都纷纷摇身一变,成了“共党时期受美国中央情报局委派打入中共的地下工作者”。
味精生、王军涛、李大师等随便抓几个阿Q等毫不相关的智障杀了替死就算清算了中共。

Time is changing,现在的脑残比以前多得多。我完全相信,到那时,脑残们肯定被这套花言巧语所欺骗。主张对这些罪恶一笔勾销,既往不咎,不再清算,以免他们造反。于是在文艺界依然有大大小小的文工团,活跃着的依旧是李双江刘烨之辈,在金融界依旧是周小川把持,司法界依旧是李刚们充斥其中。新政权的头头,如李大师、味精生、王军涛必定和中共的遗老遗少们把酒言欢沆瀣一气,相约一起在美国主持下组建新政权,协议一起瓜分势力范围,换汤不换药,天依旧是它们的天,地依旧是它们的地,只不过多了一帮原民运分子伙同共党遗老遗少骑在人民头上欺压罢了。

李双江刘烨等戏子何等狡猾,他们完全能意识到以上这些可能性,一方面不相信在他们生前中共会被民运滑轮功搞垮,另一方面他们更相信,民众的智力是低下的,又没有人记录它们的“变天账”, 它们知道它们这些奸人在民主体制里更能如鱼得水、游刃有余、足以应付,把儿子也送到美国去享福,它们自信将来即使民运真的走了狗屎运把中共搞垮了,它们也有本事转危为安,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足以让上述那种可笑的结局出现,就象妲己即使被俘受刑,只须对侩子手抛个媚眼,献上一曲,对方就骨酥筋麻,民运分子个个都是酒色之徒,比李双江刘烨还贪,没一个有定力的,比这些侩子手还容易对付。因此他们现在有恃无恐、放心大胆、满怀信心、无所顾忌、死心塌地地替党卖命干活,顺便大捞特捞。

这些奸人不怕民主,只怕帝制,怕的是姜子牙,怕的是周武王,怕的是文字狱,怕的是株连。因为皇帝会比阎王还厉害,是活阎王,铁面无情,对于他李双江这样的奸人没有什么客气可言,不会受这些欺骗,除非及早叛变过来。如果李双江之流知道以后中共垮台后,中国行的不是它们所期待的民主,而是闻风丧胆的帝制时,它们父子绝对不敢象今天这么嚣张,当它知道,皇帝要清算它的罪恶,罚没它的不义之财时,它会开始收敛,当它知道帝制是不讲“有限责任”制的,即使它那时已经死了,它欠下的债也不可能不还,会找它最心肝宝贝最割舍不下的儿子还,儿子死了没还完的找孙子,要搞“父债子偿”时,它会马上停止作恶,称病退休,除非它心甘情愿断子绝孙。

邪教徒们散布了“匿名退党,罪灭河沙”的歪理邪说,不许大家清算党员们助纣为虐的罪恶,就等于让李双江们看清了民运虚弱的本质,对自己及其家属的未来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从而变本加厉地高唱要“前赴后继跟党走。”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向李双江刘烨们发出这么一条正确的信息,要教李双江们明白一个道理:“替代中共的将不是民主而是帝制”,得教。得让它们知道“匿名退党,罪灭河沙”之说只是邪教徒散布的一条谎言,要让它们放弃“反正欠债可以不还,到时候一死了之,你们仁义,是不会动我老婆孩子的,说不定根本没有地狱,说不定地狱现在也在实行民主,也时兴吹吹打打,有我们戏子发挥余热的地方”之类的幻想,要让它们知道皇帝是六亲不认,不会学民运分子与它们做生意讨价还价的,要让它们知道它们奸人的这套在皇帝面前是没有市场的,要让它们知道戏子在帝制社会里永远都是下九流,是做不了官的。

如此一来,共匪的军警宪特就都得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掂量掂量了,还敢随便截访吗?还敢随便开枪吗?还敢随便枉法吗?还敢强拆吗?还敢随便李刚吗?大家可以想想了,究竟该宣传帝制还是宣传民主了。

快了,快了!当年民国总统曹锟提拔了戏子将军李彦青和自己玩断背没几天就被赶下了台,今天古帛寿同志也热衷于提拔姓李的戏子将军,历史总有惊人的相同之处,我看古帛寿同志的日子也快了。


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