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封从德 又是私人账户、又是帐目不清   2014-09-19 10:24:25  


作者: 封从德   +4:资金的管理 2014-10-03 06:29:43  [点击:6061]


资金的管理

在你与CSI决裂之后,你针对我管理CSI的资金提出了一系列的没有根据的指控。事实是,你的许多指控都基于你的误解或你对CSI资金管理的无知。过去,我在不同场合都对你解释过CSI的资金管理系统,但现在我认为有必要用书面形式说出来。为了清除你的误解,我对CSI资金管理的主要特点做一个详细的叙述。

概要

CSI于1994年6月29日成立于华盛顿特区,第一间办公室于当年8月开在斯沃茨公司借给我们的一块办公地。直到1995年8月止,公司的管理及运作费用来自斯沃茨公司的垫付、一部分来自我个人的钱和你的个人资金,外加斯沃茨公司提供的一万美元贷款(1)。这段时间,我是公司唯一的全职雇员,虽然我不领受工资(2)。

CSI于1995年2月接受了美国民主基金会首次赠予的3万美元,用于中国国内的研究项目。CSI得知有希望获得该笔款项,于1995年1月开立了银行账号,专门处理该笔赠予款项。从1995年夏起,CSI在募款方面非常成功。从1995年至1997年三年间,CSI的资金进项为589887美元,同期的资金支出为536205美元;到1997年底,CSI资金余额为53681美元。1995、1996年度会计报告由公司会计注册会计师林杰夫担任。由于林杰夫现在正在制作CSI的1997年度的财务报告,所以CSI可以将1997年度的现金流报告(由公司记账员玛莎•波普担任)按照类别逐项反映出来(3)。

款项募集

作为非盈利机构,CSI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捐助和赠予。就赠予而言,CSI1995至97年分别获赠3万,13万和17万美元,全部来自美国民主基金会。就捐助而言,三年分别募得捐款103294,112064和27012美元。 

在获得这些款项之前,CSI法定董事会于1994年11月9日开会讨论资金管理程序问题,通过了董事会决议,其中包括以下内容:

□ 保持CSI的独立性以及推动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是CSI接受捐款的前提;
□ 接受捐款的程序必须符合美国的法律要求。

另外,董事会还就筹款问题作了正式的分工如下: 

□ 刘晓竹全权负责北美的捐款;
□ 王军涛全权负责远东(香港)的捐款。

事实上,CSI这三年来募得的捐款全部来自北美(约24万2千美元),由我全权负责,其中的20万美元的募集有你的参与。根据CSI董事会有关决议,所有募捐谈判都基于CSI的独立性不受破坏以及捐助者不干预CSI的管理前提条件,唯一要求就是捐助款的管理必须符合美国对非营利机构捐助项目的法律规定。捐助者们没有对CSI如何及在哪里使用捐助款提出任何要求。

在1995、96、97年期间,你也单独从香港和其他渠道募捐,但是尽管有董事会决议以及我的一再要求,你的募捐款项从来没有入到公司帐上,你也从来没有向董事会或管理层提供任何捐款记录(4) 。你一直拒绝这样做,声称这些捐款与CSI无关。但是CSI有明确迹象表明仅在1995年你就收到与CSI正在运作的项目相关的帐外捐款7万到11万美元。也有明确迹象表明这些款项之所以不能在1996年和1997年继续的一部分原因是这部分捐款,因管理不善而处于CSI的监督及专业管理之外。

CSI账户管理

CSI有三个银行账户,一个账户是CSI的储蓄账户,第二个是专门处理美国民主基金会的支票账户,第三个是专门处理美国民主基金会以外的资金管理账户。根据民主基金会和美国法律的要求,CSI的基金管理体系确定为逐笔记帐原则,换句话说就是,会计基于需要和公司运作特点对费用进行分类,然后按照类别逐笔登记基金的使用。

在CSI的运作中,项目运作的所有费用中,民主基金会支出总费用的核心部分,而总支出中的其他部分则靠捐款来填补。例如民主基金会仅支付部分的人工、通讯费用和打印费用;其余的就得靠捐款来支付;再例如民主基金会不支付交通费和公共关系费用,这部分费用则完全靠捐款来支持。

CSI的资金管理由执行董事和办公室经理直接管理,由公司的会计师杰夫林提供专业指导。在日常运作管理中,办公室经理的职责包括:1)记账;2)填写支票;3)与银行对账。执行董事的职责包括:1)监督记账;2)支票填好后签字;3)按照公司预算和管理计划指导费用管理工作;会计师的职责是:1)负责公司的每月工资和报税;2)协助公司的财务管理(例如报税、记账、开发票和内部控制等)3)编制公司年度财务报告;4)申报公司年度退税。

这样的系统在总体上确保公司财务管理的可靠性。例如CSI的记账为逐笔登记,并有相关费用发票,发票标明收款人、付款金额、付款原由以及所支付服务(或产品)的时间段。

预算和费用

每年,我要制作一个包含预算在内的项目计划书,提交给美国民主基金会申请年度拨款。美国民主基金会在收到计划书以后,会考虑两个方面的问题:1)拨款额度;2)年度预算结构。就第一部分而言,CSI没有发言权;第二部分美国民主基金会通常会与CSI协商确定。美国民主基金会的原则就是支付CSI项目的部分费用(核心部分),因此CSI必须募集资金以支付费用中的剩余部分。

如此,我每年将与美国民主基金会讨论确定预算的结构,这个结构基于一个原则:美国民主基金会负责核心费用的支付,也就是说,在CSI项目运作中,能够保证达到最低标准的情况下所必需提供的费用资助。这样,如果CSI自己筹得的资金越多,项目的规模和活动范围则相应地会多,但如果CSI筹集不到任何外来资金,那么至少CSI能够符合提交给美国民主基金会的项目计划书中承诺的基础水准。根据这样的原则,单向费用中最大的一项就是在中国的研究,通常占到整个民主基金会拨款的1/3强(大体来说,1995年占67%,1996年占37%,1997年占37%)。再下来就是一半的工资费用以及一部分的办公费用(房租、通讯费、耗材和印刷费等等)。因此,虽然CSI严格执行美国民主基金会的预算计划,我们仍然需要随着捐款的起伏不时地调整我们的基本项目费用之外的消费水平。

这样的情形每年都不一样。1995年,美国民主基金会的拨款比较少(3万),支付CSI年度支出的1/3还不到。1996年拨款达到13万,支付了一半以上的费用。而且,由于前10到11个月的捐款受挫,我不得不停发我个人的5个月的工资以保证CSI费用计划中的核心部分不受损害。1997年拨款达17万,支付了整个费用的60%(5) 。

事实上,在过去三年里,CSI的款项来源时起时落,所以,CSI的生存与发展的关键就在于严格执行公司规程以及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明确地确定哪些费用为CSI费用中的优先项目。CSI法定董事会在成立之初就明确保证支持你在中国异议人士圈里的工作以及你与那些仍在中国的你的老同事们的互动。因此在过去三年里(1995-1997),CSI共为你报销了约10万美元。具体地说,过去三年里,由你向你国内的同事转款6万美元以支持他们在国内的研究活动,这是CSI的项目计划的一部分,这个金额占到了CSI在这类项目预算中的一半左右。同时,CSI还报销了你的19000美元的电话费,这一费用占到CSI同期的全部电话费的一半左右。除此,CSI还支付了你的12000美元的差旅住宿费用(占CSI同类费用的约60%),另外还有4500美元报销了你的公关和餐饮费(占CSI全部同期费用的80%)(6)。除此之外,CSI还按照你不时提出的要求,直接支付了一些活动费用(7)。以上情况表明,尽管公司在费用支付方面(甚至工资支付方面)经历了一些暂时的困难,但是CSI在过去三年,对你所谓的推动中国民主反对派方面的活动费用上,从未吝啬过。

本节备注: 

(1) 1995年12月,CSI一次性归还斯沃茨公司垫付的资金14309美元(包括2152美元的打印机复印费、4521美元房租、682美元办公设备、1086美元办公耗材和5868美元电话费),同时也归还了1万美元贷款,斯沃茨公司帮CSI公司支付的其余的费用算捐款给CSI而冲销。

(2) 这段时间你有公开社会研究院给予的3万美元生活补助,我兼职为法广担任通讯员,然后你在1995年春作为个人礼物给过我5千美元的馈赠,使我得到帮助。

(3) 详见附件2

(4) 1994年11月9日,董事会决议规定“任何有明确表示向个人(而不是CSI)提供的捐款或礼金,可以以受馈人的个人名义收取,但是,受馈人必须向董事会的三名成员汇报。”1997年11月16日的董事会上,我也提议你必须按照董事会规定的程序提交你收到的与CSI运作相关的捐赠款项记录。

(5) 具体数据参加附表4

(6) 具体数据参见附表3

(7)这些费用包括:1)报销了若干个人的活动费用;2)直接支付王军涛的1995年绝食抗议的活动费用、(1997年抗议江泽民访美)的民主中国项目的费用。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