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2016-12-29 02:01:16  [点击:688]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公冶长篇第一章)

孔子谈论公冶长:“可以嫁给他。虽曾入监狱中,不是他的罪呀。”把女儿嫁给了他。孔子谈论南容:“国家有道,不被废弃;国家无道,免受刑罚。”把哥哥的女儿嫁给了他。

公冶长,姓公冶名长,字子长、子芝,鲁国人(一说齐国人),孔子弟子和女婿,七十二贤之一,名列二十。勤俭好学,博通书礼,德才兼备,终生治学、教学而不仕,鲁君多次请他为大夫,皆不应。

南容,姓南宫,名适(kuò),一作括,又名縚(tāo),字子容,鲁国孟僖子之子,孟懿子之兄(一说弟),本名仲孙阅,因居于南宫,以之为姓,谥号敬叔,故也称南宫敬叔。公冶长南容两人都是孔子弟子。

当政治无道、法律不公、赏罚不明之时,罚非其罪的现象在所难免。循良知行、尽其在我才是最重要的。公冶长虽然入过监狱,因为是行正获罪,仍然得到孔子赏识。朱熹说:“夫有罪无罪,在我而已,岂以自外至者为荣辱哉?”(《集注》)。犯不犯法,受不受罚,乃“自外至者”,有罪无罪,则“在我而已”。君子必不作恶,必不犯法。君子犯法,必是司法或者法律出了问题。

而南容謹於言行,既能見用於治朝,又能免禍於亂世,同样得到孔子赏识。《先进篇》记载:“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白圭指《诗经•大雅•抑》篇。其中有云:“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意为说话要谨慎。 可见南容为人谨慎,明哲保身。

公冶长和南容,两种性格,两种遭遇和选择,都得到孔子赏识。可见,身在乱世,无论是“在缧绁之中”还是“免于刑戮”,只要有德,就值得肯定,于此可见仁门广大,标准多元。

面对殷纣王,微子逃离,箕子为奴,比干强谏而死,三人三种不同选择,孔子都加以高度赞美说:“殷有三仁焉!”(《微子篇》)

伯夷伊尹柳下惠三人不同道,孟子都加以高度肯定。孟子说:“居下位,不以贤事不肖者,伯夷也;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不恶污君,不辞小官者,柳下惠也。三子者不同道,其趋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君子亦仁而已矣,何必同?”(《孟子告子下篇》)
首发2016-12-22《广西老年报》
《论语点睛》即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欢迎关注。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