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反暴力的底线 2016-02-24 01:37:47  [点击:1305]
反暴力的底线

今年华历新年的第一天,在香港就发生了警方与市民的暴力冲突,这一事件立即就被香港政府定性为暴动,对于这个名词,我想望文生义,就是指使用了暴力的行动吧。现在,很多人似乎都有这样一种观点,使用暴力的就是坏蛋,所以一旦有暴力事件发生,他们都会举着反暴力的旗帜,但是问题是暴力冲突意味着双方的暴力,所以反暴力就不是那么纯粹的立场了。特别是置身冲突的一方而指责对方使用暴力的时候,我们就更加得注意,切不可以让其中的一方轻易地暴力的标签贴在冲突对方的头上,并将自己置于道德的制高点上。

说到反暴力,我想可能是出自甘地的非暴力,他大概是第一个彻底的非暴力主义者,那么,什么是非暴力呢?用秦晖老师的话说就是:你要杀我,就伸出脖子让你杀,直到你杀的良心发现不再杀为止。当然,秦晖老师的话是否正确也是可以争论的,但我想有一点应该是没有争议的,那就是非暴力主义是将对方的手段置之度外的,也就是说非暴力主义者是无论对方是否暴力,都不使用暴力的。

那么,非暴力与反暴力是不是同一个理念呢?在我看来,完全不是。所谓的反暴力,特别是在现今中国人的社会中,很多宣称反暴力的,其实主张的不过是:你不能使用暴力,而我是不是使用暴力完全看我的意愿,我不想用的时候就不用,我想用的时候就用。

如果从这样一个理念来看,所有的政府都不是非暴力的,而是否是反暴力,往往可以看出一个政府的良心是否尚存,看看美国政府,就是一个彻底的非反暴力政府,美国宪法就明确指出人民有暴力反抗政府的权力,枪击问题的根源就出自宪法的这一条文,其他有良心或者是比较有良心的政府可能没有美国做得那么极端,但大体上都不会否定人民有暴力反抗的权利,我说的可能有点绝对化了,但如果把这看成一个价值判断,大概还是可以接受的。这就是说有良心的政府应该是不否定人民有暴力反抗的权利的。

回到大年初一香港这一具体的场景,暴力的冲突起源于食环署对熟食小贩的执法行动,有人说食环署有责任保护香港市民的食品安全,所以执法是应该的。这从大面上看当然不错,所以如果在平时,这样的执法行动是不会有人抗议的,但来到大年初一的这个具体场景中,问题就来了,因为从英国人管治时期开始,在华历新年期间,这样的熟食小贩就是比较随意的,没有政府人员来对他们实行管治,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英国的管治路线是尊重传统、尊重风俗的,中国人过年的风俗就是大年初一,百无禁忌,不信的话就翻翻黄历。所以在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强制他人的行为,大体上都是可以接受的,当然也有一些被英国人认为不能接受而被革除了的风俗,那就是随意的燃放鞭炮、烟火,为什么要革除这些,我相信没有人会不理解的,我说的是不理解,而不是不反对,我相信反对的人肯定是有的,而且刚开始时可能还是大多数,甚至是绝大多数,但后来大家也都接受了。而且更影响到广州,这让我这个生活在广州的人觉得非常的自豪,因为这让我觉得我们广州是走在文明进步的前列的。不过即使是禁放鞭炮烟火,英国人也还是网开一面的,有些离岛乡村,就一直坚持着这一风俗。

从今年大年初一食环署的执法行动可以看出,香港政府的管治理念已经完全从英国式转变成为中国式的了,如果它还能够保留一点点英国式的执法风格,它就会在大年初一之前告诉市民,从这个大年初一开始,无牌的熟食小贩不再被允许做生意了。做到这一点其实是很容易的,去过香港的人都应该知道,香港的地铁是公营的,地铁上就有滚动播放新闻的装置,只要在这个装置上连续地滚动播放一个星期,我敢断言决不会在执法的时候发生反抗的事,但香港政府就是不屑于没有这样做。

现今世界,大凡文明的人都会认同法律是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契约,但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过,风俗其实也是政府与人民间的契约,改变风俗这样的事,不是不能够做,但要做是要先征求人民意愿的,至少是要提前告诉人民的,如果期间遇到人民的激烈反对,就得慎重而行,否则就是中国政府的作派了。我想现今世界再没有比“中国政府的作派”更具有贬意的指责了,如果你要骂一个人,直接骂他是中国政府就行了。

正是由于香港政府食环署的非正常执法,才引发市民的抗议,也正是由于食环署在遇到民间反对的情况下,坚持这种非正常执法而首先引入了暴力:警察,才使得事件演变成一场暴力冲突。我不明白香港人为何不直截了当地将这一个事实说出来,理直气壮地指责是政府首先使用了暴力。因为在那个具体场景下,食环署本来有其它的选择的,比如放弃这种非正常执法,等明年做好准备再来重新开始这样的执法行动,变非正常执法为正常执法,就是起码是先告知人民的、要进行为种改变风俗的执法了。另一个选择就是从轻执法,变处罚为警告,变驱赶为劝喻,这样,这样做也是决不会引发暴力冲突的。当然,这样做肯定是不会立即显现执法的效果的,但对以后的执法行动肯定的有益的,对维护整个社会的法治环境也是有益的,但遗憾的是食环署选择的是引入暴力。事发后香港警方的发言人指不排队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唯有在这一点上我是认同香港警方的,区别是我相信预谋的人就是香港政府。

再回到反暴力的议题,我想就现今世界而言,一般地说非暴力是民间的主张,政府是不可能主张非暴力的。而反暴力则更多的时候表现为无良的政府的主张,如果有人公开主张反对暴力,我会直接地将他放在政府的队列之中的,当然这些人本身有可能不是政府的人,甚至是反政府的人,但他们的意识却很可能有政府的意识,所以有香港的民主派人士也谴责这一次的暴力事件,却不是谴责首先使用暴力的政府部门,我是深感遗憾的。也许他们是基于暴力恐怕伤及无辜,所以就笼统地反对使用暴力。使用暴力是不应该危及无辜的人的,这一点我是赞同的,而且我还认为这是使用防御性暴力的民间行动更加要注意的,但大年初一的这一次事件显然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受伤的除了警察就是请愿的市民,还有就是在场的新闻媒体的工作人员。但我也不认为媒体人完全是无辜的,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出自下面两个原因,第一是这些人以前也受过警方的伤害,可他们并没有将警察称为暴徒,但这一次却将请愿者称为暴徒,可见他们的立场已经完全站在政府一边了,他们的身份也就不再是纯粹的媒体人了,而是政府的合伙人了;第二是当时的请愿者要求他们不要摄人,而他们置若罔闻,才引发请愿者的攻击的,而攻击的目标基本上都不是他们的身体,而是他们的器材,只是由于他们重器材而轻身体,才造成身体受伤的。这大概与他们的职业习惯有关。我相信如果他们能够回应请愿者不愿意出现在新闻镜头里的意愿,他们是不会受到攻击的,如果这样还受到攻击,攻击他们的人很可能就是政府的人。

那么,非政府的人是不是就不应该反暴力呢?我也并不这样认为,但是,反暴力的矛头首先是要指向政府的暴力,其次是不能够反对民间防御性的暴力,这是民间反暴力的底线,如果越过这个底线,反暴力的主张就成为无良政府的立场了。更有甚者,如果反暴力的矛头完全就指向民间,那他就是中国政府了。现在的香港,已经有很多人离中国政府不远了,当然还有很多人本身就是中国政府。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