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封从德 刘晓竹致王军涛长信(译文,更新中)   2014-09-17 19:31:13  


作者: 封从德   又加了一段: 2014-09-18 09:09:29  [点击:6533]

反对派媒体发布会被取消

10月8日召开的CSI战略会议上,反对派新闻发布会定于10月27日江到达华盛顿那天召开。这个项目是我们整个抗议期间最为重要的活动,因为在这个活动中,所有反对派团体或组织都将对记者发表演讲。在那次会议上你还特别提到中国人权,大赦国际和人权观察将在10月28日在全国新闻俱乐部举行活动,但是你指出他们搞的是要求异见人士回国问题的研讨会。而且你还特别加上一句评价说我们是政治反对活动,我们的主题比他们的人权问题要高。你还提到说,至今在华盛顿特区只有我们才有技术力量独立举办这种高规格的记者会(也就是说,无需非华人机构支持与协调),而且在江到访期间我们刚好可以向全世界展示我们政治反对力量是一体的。 

会后,我们马上着手寻查在国会山举办记者发布会的可能性。韩连潮和我们许多朋友都帮忙了解。但国会议员只能接受我们做一个项目的发布活动,而不能接受好几个项目的发布。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决定举办一次咖啡会,这个会可以邀请少数几名异见人士参加。咖啡会联络处告诉我,这场咖啡会不可能用来宣布囚车项目和让多名中国民运领袖向记者演讲。这样我开始寻找替代方案。与你商议后,我们决定于10月27日在全国新闻俱乐部举行这次活动。这个决定是你和我于10月21日下午通过电话最后定夺的。

然而10月23日一大早,CSI新闻项目顾问准备对外发稿时,你打电话给我,让我不要发稿,说中国人权刘青反对我们10月27日在那里搞记者会,因为他们将于10月28日即第二天举办活动。我非常惊讶听到说中国人权刘青反对我们搞这次活动,因为刚在前一天(10月22日晚)我才与刘青通过电话,告知他我们10月27日的活动,邀请他到会发表演讲。除了表示另有安排无法到会以外,没有对我们的新闻发布会表示任何反对。然后你说我们可以探讨将新闻发布会与他们28日的合并的可能性。当时是10月23日周四,我们预计举行的10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是下周的周一上午。我强烈要求最后决定必须立马做出,否则就没时间通知媒体了。 

又一次,你给了我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在你和中国人权通话的时候,我得暂停手头准备做的工作。然后我说,我最晚只能等到中午就不能再等了,因为那是我们确保向几百家媒体机构发布通知的最后的有效时刻。如果到那时还没有等到你的电话,那我们将按照原计划发布通知。然后我们挂了电话。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根本无法找到你的行踪。

再一次,你消失了,与邓小平去世后我们起草完声明稿那次情况一样。我在你的电话答录机上留下至少一打的语音留言。在下午一点半我们发出通知以前,CSI的两部电话线,我至少留下一部待机,以便你的电话可以随时接进来。到下午一点半,我再次给你的答录机留言,告诉你我们不能再等你了,我们的记者会的通知将直接通过CSI的电脑传真给各大媒体机构。

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这时我们已经发出去70份传真),你打电话进来,告诉我直接取消10月27日的媒体发布会,因为你不希望与刘青发生争吵。我回答说,这简直荒唐至极,我已经将消息通知发给了许多的新闻机构,而CSI的信誉已经是命悬一线了,我也非常懊恼,因为组织一次新闻发布会需要努力工作好几周,而且不仅仅是CSI的努力,还有许许多多华盛顿特区的朋友们和支持者们。我说,“如果你是担心刘青,那你把事情全部推到我头上,我承担全部的责任。”然后你说,“这件事情,你负不了责。

然后你给我说了以下几点: 

□ 我需要看大局,从长远考虑,而你会在以后更详细地解释给我听,但此时此刻你没有时间,你需要忙着准备囚车活动; 

□ 我应当完全信任和信赖你,并马上发布另一条新闻通知,取消10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

你与刘青已经有了一个方案,刘将提前结束他们的活动,给我们留下时间搞反对派新闻发布会,这样两个活动就合并了 。 

□ 发完取消会议通知以后,我可以从这件事中退出去了,你亲自接手所有事情,并承担全部责任。你还会亲自通知你邀请过的各民运组织的领导关于更改时间问题。

大约下午4点,CSI电脑又开始传真另一条消息,告知各新闻机构10月27日的发布会取消,将于10月28日与中国人权、大赦国际和人权观察主办的活动合并。那天再晚一点时候,我很意外地接到中国人权肖强的电话,他说,你让他跟我讨论10月28日的活动细节。然后他说,他也不知道最后能够给我们留多少时间,而且他准备尽量给我们留出十分钟的时间来。我告诉他说,这件事我已经退出了,我让他和你直接联系。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你和刘青什么具体方案也没有。 

10月25日和26日,各团体代表来到华盛顿,然后听到说27日的活动取消,都非常震惊。他们说,你没有通知他们或打电话给他们谈关于活动计划变更的事情。10月26日晚,你来到华盛顿了,给他们解释了为什么活动变更的原因,几个小时后,你暂时离开了华盛顿回到纽约。(这时)大家都感到无法相信你或者接受你给出的借口。两周以后,中国民联主席吴方城和民主中国阵线主席杜智富向他们组织的所有成员联合发布了一个“关于参加华盛顿抗议江泽民访美活动中出现问题的内部通报”。 

正如事后发生的那样,10月28日的活动时间太紧张,任何组织的领导人都无法表达他们的观点。新闻发布会仅安排了学联和天安门纪念基金会的代表发表了约1分钟的关于人权问题的演讲。江在华盛顿访问的最关键的两天,这些组织既没有任何平台也没有任何关联活动来表达他们对中国政府的反对立场。囚车漫无目的地乱转,而静坐已经被你擅自取消了,根本没有通知CSI。CSI尽一切努力希望安排媒体采访异见团体代表,然后让三部囚车能够协作,但是根本无法与你联系上。 

在亲眼目睹一次周密的发言平台被取消,一步一步给民主反对派造成严重的打击以后,我和吴学灿于10月27日一早对所面临的局面作了一次长谈。在没有你的任何支持的情况下,我们决定于10月29日(周三)举办一次新闻发布会,这意味着我们仅有两天的时间做准备(周一与周二)。我们全体CSI员工努力地工作,以使得发布会获得成功。我们非常规地预订地点,通知媒体,布置会场,确认发言人名单,我们终于得到了十个民主团体对我们新闻发布会的支持。10月29日上午十点,正是江泽民踏入白宫与克林顿见面的时候,新闻发布会开始了。有十五家媒体机构到会并做了新闻报道,第二天华盛顿时报和其他几家媒体也发布了我们的活动消息。 

十九位民主异见人士,代表着众多的民主团体,上台向全世界发出了他们的声音,尤其通过国外的电台对中国广播节目向中国听众发出了他们的声音。中国海外民主异见人士登上同一个讲台共同面对世界的景象是非常罕见的。根据我们的计划,异议人士的演讲传达了四个方面的信息。我在发布会上担任了主持人和翻译。然而,你的演讲,再一次地,偏离了我们原本计划的主题范围,尤其是第三点。在我和其他人听起来,你的发言就好像是在说江泽民按照伟大的领导人来说尚有一点欠缺而已。这种空洞与软弱的批评与新闻发布会的场合存在极大的不协调,好像是在迎合共产政权一样

(待续)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