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2016-03-26 21:50:39  [点击:490]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大幸运】如果上天要毁灭一个人,会让他生在中国,因为这里不啻人间地狱;如果上天要玉成一个人,会让他生在中国,因为这里最能证仁成圣。生在中国,对于小人是大不幸,因为这里到处是邪路,一步不慎,万劫不复;生在中国,对于君子是大幸运,因为这里有最多忧患,动心忍性,致君良知。

【大自由】小人贫富贵贱都不行,贫贱固然多苦多难,富贵烦恼灾难更多;君子贫富贵贱,无可无不可。财富权位,没有无所谓,多多则益善。狐丘丈人说:“夫爵高者人妒之,官大者主恶之,禄厚者怨归之。”孙叔敖答:吾爵益高吾志益下,吾官益大吾心益小,吾禄益厚吾施益博。何患之有?

【人生】生命珍贵,因为生命本性,皆为天之所命,天所赋予,而人生尤其美好珍贵而尊严。其它生命,六根不全,虽有本性,郁而不彰,唯有人类,才能将本性张扬、开发出来,甚至圆满起来,成贤成圣,惟精惟一,光耀历史,辉煌十方。人类本来得天独厚,圣贤更是天之骄子也。

【人生】草菅人命固然是悲剧,草菅自己同样是悲剧。唯利是图,见利忘义,其实图的无非外物,却草菅和危害了自己的真身、仁身、良知身。良知的毁坏是最根本的毁坏,外物和身体也会随之毁灭。厚德载物,薄德就载不动物,丧心者连身体也载不住,不是灭于国法,就是绝于天诛。

【人生】有一句非常励志、非常马邦的名言:赶在大风口,猪也能上天。没错,可是上了天的猪还是猪,成不了人更成不了仙。而且风向一变,立马跌下。四九以来跌死的野心猪黑心狼积尸如山,你们看不见吗?古人教导,宁可潜龙勿用,不可狂犬飞天;宁可有翅不张,不可无翅驾风。

【人生】生平不缺机会,更不缺把握机会的能力,而是缺乏把握的冲动,某些马邦人终生求之不得的东西,东海唾手可得而不取,而远离,因为能从所谓的机会和幸福背后见到灾祸之几。这是我与马邦人不同的地方之一。之所以总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并获得一定成就,也是拜这种特殊的眼光所赐。

【大儒】依文化道德境界,儒者可分为士、君子、贤人、圣人、大人等“级别”。士志于学,君子而立,贤人不惑、知天命和耳顺,圣人从心所欲不逾矩,大人是德位相称的圣贤。贤人、圣人、大人都是君子之大者,也就是儒之大者,比起君子来,大儒对仁性良知信仰更坚、理解更透、实践更深、觉悟更高。

【儒眼】人善被人欺。这句俗话很流行,不知误导了多少人。其实无数历史和现实事例恰恰相反:人恶被人欺。被人欺的善人,或者是伪善,如乡愿和伪君子,非善之真者;或者是小善,没啥学问,妇人之仁,非善之大者。真正的大善,君子之善,智勇双全,邪鬼恶魔避之唯恐不及,小人盗贼也得让他三分!

【儒眼】一些人为自己作恶而没有受到惩罚而沾沾自喜或得意洋洋,以此否定因果律的存在。殊不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还得越迟,利息越高,代价越大。因果不昧,造下恶因,种下恶业,自有恶报,逃得了今天逃不了明天,逃得了法惩逃不了鬼击,逃得了人祸逃不了天灾,逃得了现世逃不了后世和后嗣…

【人生】午夜回首,既有惭愧又有欣慰。惭愧的是,从小没有机会接受正常的儒家文化道德和礼仪教育,所好的老庄之学和魏晋之风,又是颇有反儒非礼倾向,大半辈子待人接物常常无礼,对很多人和事没能尽心尽力;幸运的是,此心不坏,过错多属君子之过,没有作过恶害过人滑向邪路欠下难以偿还的债。

【人生】不少友人见面会问起生计问题。兹统一作答:这不是饿死人的时代,儒者不是会被饿死的人。东海十几年没有正常收入,清贫,却也不缺钱,买书喝酒过日子都没问题。大半辈子似乎就没为钱财操过心,也没向人开过口---江湖上凡是以东海名义借钱的,定属假冒,敬请警惕或报警。

【人生】我需要的权力,是主持正义、惩罚邪恶、建设良制的权力。如果有权只意味着有贪污受贿作恶犯罪之权,有不如无。生命太珍贵了,不能畜生化,而马邦人包括一些自由人士都是“一有权就变坏”的畜生。政权本来应该是正权,可惜中共政权太邪恶,是邪权。守死善道就是我的命运,也是我的荣幸。

【击蒙】好人没好报,这个观点很流行,甚至有老前辈以此劝我。其实非常错误。没好报的好人,都不是真正的好人,不是君子型的好人。正确的说法是,恶人没好报。即使在逆淘汰的中国,有几个恶棍有好下场?东海厌恶痛恨的人,大多受到严惩下场悲惨;我祝福的人,大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不是好报吗?

【看历史】无缘者见不到佛,更见不到圣贤。这里的缘,其实是一定的文化道德资格。司马迁说“孔子明王道,干七十余君,莫能用。”这些大大小小的君主,都是有眼无珠而不明王道真相者,但多少有一些道德底线,故与孔子有一面或几面之缘。像佛肸和公山弗扰就与孔子无缘,没有资格见孔子也。

【看中国】邪恶的环境中,强人弱者都不容易。中国富豪大多寄生于强权,属于弱者中的强人和强人中的弱者,里外不是人,特别不容易。他们在享受财富的同时也要分享无道之权和不义之财带去的苦难。而且中国富豪大多富不过三代,甚至在自己手里就返贫,甚至丢了性命。不义之财悖理违天,天理不容也。

【提醒】反儒的政权,必然极野蛮邪恶;反儒的社会,最适合极权暴政;反儒的强势集团,难得持久的强盛平安;反儒的弱势群体,会得到最恶劣的对待。将正理正义反掉,歪理邪说能不流行乎?将正人君子反掉,小人盗贼能不猖獗乎?将仁义道德反掉,政治能不无道、制度能不缺德乎?

【儒眼】道德、智慧与文明幸福成正比,个体如此,国家亦如此,一个国家,整体道德有多高,智慧就有多高,政治文明度、社会和谐度和国民幸福度就有多高,一荣俱荣,水涨船高。反过来,德性残缺则一损俱损,缺德的人与社会,必然愚昧野蛮凶残好斗苦难重重。上天非常公平啊。

【儒眼】要见到和接近圣贤大儒,心不能太黑,因为黑暗与光明无法结缘。无论政治社会环境如何,圣贤都是人世间最伟大也最幸福快乐的人。圣贤明得明德,致得良知,证得无相大光明,乃天之骄子也。即使入地狱,其心照样光明无量--当然这是比喻,圣贤或能入监狱入不了地狱,圣贤所在就是乐园。

【儒眼】宣称有权一定不变坏的,有可能是伪君子;宣称有权了也会腐败的,则是真小人,可称为“老实的小人”。现中国这种人特别多,似乎有权了就应该和必须变坏腐败,似乎权力就意味着腐败变坏。孟子说:“唯大人能格君心之非”,而伪君子和真小人都是没有力量格正君心、格正政治和社会的。

【儒眼】对于真君子来说,权力之所以可欲,是因为她是救世济民、安邦定国和积德行善的最好工具。这是权力的价值和意义所在。不能做善人善事、建良制良法的权力,毫无意义,只有动物化的物人才会对这种权力感兴趣。君子只有鄙视厌弃。无道则隐,就是不愿受到这种龌龊物的污染。

【儒眼】或谓“父亲的德行是最好的遗产”,说得好极了。其实德行如果丰厚圆满,享用的不仅是儿子,有可能千秋万代享受荫庇。如孔子及其七十二弟子,无不子孙昌盛,万世尊荣,后福无穷。历史上圣贤大儒,也大多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这就是他们德性光辉的照耀和福庇呀。

【东海曰】不敢强求当局听从我的话,也强求不了,我只希望能让我自由说话,给我机会就是给自己机会,多一点参照,多一条道路和后路选择。其实我也不奢望此生有行道的机会,政治社会条件都不具备,广大官民的德智都不配备。我是为后世立法。后世有圣王起,自会取法于我。

【东海曰】凡民有丧,匍匐救之。为了救中国救同胞也救毛粉,我必须真言直发、直言不讳。天命之谓性,我是在救他们的本性,救他们的天命,让更多的人回头是岸,重新做人。也希望更多地先知先觉者加入到救命的队伍中来。你如果在我的呼唤下良知觉醒,请与我一起来呼唤,来传递道德之光,真理之光…

【看中国】朝闻道夕死可,大多数马邦人一辈子没有闻道的机会,白忙了一世白活了一世。马邦多数官员和富豪,属于文化难民、思想流民和道德贫民,穷极无聊之徒,负债累累之辈,负的是良心债、道德债。往往辉煌一时之后就要还债,甚至拿命来还,或者祸及家人和子孙,可耻而又可怜。

【父子】父父子子,父慈子孝,子有子道,父有父道。养不教,父之过,不养不教,就更不行了。生育了儿女,就有责任养大成人,教其成德。养是养其身体,教是养其心灵和德性,言传身教,这就是父道。如果儿女过度不孝,说明品德恶劣,往往与父亲未尽教育责任有关,甚至是教坏带坏了。

【儒理】以仁为本,仁者爱人,爱的对象父母开始包括所有人类,从个体开始涵盖家庭、社会、国家、天下。仁者爱人,进而爱物,从动物开始,扩到宇宙万物。因此,仁本主义,爱有差等而无局限,真正的大爱无疆。仁,即良知仁性,即性与天道。仁本主义即良知主义,乾元主义。

【儒眼】反谁也别反孔。孔子的文化功德和政治功德太大了,中华民族受他的恩德惠爱太大了,反孔是最严重的欺师灭祖和恩将仇报,《礼记》说:“以怨报德,刑戮之民也也。”以怨报德,红卫兵式的诋毁侮辱和咒骂,与夫子何伤?害的是自己是社会。个人后患难言,社会后果至重。

【儒眼】误会总是难免的,连孔孟的大善言、大善行都遭到无数歪解误读呢。纵然被误会,还是要善良,要为善。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东海曰:为善也是为己,为了自己的人格成长和道德成就。一般性误会不妨听之任之。当然,若误会造成了重大伤害和危险,真君子自能妥当处理或予以必要的澄清。

【常识】有一个非常错误而普遍的误会:利己必须损人,损人方能利己。这个思想误区让很多人变得冷酷无情,堕入恶的泥沼。发展到极致,连亲人都不能相容。其实损人只能害己,通过损人获取的利益,论道德,大不义,论深远,大不利。只要道义挂帅,任何利益冲突都可协调,双赢多赢最好,底线是不损人。

【看历史】解药往往就在毒草旁边,光明往往孕于黑暗深处。演说《洪范》的箕子,是殷纣王的叔父,而《洪范》是暴政最好的文化解药,万古不易,永远有效;解体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分别是前苏联最高和重要领导人。相生相克啊。无论黑暗怎样深重,光明才是生命的核心和历史的主宰。

【恶必恨】这是一个定律。仁者自爱爱人,亲亲仁民爱物,大爱无疆。恶者恨人,仇恨一切,既仇恨真善美,与正义健康力量为敌,也仇恨假恶丑,无休无止地自相残杀;既仇恨他人,灭亲害民败物,也仇恨自身,轻则自暴自弃,重则自残自灭。恶的表现无数无量,其共同的特征是破坏性和毁灭性。

【看世界】多位朋友建议我出去看看。答曰:圣人不出国而知天下,何必多此一举?这是戏言,却非妄言。东海非圣人,对“天下”不无所知,自信洞察西方文化和文明的优缺点,同时对西方物质科技文明兴趣有限。人类智慧和开发能力无止境,西方刚起步而已。关键是要警惕人类文明进程被恶势力障碍和阻断。

【儒眼】人生一世,为恶最不合算,人怨人弃,天怒天谴。为恶有四大危险:一是正人君子的批判和正义力量的惩罚,二为恶必然害人,难免遭到受害方的报复;三是强中更有强中手,恶人自有恶人磨,恶势力最善于自相残杀;四是恶人自有恶疾磨。恶人患恶疾的概率特别高,或身体绝症,或精神失常…

【儒眼】欺善怕恶是典型的小人特征。其实人是越善越强、越恶越弱的。善到大处,光明无量,自天佑之,非恶人恶势力所得而害之。恶必变愚,颠三倒四,弱智也;愚必落后,不堪一击,弱者也。恶者或有小聪明,绝无大智慧;或能兴旺一时,坚持不了多久,悖入必然悖出。

【儒眼】恶必怯。恶意恶言恶行无非恶习所发,且是逆本性而发。因此恶人都缺乏基本的道德底气和内力。尽管作恶时很凶恶,却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恶人之心永远无法可安也无处可安。罪恶积累到一定时候,即使没有天灾人祸,恶人自己被摧残的本性也会予以严惩—抑郁和自杀就是自我严惩的重要方式。

【愚昧】最大的愚昧是昧于中华文化,昧于天理良知,两个字:昧心。瞎子聋子不可耻,瞎了良心聋了天性,则很可耻。反对中华文化和天理良知,更是昧心到了极致,可耻到了极致,也邪恶到了极致。古来蛮夷都不屑于那么干的。五四以后中国社会比所有蛮夷更野蛮,灾祸苦难空前,正体现了天道的公平。

【儒眼】苦难,是磨练还是摧毁人的意志,是丰富还是伤害人的心灵,是强化还是毁坏了人的尊严,是激发还是扼杀人的创造力,即苦难的作用是正面还是负面,完全取决于主体的道德修养。把所有的苦难都变成营养,把一切逆缘转化为顺缘,是君子独有的道德力量。小人不具备这种内力,苦难中最容易自暴自弃。

【儒眼】承认自己有权也会变坏的人,虽很老实,仍是小人,人格尚不健全,良知难以做主,难以战胜物欲,依然身为物役,为物质利益的奴隶。这种“老实的小人” 比起伪君子来,纵然略好,非常有限,五十步与百步之别而已。这种人,于正义事业,成事不足,最容易与邪恶势力同流合污。

【儒眼】不变坏、不为恶是君子的基本要求和道德底线。小德不妨有出入,大德不能够逾闲。任何情况下,任何位子上,君子都不能见利忘义,损人利己,损公肥私。做不到这一点,就不配君子之称。古今贪官恶吏,无非小人而已,暴君盗贼,更是小人之尤,人人得而唾之,人人得而诛之。

【儒眼】仁者爱人以德,小人爱人以姑息。佛教正法是让恶人下地狱,儒家及自由主义的良法,是让罪人下监狱。善善恶恶,惩罪罚恶,中西文明所共同。义刑义杀义战,都是大义,正体现了儒家的大仁大爱。有罪不惩,有恶不罚,那是小人之爱,姑息养奸;至于赏罪奖恶,更是恶棍之爱,害人害己!

【儒眼】对于民众的恶行,比如打土豪分田地之类“革命”行动,仁人和小人的态度和表现截然相反。小人见到,或踊跃参加趁火打劫,或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仁者见到,若有权位则尽量阻止,若无力量也会适当提醒:这是作恶犯罪,后患无穷,恶报难逃!是谁真正关心爱护民众呢?

【看马邦】“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孟子说得非常肯定和坚决,一定是这样的。要得到他人尊重,首先必须自重,个人如此,国家亦如此。一个欺师灭祖的人,人不灭,天灭之;一个倒孔反儒的国家,思想文化政治社会必然反常,天不灭人灭,异国不犯,自相残杀。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