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封从德 又加了一段:   2014-09-18 09:09:29  


作者: 封从德   +你与CSI之间的分裂 2014-09-19 00:33:38  [点击:6435]

你与CSI之间的分裂

在江泽民离开美国约一周以后,(应该是11月7日星期五下午比较晚些的时候,因为我记得当时我正在写简报特刊,你的电话打进来),你来电给我解释为什么江泽民来访期间你的表现是那样的。你谈了以下几点你的观点(注1) : 

□ 为保证江的访问成功,中国政府给你和严家琪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让你们减低对江的批评,因此你和严在抗议行动中保持了低调;

□ 你的信息来源显示中国政府将着手毁灭CSI,因为其在江访问期间组织抗议所担任的角色;

□ CSI将来不得做任何的政治声明,而只可以回去做研究

我必须与某个中国记者谈一次话,他将把信息传递给江泽民的圈内人;我必须告诉这位记者,CSI是一个非政治性的组织,它未来的工作只着重在学术研究上(注2) 。 

这可能是我们十年前初次见面到现在为止所发生的最不愉快的一次交谈你为了小事而背叛如此重要的原则,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的失望与气愤。我断然拒绝你的要求,无法与你继续讲电话,因为我感觉这是一种极深的侮辱。我没等你说完就愤然挂了电话。我记得你在大约十分钟以后,又打电话进来,说你希望谈谈CSI的预算问题,以及为什么我没有给陈小平15000美元。我说我需要赶写简报特刊,没时间与你说话,然后就结束了与你的谈话。

一开始,我感到无所适从,于是我找韩连潮、吴学灿和几年来一直深度参加到CSI运作的其他朋友们谈话,然后我们意识到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CSI是不会有未来的,不过我们希望等一段时间再采取行动。我当时希望能够等一段时间到尘埃落定的时候,同时我们能够用这段时间思考以后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我也可以把手头上的急迫的工作处理完,这些工作需要大段的不受干扰的时间才能完成。当时我正在赶工完成几项马上就要到期的项目。还有其他一些事情,如1998年度的美国民主基金会基金申请的终稿在大约一周以后截至;1998年度的潜在捐款人和其他基金也进入关键时期而且只能由我自己一人完成;CSR第六期(已经延迟了)的稿件还堆在我的桌子上,等着我翻译与编辑。要完成这些工作,我需要好几周的不受干扰的时间,集中精力去处理。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你打进来的电话已经演化为恶意骚扰,你无中生有地攻击我,说江泽民来访期间,我故意破坏抗议活动,以及我乱花CSI的钱。这些指控的性质非常严重,但是你针对这些指控提出的证据却是要么微不足道,要么直接体现出你本人对CSI运作的无知(在后面我将更加详细地回应你的这些指控)。由此,不仅我们之间的战略方向上发生严重分歧,而且你使得CSI无法进行正常的日常运作。你这样做等于是打破了我们之间小心保持和维持了几年的在分工上的默契。这种默契就是,我让你成为CSI在政治上和对外形象上的领导,而你在CSI的实际的项目管理和运作上不要干扰我。在这种默契下,只要你作为领导得到所有的名誉而我将所有事务做好,我们之间就没有问题,如此下来,一年左右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
注1:根据11月12日及11月16日的CSI法定董事会会议记录,我和你在这次对话所谈的内容上发生过两次冲突(尽管你不否认有过这次谈话),但是你对这次谈话的解释,即使我用最好的评价来形容,那也是含混不清。

注2:在江泽民访美前和来访期间,好几位中国记者试图采访我和吴学灿。他们的问题主要是两个:我们对江泽民的来访怎么看?江泽民访美期间我们计划做什么?你所提到的那位可能就是江泽民直接控制的报社的记者。在之前与我的对话中,你曾经问过我他的背景,如年龄,学历以及在该报社的服务年限等等。你认为这位记者可能会写内部报告直接给江泽民本人或他的顾问。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